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七十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七十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沒有想到向問天在這個時候會來T市。

  兩人在北洪門總部洪武大廈會面。相互之間免不了一番客套話,之后,謝文東先切入正題,問道:“向兄怎么突然到我這里來了:?”

  向問天微笑道:“聽說謝兄弟要邀請韓非,我也就過來湊湊熱鬧。

  這個熱鬧凄湊真不是時候!謝文東太了解向問天的為人了,有他在,他一定會阻止自己在T市干掉韓非。他搖頭,笑而未語。

  向問天問道:“這次謝兄弟能如此輕易地捉到青幫的副幫主唐堂,真是出人意料啊!”

  呵呵!謝文東輕笑,反問道:“向兄認為很容易?”

  向問天疑道:“不是嗎?”

  謝文東嘆道:“堂堂青幫的副幫主,哪是那么好抓的。”

  向問天話鋒一轉,道:“謝兄弟想用唐堂引來韓非,然后再找機會除掉他?”

  謝文東沒有直接回答,說道:“韓非一死,青幫無首,短時間內會大亂,這對于我們來說,是個絕佳的機會。”

  向問天搖頭道:“可是,用這樣的手段除掉韓非,我們洪門會讓外界笑話的,也會讓人瞧不起的。”

  謝文東道:“韓非早些死,紛爭也會早些結束,兄弟們的血也會少流很多。難道,成百上千兄弟的性命,還比不上這個子烏虛有的名聲重要嗎?”

  向問天想也未想,肯定道:“比不上!”

  謝文東嘆了口氣,默然不語。

  正如謝文東所料想的那樣,向問天來T市,非但幫不上自己的忙,反而會壞事。半響,他問道:“如果,我執意要這么做呢?”

  向問天一怔,沉思片到,說道:“我要為洪門的名聲負責。”

  謝文東道:“向兄這話是什么意思?”

  向問天道:“如果謝兄弟執意用卑鄙的手段殺掉韓非,那么,南北之間的聯合關系將就此結束。”

  謝文東雙眼一瞇,道:“向兄會因為韓非的關系而和我翻臉?”

  向問天道:“想打敗一個敵人,就要在戰場上堂堂正正的打敗他,不然,那將是對敵人的侮辱,也是對自己,對社團的侮辱。”

  謝文東吸了口氣,將胸中燃燒起的火焰熄滅。在他心中,向問天的思想簡直不可理喻,而且也根本不適應現在這個時代。和這樣的人結盟,對于他來說確實是一件痛苦的事。不過,他這時還真不能和向問天翻臉,因為他不想同時面對兩個實力雄厚的大敵,那樣局面將不好控制,下面兄弟的損失也會很大。

  還有一點讓他感覺奇怪,自己邀請韓非的事,沒有向外張揚,可向問天為什么會知道呢?

  兩人的談話講到僵點,房中的氣氛也突然緊張起來,雙方下面的兄弟也紛紛提高警惕,暗暗做好準備。

  特別是向問天帶來的手下,一各個異常緊張,畢竟他們都了解謝文東的為人,也知道他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來,而且,這里還是在他的地盤上。

  謝文東盯著向問天,眨眨眼睛,接著仰面大笑。沒有人知道他在笑什么,不過,隨著他的笑聲,氣氛倒是松緩了許多。

  他笑問道:“向兄是怎么知道我邀請韓非的事?”

  看到謝文東的笑容,向問天也暗暗噓了口氣,說道:“是韓非告訴我的。”

  “哦?”謝文東一愣,驚訝道:“韓非告訴你的?”

  “恩!”向問天道:“韓非給我打的電話,說你邀請他到T市一聚,希望我也能到場,大家相互爭斗那么久,能找到坐在一起見見面的機會,是很難的。”

  “哈哈!”謝文東又是一陣大笑,點頭贊嘆道:“好個聰明的韓非啊!我想他應該十分了解你的個性,知道有你在場,你一定會阻止我殺他的。”

  向問天道:“其實,我本意也是想過來的,因為我不能讓你真的就這樣殺掉他。”

  謝文東道:“為了洪門的名譽?”

  向問天道:“沒錯!為了名譽!”

  謝文東站起身形,走到窗前,悠長說道:“在道上混,名與利是很難兼得的,得到一樣,難免就要損失另外一樣。”

  向問天走到他身后,正色道:“我只求問心無愧。”

  謝文東回頭瞥了他一眼,然后雙手插進口袋中,舉目望向窗外。

  第二天,韓非到了T市。沒有大的排場,同行的只有八個人。但這八個人都不簡單,雖然在青幫的地付不高,但卻是韓非的貼身保鏢,無論是身手還是槍法,隨便挑出任何一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韓非年歲不大,和謝文東相仿,人長得高大雄壯,五官深刻,斧削刀到一般,特別是一雙虎目,炯炯有神,他身上流露出的氣質,和向問天極為相識,同時,他又比向問天多了一絲狡捷和靈性。

  謝文東看到韓非之后,總覺得他異常眼熟,好象在哪里見過,想了一會,腦中靈光一閃,想起自己當初去DL看望高家姐妹時曾見過他,那時的韓非看起來還只是個學生,而且非常沖動,顯得和與自己同行的東心雷動起手來,想不到現在已是堂堂青幫的老大,脫變的成熟、陽剛。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若換成旁人,早已經忘記,但謝文東就有這樣的本事,他看過的人,就象印在腦海中一樣,水不會忘卻。

  他依稀記得韓非,不過后者卻早已不記得他了。

  見面之后,韓非象是看到多年未見的老朋友,快步走上前,熱情地握住謝文東的手,笑道:“我對謝先生是慕名已久,今天能相見,真是三生有興啊!哈哈!”

  他握手時的力度很大,但又不是想炫耀自己的武力而把你捏痛的那種,讓人感覺此人即真摯又實在。

  謝文東喜歡這樣的握手方式。

  不過,他卻不喜歡和人太過于親密的接觸。握了一下對方的手,見韓非絲毫沒有要收手的意巴,他不留痕跡地抽回手掌,笑瞇瞇地說道“韓先生,客氣了!”

  韓非爽朗地大笑道:“謝先生是前輩,對你客氣,是應該的!”

  其實他兩人年紀相差無幾,嚴格來說,韓非還要比謝文東稍大一些,但論入黑道的時間,那謝文東就要比他早很多了。

  所以當韓非叫謝文東前輩時,他倒一點沒客氣,安然接受,含笑地點點頭。

  韓非沒感覺怎樣,可他身后同行的保鏢卻一各個面露怒色,覺得謝文東太托大,也太狂妄。

  西爾頓大酒店是六星級酒店,無論設備還是裝飾,甚至里面人員的服務,都是一流的。

  謝文東邀請韓非吃飯的地方,就定在這里。

  在預定的房間中,韓非見到向問天。

  兩人交戰那么久,見面還真是第一次。絲毫沒有看到敵人分外眼紅的意思,相互都是很熱情的握手寒暄。

  韓非為人豪爽,沒有那么多顧忌,大咧咧的往的椅子上一坐,哈哈笑道::“今天能同時見到洪門兩付大哥級的人物,真是值得慶祝的一天”

  謝文東淡然笑了笑。

  向問天笑道:“能和風頭正勁的青幫當家人同坐一桌,我也感覺很榮幸。”

  韓非對謝文東道:“這么高興的時候,謝先生為什么不把我的兄弟請過來呢?”說著,他還特意向左右看了看。

  他說的兄弟,自然是指唐堂。

  謝文東只是笑,沒有說話,措手打個指響。

  站于他身后的任長風退出房間,時間不長,從外面帶進一個青年,正是青幫的副幫主唐堂。

  唐堂近來之后,一眼看到坐在謝文東左邊的韓非,心中一緊,暗叫糟糕。他很清楚,這里是人家北洪門的地盤,老大來這,簡直是自投羅網,恐怕性命難保!他雖然緊張,臉上倒表現的從容,笑呵呵問道:“韓大哥怎么來了:?:!”說話間,他不時眨動眼睛,眼珠又向左右轉了轉。

  韓非放在桌子上的手略微抬了抬,示意他無事,笑道:“我來當然是為了接你回家!洪門的朋友雖然好客,但在人家的家里住得太久,還是很不好意思的。”說著,他向謝文東點點頭,說道:“感謝謝先生這些天來照顧我的兄弟,一點意思,以表謝意!”說完,從口袋中取出一張支票,放在桌子上,往謝文東面前一推。

  謝文東低頭看了一眼,好長的一串零啊!用一千萬來贖手下的一條命,可不是任何一個老大都能做得出來的,即使他能出得起這個價。

  謝文東沒有拿支票,反而端起面前的杯子,不急不慌地喝了一口茶。

  房間中的眾人,韓非及其手下,向問天及其手下,乃至謝文東自己的手下,大家的目光一起集中在他身上。

  他一句話,可讓房間中的這些人快快樂樂的喝酒吃飯,談天論地,同樣,他一句話,也能讓房間里眾人轉瞬之間變成不共戴天的死敵,拼個你死我活。

  眾人臉上平靜,但心里卻一個比一個緊張。

  韓非在賭,拿自己的命賭,賭有向問天在場,謝文東不敢動自己。

  而向問天也在擔憂,他怕謝文東真下令除掉韓非,那自己為了洪門的名譽,只得與謝文東決裂,南北洪門之間又將陷入爭斗中,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三個全國最大幫派的命運,都在謝文東此時的一句話里。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101.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