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305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305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4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王海龍搖搖頭,含笑說道:“東哥,就事論事的話,其中還是有利可圖的,而且是大利、暴利!沒有技術不要緊,我們可以挖相應的人才過來,沒有設備可以去買設備,國內不能成立石油公司,我們可以在國外注冊成立石油公司,這些都不是問題,也都可以想辦法解決。”

  “嗯!”謝文東揉著下巴,邊聽邊大點其頭,覺得王海龍的話很有道理。

  王海龍繼續說道:“即使退一萬步講,東哥如果真有開采權在手,就算不打算自己呿做,也可以把開采權賣出去,賣給別的國家,或者別的大型石油公司,從中賺取高額利潤,而且還能夠每年抽取紅利,分割利潤。”

  謝文東點點頭,長長哦了一聲,聽王海龍講完,他頗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笑呵呵地幽幽說道:“如此說來,這個油田開采權應該是爭取過來的。”

  “那是當然,不過……”王海龍苦笑著搖搖頭,沒有把下面的話繼續說下去。在它看來,謝文東想要爭取這兩大塊新有點的開采權,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謝文東也看出了他的意思,仰面大笑一聲,說道:“這個世界,沒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也沒有什么東西是拿不到的,就看有沒有付出相應的代價。今天晚上,我會和費爾南多商談此事!”

  王海龍眨眨眼經,直勾勾地看著謝文東,一句話也沒說出來,此時他心里想的只有兩個字:瘋狂!

  晚間七點。謝文東在克里斯,關鋒、杰克等人的護送下來到總理府。由于謝文東的影響力,克里斯他們在安哥拉也算很有地位的人,但是象費爾南多舉辦的晚宴,他們還是沒有資格參加的。謝文東吧他們留在外面,只帶五行兄弟進入。

  晚宴是自助式的,在總理府邸的花園內,*邊的地方擺放一張長長的桌子,上面有各種各樣的食品和水果,不時能看到身穿白色的黑人服務生手端托盤,穿梭在人群中,向有需要的人提供酒水,在院子的里端,臨時搭建起一個臺子,有羅達安最出色的樂隊進行演奏,彈唱出輕緩的音樂,看向場內,人來人往,熙熙攘攘,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絕大多數都是衣著光鮮、安哥拉的達官顯貴及其家屬。

  費爾南多曾經在英國留學,思想比較開放,平時也很樂于搞這樣的宴會,用來顯示他的權威,地位和不同尋常。今天他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里面是白襯衫,打著領結,衣冠楚楚,容光煥發,不過在謝文東眼里,是怎么看怎么覺得別扭

  “謝先生,哈哈”看到謝文東,費爾南多離老遠就放聲大笑,張開雙臂,快步走了過來,到了近前,給了謝文東一個大大的擁抱。

  謝文東心中厭煩,不過表面上依然是笑瞇瞇的樣子,和費爾南多親熱地打著歡呼,不著邊際的寒暄。

  在場的眾人紛紛將好奇的目光向他投來,他們絕大多數都知道有謝文東這個人,也知道他掌握著國家銀行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但是卻沒有幾個見過他本人的,今天得見,本來算是一件大開眼界的事,不過有少數人都感到很失望,感覺謝文東太平常,沒有出奇之處,與普通的亞裔青年基本沒什么區別。

  失望歸失望,但還是不很多人走過來與謝文東打招呼,寒暄,一會左邊冒出一句英語,一會右邊又冒出一句西班牙語,聽的謝文東頭大如牛。

  他本來就不喜歡這種交際的場面,加上語言不通,更是頗感頭疼。等他又應付完一波上來搭話的人之后,對身邊笑容滿面的費爾南多低聲說道:“總理先生,我們可不可以進一步說話?”

  費爾南多一愣,見謝文東面帶正色,知道他肯定有要事與自己商談,連連點頭,拍這謝文東的后背,笑道:“好!我們進房里去聊!”

  總理府邸很大,前邊是辦公樓,后邊是住宅試的小洋樓,那是費爾南多的居所,中間夾著花園,也就是謝文東現在所在的地方。費爾南多向后面的小洋樓走去。

  他倆人并肩而行,緩步走入樓內。此時,小洋樓內的大廳也聚滿了人,聊天談笑之聲不絕于耳,人們見到費爾南多走來,立刻停止交談,一個個識趣的退到一旁。

  “謝先生有什么話直說吧!”費爾南多在大廳中央站定,含笑的看著謝文東

  他本來就不喜歡這種交際的場面,加上語言不通,更是頗感頭疼。等他又應付完一波上來搭話的人之后,對身邊笑容滿面的費爾南多低聲說道:“總理先生,我們可不可以進一步說話?”

  費爾南多一愣,見謝文東面帶正色,知道他肯定有要事與自己商談,連連點頭,拍這謝文東的后背,笑道:“好!我們進房里去聊!”

  “哈哈!”費爾南多搖頭而笑,若換成旁人,他這時早就不耐煩拂袖而去了,但對方是謝文東,他只好強忍住心中的不耐,又與謝文東向樓上走去。

  上了臺階,剛走到一半,這時,樓上迎面下來一位身穿紅色晚禮服的黑人女郎。

  她笑容滿面地走到費爾南多身旁,用西班牙語打著招呼。

  費爾南多滿臉的寵愛之情,拉住女郎的手,親密地低語。

  他二人都是用西班牙語說話,謝文東根本聽不懂他倆在說些什么,可這二人又偏偏嘮叨起來沒完,令謝文東暗皺眉頭,正在他感覺不耐煩的時候,費爾南多轉過頭看,對他笑道:“謝先生,這是我的女兒,瑪利亞!”

  “哦!”謝文東點點頭,原來她是費爾南多的女兒,看他二人親密的樣子,差點還以為這個女郎是他的情婦呢!他正想打招呼,女郎伸出手來,遞到謝文東面前,用比她父親還純正的英語說道:“謝先生,你好,我很久以前就聽到你名字了!”

  謝文東一笑,握了握女郎的手,笑道:“桑托斯(費爾南多的姓氏)小姐,你好!”

  女郎愕然,眨眨眼睛,再次遞到謝文東面前,含笑問道:“謝先生不懂對女士的禮儀嗎?”

  謝文東一楞,隨后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在西方正式的場合,男士見到女士打招呼時都是去親吻對方的手臂,這也是顯示紳士風度最基本的禮儀。不過看著女郎黑糊糊的手背,白白亮亮的指甲,謝文東實在下不去口,他再次與女郎握了握手,含笑說道:“在我們中國,握手是禮儀!”

  瑪利亞撲哧一聲笑了,沒有再勉強,縮回手,又用西班牙語對費爾南多說了一句話,不過眼睛還是看著謝文東。

  這時候,謝文東突然感覺自己現在最討厭的語言就是這該死的西班牙語。

  費爾南多與瑪利亞又低聲交談幾句,然后后者沖著謝文東擺擺手,笑呵呵地走下路去。

  等她離開之后,費爾南多邊上路邊問道:“謝先生,我的女兒怎么樣?”

  在謝文東的眼里,黑人的女兒幾乎都是一個摸子刻出來的,深眼窩,塌鼻梁,大嘴巴,厚嘴唇,分別不大,他區分黑人女人年歲的大小,很大程度是從對方皮膚的光澤度來判斷的,當然,如果對方保養的足夠好,在他看來,三十歲的黑人女人和二十歲的沒什么分別。不過心里是這樣想的,但話不能證明說,他客氣地笑道:“很不錯,也很漂亮!”

  聽到謝文東的贊賞,費爾南多十分高興,哈哈大笑。像是隨口的問道:“瑪利亞想明天約你一起吃午餐。不知道謝先生有沒有時間?”

  聞言,謝文東暗皺眉頭,臉上卻笑容滿面的說道:“總理千金有請,我當然有時間了!”

  “哈哈,那好,等會我會轉達謝先生的意思!”

  “呵呵,好!”謝文東也再笑,不過笑的很苦。

  上到二樓,進入費爾南多的書房,將房門關好,謝文東這才話入正題,悠悠問道:“總理先生,我聽說寬扎河口海域和本格拉海灣海域最近都發現了新的大油田,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當然是真的了!”費爾南多想也沒想,點頭說道。這并不算是秘密,即便是秘密,再謝文東面前也沒有隱瞞的必要。

  謝文東直截了當的說道:“這兩處大油田的開采權我想買下來。”

  “啊?”

  他的這個要求是費爾南多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愣了好一會,他皺起眉頭,看著謝文東,喃喃說道:“謝先生要買下來……”

  “怎么?總理先生還有什么為難之處嗎?”謝文東含笑問道。

  費爾南多深吸口氣,搖了搖頭,說道:“這……恐怕沒有那么容易……”

  謝文東反問道:“總理先生是怕我買不起嗎?”

  “不、不!我當然沒有這個意思。”費爾南多為難的說道:“這兩處區域的開發權,我們是打算向外出售的,但不是對個人或私人的公司,而是對國家出售,并想以此換來資金和大規模的投資,來促進整個國家的經濟。”

  “這與把開發權交給我并不產生矛盾,由我去寬扎河口海域和本格拉海灣海開發石油,也會帶動那里的經濟發展!”謝文東笑瞇瞇的說道:“何況,我占有安哥拉國家銀行的部分股份,安哥拉經濟的繁榮與否,對我是有最直接利害的關系。”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1015.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