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有防彈衣護體,但情況并不比受傷的金眼、木子、土山樂觀,尤其是小腹近距離被擊中的那一槍,已傷及到內腑,當東心雷帶人趕到的時候,他已處于半昏迷狀態。東心雷沒敢耽擱,連車都未下,直接把謝文東拉上來,飛速去往醫院。

  前往醫院的途中,謝文東再堅持不住,徹底陷入昏迷狀態。

  到達醫院,在急救的過程中,警察也到了。鬧事的街頭發生槍戰,而且出現十多人的傷亡,警方不可能不來調查,此時的急救室外面等候的東心雷等人一個個都是心急如焚,看到警察上來詢問,哪有好心情應對,雙方話不投機,很快就發生了口角,如果不是張一阻攔,很可能發生肢體沖突,最后,還是警方先軟下來,暫時收隊,他們對謝文東遭遇殺手的事也很意外,不知道是誰有這么的膽子,敢在中國對謝文東大下殺手。從現場發現的尸體來看,殺手們沒有任何的身份,也無法判斷究竟是不是中國人。不少老警察心中都明鏡似的,猜測此事十有**應該是南洪門所為。

  警察收隊不久,一身便裝的戴安妮也聞訊急匆匆的趕到。她與謝文東分手還不到兩個鐘頭的時間就發生了這樣的事,她又是驚駭又是心急,原本對謝文東的怒火也隨之消失大半,在醫院的走廊里看到北洪門眾人,她迫不及待的問道:“謝……謝先生的情況怎么樣了?”

  戴安妮也是警察,見她來了,憋著一肚子怒火無處發泄的東心雷立刻挑起眉毛,晃身要上前將戴安妮罵走,一旁的水鏡急忙拉住他,輕聲提醒道:“東哥和她的關系不尋常!”

  聞言,東心雷扎扎眼睛,心中暗道:不尋常?什么意思?這個女警察不會成為第二個彭玲吧?!他深吸口氣,將怒火勉強壓了壓,沉聲說道:“東哥還在急救,具體什么情況,現在還不清楚!”

  “哦!”黛安妮輕輕應了一聲,還想繼續詢問,可是看到在場眾人對自己頻有敵意,她把到嘴邊的話又因了回去,走到墻邊,靠墻而站,默默無語。

  有她在,眾人都覺得很別扭,有許多話無法說出口,但東心類沒有表態,他們也不好多說什么,一個個停止交談,用冷冰冰地目光注視著黛安妮。

  不知過了多久,當謝文東從昏迷中悠悠轉醒的時候,睜開眼睛,只覺得眼前白花花的一片,他第一反應是,自己要么在天堂,要么在醫院,但憑自己的所作所為上天堂是不可能了,所以,只能是后者。

  想著,他嘴角抽蓄了一下,這時候,感覺自己的身體緊繃繃的,好像內部在發漲,要把皮肉撐裂似的,有種說不出的難受,他忍不住微微呻吟了一聲,幾乎同一時間,就聽旁邊有人輕聲呼喚:“東哥,你醒了!”隨著話音,謝文東蒙蒙隴隆看到一張大臉湊到自己的面前,東心雷的大臉。

  他吁口起,張開嘴巴,想要說話,卻發現自己的嗓子干得厲害,只發出嗚嗚沙啞的聲音,他閉上眼睛,深深吸口氣,緩了好一會,用盡渾身的力氣,聲音微弱地問道:“瑪利亞……不能有事……更不能讓她死(在中國)……”后三個字他無力說完。

  東心雷先是一怔,隨后理解地點點頭,急聲說道:“東哥,你放心,她沒事,現在已被兄弟們接到據點里了!”

  “那就好……”謝文東慢慢閉上眼睛,疲憊地又昏睡過去。

  這時,戴安妮也在病房里,本來見謝文東悠悠轉醒,她十分高興,可是隨著謝文東的話音,她的心情又跌入谷底。她沒有想到,謝文東醒來的第一件事不問他自己的傷勢怎么樣,反而關心一個叫‘瑪利亞’的女人。

  她凝聲問道:“瑪利亞是誰?”

  東心雷正擦著謝文東額頭上的虛汗,聽到黛安妮的問話,不耐煩的隨口說了一句:“安哥拉總理的女兒!”

  黛安妮咬了咬嘴唇,心中苦澀,同時又一種難以言表的憤怒感,她什么話都未說,站了三秒鐘,轉身走出病房。

  咣當!隨著房門唄關死的聲音,東心雷才回過神來,扭頭看了一眼,發現黛安妮已經走了,他莫名其妙的聳聳肩,嘟囔道:“這三八,發***什么神經……”

  謝文東又是足足昏睡了一整天,才再次清醒過來,不過這次的蘇醒可比上次要精神的多,狹長的雙目中也有了光彩,臉色已經不象上次那么蒼白。他顯示喝了大半杯的會,長長嘆了口氣,隨后看向左右,只見東心雷、三眼等一干兄弟都在,而且每個人兩眼都掛滿血絲,滿面的疲憊之色,他歉然的向眾人笑了笑,問道:“我睡了多久?”

  “東哥,快兩天兩夜了!”三眼低聲說道.

  “哦!”謝文東微微點下頭,恍然想起什么,問道:“瑪利亞沒事吧?”

  “她沒事,只是受了一些驚嚇!”

  “那就好!她要是死在中國,我無法向費爾南多交代……”謝文東苦笑一聲,又問道:“查出殺手的身份了嗎?”頓了一下,他又幽幽說道:“我感覺這次殺手的主要目的并不是我,而是瑪利亞!”

  聽完這話,眾人同是意境,相互看了看,最后還是東心雷細聲說道:“兄弟們查過殺手留下的尸體,沒有任何身份證明,身上也沒有任何標志,甚至連這些殺手究竟是不是中國人暫時都無法判斷。”

  這時,靈敏正色說道;“東哥,我剛剛向土山詢問過,他說打傷他的那名殺手的手腕下方,好像有鐮刀和錘子交叉的刺青,僅僅是好像,由于當時光線很暗,加上形勢危急,他也沒太看清楚,憑感覺像是這樣的圖案。但是在尸體身上,沒有發現這樣的刺青,而土山說的那名殺手也恰恰逃脫掉了。

  “啊?”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傻眼了,鐮刀和錘子交叉的圖案,那不是前蘇聯的標志嗎?難道說殺手是來自俄羅斯?

  謝文東也皺起眉頭,想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如果真如土山所說,那事情可就復雜多了……想著,他猛然睜大眼睛,問道:“土山也受傷了?”

  靈敏點點頭,神色黯然地說道:“土山傷在雙腿和手腕,金眼小腹中彈,而木子的傷勢最重,尤其是軟肋的那一槍……”

  五行兄弟竟然傷了三人,這是謝文東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的。他緊張地問道:“那他們現在的情況……”

  “都沒有生命危險,只是傷勢很麻煩……”靈敏咬著嘴唇,垂下頭來。五行兄弟和她都是同一批的北洪門青年精銳,相識多年,交情莫逆,感情也深厚,現在三人受傷,弄不好還會留下后遺癥,她哪能不難過。

  “唉!”謝文東痛苦地長嘆一聲,五行兄弟隨他闖過多少的大風大浪,面對過多少次的生死存亡,可都從沒像現在這樣損失的如此慘重,竟然連傷了三人,這是用多少金錢都無法彌補的損失。

  靈敏繼續說道:“如果不是小褚帶兄弟們第一時間趕到,恐怕,木子和土山的性命就……這次的殺手很厲害,不僅槍法準確,而且奇快無比,土山就是在正面對敵而且在前出槍的情況下被打傷的,對手卻安然無事。”

  “什么?”眾人對五行的槍法太熟悉了,在先出槍的情況下還能被對方打傷,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

  謝文東感覺額頭一陣陣的刺痛,他喃喃說道:“這究竟是什么樣的殺手?!”

  始終沉默未語的姜森突然開口說道:“也許土山確實是看錯殺手的刺青確實不是鐮刀和錘子。”

  “哦?”聞言,眾人齊刷刷向姜森看去,包括謝文東在內,他問道:“老森,什么意思?”

  姜森苦笑著說道:“那或許是……鐮刀與十字架的交叉圖案。”

  眾人眼中皆露驚訝之色。

  姜森繼續說道:“據我所知,美國有個神秘組織,名叫死神聯盟,其組織的LOGOO就是鐮刀與十字架的交叉。外界只是知道有這么一個組織,但對其成立的時間、成員及其組織的性質卻毫無所知,不過有傳言說,美國前zong統肯尼迪的遇刺與這個組織有關系。”

  “啥?”謝文東睜大眼睛,反問道:“老森,你的意思是說,當初刺殺肯尼迪的神秘組織現在來中國刺殺我和瑪利亞了?”

  撲哧!聽完謝文東問完,在場眾人都忍不住笑了,感覺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談。

  姜森聳聳肩,苦笑說道:“我聽說的這些也只是謠傳,其真實性也很小。如果不是土山說看到鐮刀與錘子的標志,我也不會聯想到他們。”

  東心雷正色說道:“謠傳畢竟是謠傳,不可信。據我估計,殺手是南洪門找來的可能性最大,東哥,南洪門已經欺負到我們頭頂上來了。我們這次也決不能沒所表示!”

  謝文東問道:“老雷,你的意思呢?”

  東心雷說道:“南洪門把人力都抽調回分部,明擺著是拉式等著我們去攻,我們就硬碰硬強攻它一次,倒要看看,南洪門除了耍些北鼻下流的小花招之外還有什么本事?!”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1028.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