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96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96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孟旬的話立刻勾起了眾人的興趣,謝文東也挑起眉毛,好奇地問道:“小旬,你說我們應該先去完成哪件事?”

  微微笑了笑,孟旬說道:“在沒出動人力之前,先秘密干掉王克強,然后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強攻過去,南洪門群龍無首,不打已自亂,如何還能抵御得住我們的進攻,所以,只要先除掉王克強,我們必能在杭州取得速勝!”

  恩!眾人暗暗點頭,明白孟旬出的策略是‘斬首’之計,稱得上是簡單有效。而且這段時間里,己方一直在上海按兵不動,南洪門那邊準備不足,防心不強,如果突然實施暗殺,成功的希望很大。

  任長風笑問道:“孟先生,你認為該派誰去做這件事比較合適呢?”說話時,他還特意將胸脯挺了挺,明顯是讓孟旬推薦自己。

  孟旬搖頭而笑,說道:“長風在戰場上是驍勇善戰的猛將,但是刺殺這種事情,并不合適你去做。”說著話,他看向姜森,說道:“此事由血殺兄弟去完成,那就再穩妥不過了!”

  他提到了血殺,任長風也沒話可講了。不管怎么說,搞暗殺就是血殺的老本行。

  聽完孟旬的推薦,謝文東點頭表示贊同,正準備說話,這時,褚博站起身形,沖著謝文東正色說道:“東哥,這次的任務交給我去做吧!”他槍傷初愈,臉色還略顯蒼白,但從氣質上已和原來完全不同,少了陽光和活潑,卻多了些成熟和穩重,好像在兩個多月的時間里一下子長大了十好幾歲。

  謝文東一怔,打量著褚博一會,關心地說道:“小褚,你身上的傷……”

  “東哥請放心,我已經沒事了!”褚博面無表情,加重語氣再次請求道:“東哥,就讓我去做吧!”

  謝文東明白,因為白燕的事,褚博一直心存內疚,雖然自己并未處罰他,但褚博卻急于為社團立功贖罪。謝文東理解他的心思,略微想了想,點頭說道:“好吧!小褚,此事就交給你了!”

  “多謝東哥!”褚博聞言,臉上終于露出一絲喜色。

  怕他經驗不足,獨自行動會有散失,謝文東又說道:“另外,我讓老森去協助你如何?”

  褚博一楞,感覺出謝文東對自己有些不放心,他說道“多謝東哥的好意,不過,我覺得我自己可以做得很好!”

  他倒是干脆。直截了當地把謝文東的好意拒絕了。既然他當眾這么說,謝文東也不好再強求讓姜森去協助他,沉吟片刻,他含笑說道:“那好,由你自己去做,從望月閣調回來的兄弟,仍然歸你指揮!”

  “是!東哥!”褚博重重地點下頭。

  從望月閣抽調回來的文東會動地都算得上是個中的高手,而且認數眾多,戰斗力極強,不過在褚博看來,作用并不大,畢竟他去杭州要在暗中行動,帶的人太多,反容易暴露目標,使行動失敗。

  會議過后,褚博找到劉波,讓他幫自己刺探對方的情報。自家兄弟開口,劉波想也沒想,當即點頭同意。

  王克強在男洪門算是能力比較不錯的干部,尤其是在指揮作戰方面,絕對稱得上一流。上海失守之后,南洪門主力南撤,這時候王克強就預感到,自己這邊將會成為北洪門的下一個重點打擊目標,連日來,他一直在積極籌備,不僅將人力補充到最大限度,而且還向南洪門總部那邊發出了援助請求,而向問天也并未讓他失望,很快便把最近風頭正勁的辛丑派了過來,輔佐他鎮守杭州,他這邊一切都準備就緒了,只等北洪門和文東會來攻,哪知謝文東那邊一直按兵不動,不最帶在做什么打算。

  一天,兩天是這樣,一個月、兩個月還是這樣,人的神經不可能時時刻刻都保持著高度緊張,漸漸的,王克強也松懈了下來,認為謝文東的攻擊目標可能不是在杭州。

  而辛丑則不然,始終在他身邊提醒,務必要小心北洪門的偷襲,謝文東、張一,孟旬都是奸猾狡詐之輩,沒準什么時候就會突然打過來。

  他的叮囑,剛開始還能起到敬示的作用,時間一長,王克強也煩了,到最好,他連理都不理辛丑,他這個態度,下面人對辛丑也是不象以前那么尊敬,現在,由南洪門總部直接下派的辛丑在杭州的處境反倒是很尷尬。

  暗組混入杭州秘密打探時,發現王克強這個人在生活上很低調,基本沒什么愛好,一不賭,二不色,三不玩,幾乎每天都憋在南洪門的杭州分部里不出來,如果想想對他實施暗殺,那就必須潛入南洪門分部的內部,難度太大,風險也太高。

  劉波將消息轉告給褚博,后者也暗暗吃了一驚,若是這樣,事情可難辦了,就算他有渾身的本事,也得能找到下手的機會阿!

  褚博經過深思熟慮,決定親自前往杭州。既然王克強這人低調,那自己就得抓住每一次機會,如果留在上海,即使有機會出現,自己也未必能趕得上。另外,褚博不相信,王克強能一直憋在分部里不露頭,只要他能出來,自己就有下手的機會。

  不過出人意料的時,王克強真的能在分部里呆得住。褚博在南洪門的分部附近連續蹲坑守了三天,只看到南洪門的人員進進出出,至于王克強,連影子都沒看到。

  這一下,褚博是真著急了,雖然謝文東沒有規定他在多少時間內完成任務,也沒有打來電話催促他,課褚博心里明白,大家都在上海對自己翹首以待呢,只等著他這邊干掉王克強,好對杭州發的強攻,自己若是這么耽擱下去,那就把社團的大事給耽誤了。

  他急,劉波也在著急。

  劉波知道孟旬頭腦靈活,而且對南洪門的干部十分了解,他私下里找到孟旬,問他有沒有好的辦法。

  對他的到來,孟旬似乎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等劉波說完話之后,他好像恍然想起了什么,啊了一聲,然后滿面歉意地敲了敲自己的額頭,笑道:“哎呀!這件事也怪我,竟然沒有把王克強這人的秉性和特點告訴小禇。王克強確實比較低調,平日里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喜好,何況現在又處于緊張時期,他憋在據點里不出來當然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的話中有歉意,不過他的臉上卻是笑呵呵的,沒有任意歉意的表現。

  孟旬頭腦過人,他既然出了要暗殺王克強的主意,早就料到了此事不容易完成,只等人家找上門來想自己來問主意,果然,劉波來了。

  說話間,他皺起眉頭裝模作樣地想了想,方幽幽說道:“不過這個個喜交朋友,對朋友很是看重,如果一旦有他的朋友前去杭州拜訪,那他肯定會盡地主之誼,帶著他的朋友在杭州好好逛逛,這樣一來,小褚就有下手的機會了!”

  劉波巴巴地看著孟旬,他說得倒是輕松,可是世界上哪有這么巧的事,褚博一去殺王克強,他的朋友就正好來杭州了?

  孟旬當然能看出劉波的滿腹疑問,他笑呵呵地說道:“這點劉兄不用擔心,我們可以想辦法將他的朋友弄到杭州去嘛。”

  劉波茫然問道:“怎么弄?”

  孟旬笑得詭異,悠然說道:“我和王克強不熟,但并不代表我和他的朋友也熟!”

  他提到的這個‘朋友’名叫張軍,并不屬于南洪門,和王克強是發小,兩人的父親曾同在軍方任職,熟得不能再熟。張軍沒什么本事,但為人油滑,善于口舌奉承,有錢的時候,天南地北的胡玩,沒錢的時候,時常來找王克強蹭飯吃或是借錢。而王克強對這位朋友倒也有求必應,借出去的錢從來沒往回要過,當然,張軍更沒有主動還過。更有甚者,張軍能在酒桌上把王克強灌醉,然后偷偷拿走他身上值錢的東西變賣亂花,王克強酒醒之后雖然會大發脾氣,但過后依然和張軍交情依舊。(不要不相信,世界上就是有這樣的人。)

  孟旬其實和張軍并沒什么瓜葛更談不上交情,僅僅是見過幾面罷了,之所以對這人有印象,還是曾經聽蕭方向他嘮叨,說王克強交在不善,有這么一個朋友,日后肯定要吃大虧。蕭方甚至懷疑王克強是不是有什么把柄握在張軍手上,也曾經問過他,被王克強一口否認了,最終蕭方得出一個結論,這就是命,一物降一物!

  前段時間,南洪門剛撤離上海不久,有一次孟旬隨任長風、張一等人去夜總會消遣的時候恰巧碰到了張軍,孟旬十分機敏,馬上意識到此人日后可能對自己有用,急忙上前去打招呼,通過交談,張軍才想起南洪門似乎是有孟旬這么一號人,自己好像還見過他兩次。

  張軍并不是南洪門的人,也沒有深接觸過,更不知道孟旬早已判到北門那邊了。

  當時兩人并沒有深談,最后只是禮貌性地互留了名片.現在,張軍給孟旬的名片終于派上了用場.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1121.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