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02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02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辛丑看得暗暗咧嘴,討道:看對方的架勢,謝文東不會把他在上海的手下全部都拉出來了吧?

  正如他所料,謝文東確實毫未保留,把能動用的人力都動用上了,全力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拿下杭州,不和南洪門打持久戰。同樣的,只要把杭州打下來,上海的局勢就變得更加穩固,這也是變守為攻的最佳策略。

  坐在去往南洪門杭州堂口的車內,謝文東笑呵呵的問身邊的張一道:“南洪門堂口里有多少人?”

  張一笑道:“應該不會超過五百人。”

  謝文東仰面,悠然大笑道:“只這么點人,如何能擋得住我們的沖擊?!”

  聞言,車內的張一和孟旬都樂了,他二人和謝文東一樣,皆感覺這次己方進攻南洪門堂口應是輕而易舉就能拿下的。

  謝文東又問道:“辛丑現在還留在堂口里嗎?”

  “應該是的!”張一正色說道:“如果辛丑不在,以南洪門目前的形式,人員早就散了,根本凝聚不起來。”

  “恩!”謝文東點點頭,認為張一所言有理,他臉色隨之沉了下來,瞇縫著眼睛,雙目中射出兩道冰冷的寒光,他幽幽冷笑一聲,說道:“今天我定要取此人的狗命,為死去的兄弟們報仇!”

  聽聞這話,張一神色黯淡下來,眼中也流露出恨意。雖然他很欣賞辛丑的身手,不過他的心腹兄弟卻是死在他的手上,要說不恨,那是不可能的。

  當謝文東趕到南洪門的堂口時,北洪門和文東會的人已經聚集得差不多了,只等進攻的命令傳下來,好一齊對堂口發動進攻。

  謝文東所坐的汽車開進己方的車隊里,沒等他從車內出來,任長風先跑了過來,彎著腰,問道:“東哥,可以開始了嗎?”

  安坐在車內的謝文東微微點下頭,說道:“如果能生擒辛丑,那是最好,若是不能擒下他,那就務必致他于死地!”

  “是!東哥!”任長風答應一聲,隨即便向前方走,便拿出手機,快速的撥打出電話,簡潔的說道:“動手!”

  電話剛剛打出去,前方早已按耐不住的北洪門幫眾紛紛吶喊一聲,率先向堂口的正門沖殺過去。有數名北洪門漢子速度最快,沖在最前面,剛剛踏入堂口的院內,便和南洪門的幫眾碰撞在一處。雙方剛一接觸,這幾名北洪門的大漢就連續砍到數名南洪門人員,正在他們覺得對方不堪一擊的時候,南洪門人員一分,從后面竄出一條靈巧的黑影,瞬間到了幾名近前,只見寒光閃過,兩名北洪門大漢還沒弄清楚怎么回事,胸口各被插了一刀,慘叫著摔倒在地。

  這條突然竄出來的黑用不是旁人,正是辛丑。此時敵眾我寡,形勢危急,他使出了全力,上來就連下殺手,刺死刺傷北洪門幫眾十余名。堂口的大門并不寬敞,加上有辛丑在這里阻攔,使北洪門的進攻大大受阻,絕大多數的人員被擠在后面,根本*不上前。

  在前督戰的東心雷牙關緊咬,又等了片刻,見辛丑越戰越勇。己方前面的兄弟成片的受傷,紛紛敗退下來,他受不了了,大吼一聲,分開己方的兄弟,輪刀與辛丑戰在一處。

  辛丑認識東心雷,見他上陣,氣勢更勝,殺招疊出,與東心雷硬拼之下,非但毫無掠勢。反而將東心雷逼得接連后退。交戰中,辛丑虛晃一招,縱回己方陣營,沖著東心雷冷笑一聲,說道:“你不是我的對手,回去換謝文東上來與我一戰!”

  東心雷怒級,咆哮一聲,揮舞著雙刀又沖上來。

  論實力,他根本就不是辛丑的對手,現在心中火燒,方寸更是大亂,與辛丑打斗時間不長,被后者一記飛腿,正踹在胯骨上,東心雷悶哼一聲,身子不由自主的連連后退,龐大的身軀將后面的兄弟撞到兩人才算堪堪穩住,只覺得胯骨好像要裂開般的火辣辣的疼痛,他暗暗咬了咬牙,硬是一生沒吭。

  這一腳辛丑用上了全力,若是換成旁人,骨頭都能被踢碎,好在東心雷身體雄壯,比常人能抗得多,沒有受到多大傷害,既便如此,他仍驚出一身的冷汗,如果對方的腳再微偏一點,踢到自己的下體,那自己就廢了。

  人人都說辛丑功夫了得,他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看東心雷被北洪門的幫眾攙扶著,臉色一陣紅,一陣白,辛丑仰面哈哈怪笑,故意放大聲音喝道:“謝文東,你不要讓你的手下人出現丟人現眼了,有本事,你出來與我一戰,怎么,你連露面的膽量都沒有嗎?堂堂的北洪門、文東會的雙料老大也不過如此嘛!”說著話,他側頭看向身后的己方兄弟,問道:“兄弟們,你們說謝文東是不是縮頭烏龜?啊?”

  “是!”南洪門眾人倒也配合,齊聲吶喊,說完話,一個個又哈哈大笑起來,伸脖子大喊道:“謝文東被辛哥嚇得不敢路面了!”“什么狗屁老大,就是只臭烏龜!”“……”

  南洪門眾人罵開了,而且越罵越難聽,說什么的都有。反觀北洪門這邊,上下人員無不義憤填膺,可是同時又在心里暗暗奇怪,為什么東哥這時候還不出現,只要東哥能站出來,不用上前,兄弟們自然會奮勇殺敵。

  謝文東此時正坐在車內,在他感覺,己方的優勢實在太大了,攻占南洪門的堂口只是手到擒來的事,根本不用自己出去督戰,可是等了片刻,發現爭斗的焦點還在堂口的大門,己方人員仍沒有攻進去,正在他皺著眉頭沉思的時候,忽聽前方一陣大亂,叫罵聲連天,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放下車窗,問守在車外的五行兄弟道: “前面怎么回事?”

  剛剛傷愈復出的金眼在車外看得清楚,也聽得清楚,他伏下身來,低聲說道:“辛丑和雷哥單挑,贏了半招,現在正叫囂著要挑戰東哥,南洪門的人也跟著起哄!”

  “哦!”

  謝文東撲哧一聲笑了,搖頭嘟囔道:“匹夫之勇而已!現在都什么年代了,還談單挑,讓兄弟們不要顧及什么規矩,一起上,干掉辛丑,拿下堂口!”

  “哦……”金眼嘴角動了動,露出一副似要說話,又有不好開口的樣子。

  謝文東挑起眉毛,疑問道:“怎么了?”

  金眼小心翼翼地說道:“東哥,現在辛丑士氣正盛,把我們的氣勢壓了下去,我覺得東哥應該出面,穩定一下我方的情緒。”

  “恩!”謝文東點點頭,暗道一聲有理。

  他伸出手來,正想推開車門下車,突然心臟一陣急跳,隱約中有種不好的感覺。沒有為什么,謝文東也沒有看到任何的危機存在,但心中就是有種強烈的不舒服感。這種感覺在他身上已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可是每當他有這種感覺的時候往往都預示著有隱藏的危險存在。

  謝文東的手抓住門把手,本已經拉動車鎖,卻遲遲沒有推開,臉色也隨之變得凝重起來。

  他的異樣,金眼以及車內的張一和孟旬都看到了,幾人同時一驚,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異口同聲地問道:“東哥,你怎么了?”

  謝文東回過神來,伸出去的手仿佛被蛇咬了一口似的,急忙縮了回來,眉頭深皺,臉色陰沉,微微搖了搖頭,疑聲問道:“可查過堂口附近有沒有埋伏南洪門的伏兵?”

  眾人同時一怔,隨后,張一腦袋擺的想撥浪鼓似的,肯定的說道:“絕對沒有!小敏和老劉都已經仔細的查實過了!何況,南洪門在杭州的主力已經被我們打散,他們現在的人力守堂口都不夠用又怎么可能會安排伏兵呢?”

  是啊!張一的話極有道理,可是謝文東想不通,自己為什么會有這種令人生厭的感覺。他喃喃說道:“這就奇怪了!”

  “東哥,到底怎么了?”

  謝文東對危險的奇妙預知感是常人所沒有的,這種玄之又玄的東西也是任何理論都解釋不清楚但有真實存在的,張一。孟旬沒有這種預知感,自然也無法體會到謝文東現在的感覺。

  很快,謝文東將心情穩定下來,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搖頭說道:“沒什么!金眼,傳我的命令,讓兄弟們不要理會辛丑的挑釁,合力全攻!”

  見謝文東臉色不對,金眼不敢再多言,急忙掏出手機,分給前方的東心雷和三眼打去電話,讓他二人不計任何代價,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攻占南洪門堂口。

  此時,辛丑連同他的手下人員在陣前叫罵正歡,什么難聽罵什么,直將謝文東連同北洪門、文東會罵了個體無完膚。

  辛丑編碼邊張望,始終未見到謝文東的蹤影,他在心里暗暗咬牙,謝文東是真能忍啊,自己都把他罵成這樣了,他還能沉得住氣,愣是連頭都不露一下。可是,謝文東不出現,埋伏在樓頂的紅葉就找不到下手的機會,自己更難抵御如此眾多的敵人,這可如何是好?

  正是他苦想的時候,忽聽北洪門陣營里有人高喊一聲:“兄弟們,殺啊!”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1127.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