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91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91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卡布一愣,轉頭疑惑的看看謝文東,后者并沒有看他。而是目光低垂。笑呵呵的看在和桌面。

  卡布順著他的目光向桌子上一瞧。只見謝文東面前的桌面不知何時用茶水寫個"加價"兩個字。卡布身為一方的老大也是老油條。一點即投。看完之后。立即就明白了謝文東的意思。他向來與南洪門不合。而且脾氣又倔強,如果馬上答應南洪門的要求。難免會引起對方的猜疑,十分麻煩。如果在價格上與南洪門多加糾纏,刁難。這就比較合乎清理了。而且只談價錢也不會引起南洪門的殺心,卡布暗暗嘆了口氣。兩眼閃爍著幽光,注視了謝文東好一會才把目光收回來。他現在已不在是欣賞謝文東,而是心悅誠服的佩服他。

  見卡布久久不語。一會愣神,一會嘆氣的。胡悅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耐煩的問道:"卡布大哥。時間有限。我們大家可都在等你的選擇呢!"

  卡布回過神來。心理暗湖一聲。他抬起有來。直視胡悅,頓了片刻,。撲哧一聲樂了。說道:"湖悅。你們南洪門倒是會做買賣啊!"

  胡悅一皺眉,沒明白他的意思,問道:“卡布大哥這話怎講?”

  卡布說道:“幫你們,當然可以,不過拉出一個兄弟為你賣命,你們只肯出一萬,天下哪有這樣的好事,我雖然不是生意人,可是也不想做賠本的買賣,這樣吧,

  一個兄弟兩萬,我出兩百人!”

  聞言,吳立風和胡悅同是一喜,想不到向來硬骨頭的卡布這次竟然會同意幫助己方,有他表態,那么其他老大也就好說了,可是,二人可快又頗感為難,一人兩萬,兩百人就是四百萬,這筆費用對于他們而言實在是太大了。

  “這個……”胡悅再怎樣瘋狂,他畢竟只是個幌子,是副手,真正的決策權還在吳立風手上。他自己無法做出決定,轉目看向不遠處的吳立風。吳立風此時深鎖雙眉,也在權衡其中的利弊,如果答應卡布,那么給其他老大的加碼也要翻上一倍,自己手頭上可遠遠沒有這么多錢,可若是不答應卡布,再濫殺下去,只怕事情就難以收尾了。

  想著,他沖著湖悅搖搖頭又點了點頭,示意他不要動卡布,盡量把價格壓低。

  胡悅會意,看著卡布,呵呵笑了,這回他的笑要比剛才平和許多,也自然了許多,說道:“卡布大哥,一名兄弟兩萬塊錢,這價確實不高,若在平時,我們連想都不會想,馬上就能接受,不過現在是非常時期,動用的人會很多,而我們手頭上也沒那么多的錢,我看這樣吧,暫時還是按一人一萬來算,等此事過去了之后,我們手里有了足夠的資金,一定把另一半償還給卡布大哥,不知卡布大哥意下如何?”

  “哦……”卡布揉著下巴,裝模做樣地沉思著,眼睛時不時地還挑起來瞄瞄胡悅,似乎在考慮他這話究竟有多少水分。

  胡悅多聰明,一看卡布那副狐疑的樣子,立刻便明白了他的心思。胡悅哈哈大笑一聲,直接從臺上跳了下來,快步走到卡布近前,笑道:“就算卡布大哥不相信我,總該相信我們洪門吧?實在不行,我這就給你寫下欠條,這下卡布大哥總該放心了吧?”說著話,他向左右的手下人招了招手,立刻有人從口袋里掏出紙筆,遞上前去,胡悅接過,放在桌子上,作勢真要寫下欠條。他根本不在乎什么欠不欠條,只要能度過這次難關,以后的事情都好辦。

  卡布一揮手,沉聲說道:“欠條就免了吧!弄那些虛的東西也沒用。今天有在座的這些老大們為證,我想你們洪門也至于想我扯謊。”

  “哈哈!”聽他這么一說,胡悅順勢將筆放下,仰面笑道:“那是自然,卡布大哥盡管放心吧!”

  卡布點點頭,說道:“這次我出二百兄弟!”

  “好!” 卡布話音剛落,胡悅猛的大喝一聲,將周圍的眾人皆嚇了一跳,紛紛用怪異地目光看著他。胡悅也意識倒自己的失態,強壓心中的興奮,嘿嘿干笑了一聲,環視在場的眾老大,朗聲說道:“各位大哥都聽見了吧?卡布大哥肯出二百兄弟助我洪門一臂之力,各位,你們也都表個態吧!”

  卡布這么快的軟化下來,令很多老大感到意外,不過話說回來,連卡布都放下臉面向南洪門妥協了,有不少老大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強硬下去。很快,便有幾名與卡布關系交好的本地老大相繼說道:“我出五十兄弟!”我出三十兄弟~“”我出……”

  時間不長,已有五名老大表態,總共出的人力已超過三百人。吳立風和胡悅在旁聽得皆都樂的嘴巴何不攏,事情進展的出奇順利,這么快就湊出三百多號人,看起來緩解西林那邊的燃眉之急是沒問題了。

  個有分量的老大妥協,便會引來一群老大的妥協,一群老大的妥協,其他的老大也就全都隨波逐流跟著妥協,卡布的表態,立刻引來了一系列連鎖反應。

  與會的老大們都不再堅持,紛紛表示肯出人力協助南洪門,細細統計下來,他們總出動人員已經超過八百人,吳、胡二人剛開始還挺高興,可隨著老大們出的人力越來越多,他們反倒開始犯愁了,

  畢竟他們手中的錢有限,無法承受這么多人。

  沒等全部的老大們報完數,胡悅已經笑容滿面的連連擺手,喜笑顏開道:“我謝謝各位,謝謝各位大哥們的鼎力相助,現在已經八百兄弟了,足夠用了,剩下的大哥們就不用再出人力了!”

  說著話,他又伸手指了指地上的尸體和傷者,不耐煩的說道:“把他們統統都抬出去,另外告訴店家,上酒上菜,今天借風哥生日的機會我要與各位大哥暢飲一番,不醉不歸!”

  眾人表面應承著,心里卻在暗罵胡悅不是個東西設下鴻門宴,殺人不眨眼,而吳立風更是陰險狡詐,把手下人推到臺面上,他自己躲到一旁當好人時間不長,飯店里的服務員紛紛將酒菜端了上來,別看場內人多,黑壓壓的一片,但卻異常安寂,鴉雀無聲。這時候,吳立風又站了出來,穿梭在會場之內,不時地到各桌去敬酒、寒暄、拉感情。

  眾人對他雖然厭惡到了極點,可礙于周圍虎視眈眈的南洪門幫眾,誰都不敢得罪他,一各個強顏歡笑地與其對飲。

  胡悅沒有跟著吳立風去敬酒,而是坐到卡布這桌,笑吟吟地為他倒滿一杯酒,接著端起杯子,含笑說道:

  “卡布大哥,我敬你!”

  “哼!”卡布哼了哼,將頭扭向謝文東那邊,不愿意理他。謝文東見狀,差點笑出聲來,沖著卡布微微搖了搖頭,暗示他的態度不必如此強硬。

  卡布此時對謝文東可是心服口服,見他如此表示,他強壓心中的不滿,回過頭來,看了胡悅一眼,拿起面前的杯子,什么話都沒說,一仰頭,將杯中酒喝了個干凈。

  這時候,胡悅也注意到謝文東的存在。能坐在卡布身邊的人,肯定不簡單,可奇怪

  的是,自己卻從未見過這個青年,可以肯定,他不是百色道上的人,那么他是誰?胡悅挑起眉頭,指指謝文東,看著卡布問道:“卡布大哥,這位小兄弟是……”

  見胡悅問起謝文東,在旁的劉波、五行等人立刻緊張起來,眾人的手也隨之慢慢抬起,摸向衣下武器,只要一有不對,他們可馬上制止胡悅這個人。

  沒等卡布說話,謝文東搶先欠了欠身,含笑說道:“我叫文興,以后還請胡兄多多關照!”

  文興,胡悅直撓頭,搜遍腦袋每一個角落也沒想起有這么一號人。他當然不會記得有文興這么一號,他也不知道文興是暗喻文東會興起的意思,他更不知道眼前這個年歲輕輕、相貌清秀的青年就是南洪門最大的死敵——謝文東。

  “聽朋友的口音,不象是本地人啊……”胡悅還想追問謝文東的具體身份和來歷,可一旁的卡布已頗感不耐煩,重重地低咳一聲,打斷胡悅地問話,疑道:“怎么?你是想查戶口嗎?”

  卡布不想讓謝文東和胡悅接觸太多,他也有私心,擔心無幫無派

  的謝文東會受胡悅的鼓惑而投靠到南洪門那邊。謝文東雖然拒絕了他的邀請,可是卡布并沒有死心,反倒是拉攏他的心思越來越強烈。

  被卡布這么一打岔,胡悅也不好再追問下去,打個哈哈,一笑而過,不再追問謝文東,與卡布沒話找話地閑聊起來。

  這頓所謂的生日宴會,對南洪門以及與會的眾老大們皆不輕松,終于等到宴會結束,在場的每一個人都長出一口氣,包括謝文東在內。當胡悅瘋殺不肯援助南洪門的

  老大時,謝文東表面上輕松,其實心里也很緊張。

  他也擔心事態一旦失控,南洪門殺紅了眼,他和劉波等幾名兄弟遭池魚之殃,糊里糊涂地做了人家的刀下鬼,當然,這也是他鼓動卡布妥協的主要原因之一,另外,他心里也打好了主意,準備給南洪門來個將計就計。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1216.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