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38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38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目光幽深地盯著費爾南多,在他的注視下,費爾南多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他正想岔開話題,謝文東突然點了點頭,笑道:“我也是這么想的,總理先生,這件事還需要你多多幫忙,調查清楚。”

  聽了這話,費爾南多暗暗松了口氣,他面露正色,重重地點下頭,說道:“謝先生是我的朋友,也是安哥拉人民的朋友,在安哥拉竟然有人膽敢行刺謝先生,肯定是居心叵測,而且無法五天到了極點,謝先生放心,這件事情我也一定調查清楚,給謝先生一個滿意的答復!”

  費爾南多說得大義斌然,好像真和謝文東有多深感情似的,后者心中冷哼一聲,面帶微笑地說道:“那我先多謝總理先生了!”

  “哎呀,謝先生實在太客氣了!”

  費爾南多又稍坐了一會,然后起身向謝文東告辭。

  出了別墅,坐進加長的卡迪拉克轎車里,費爾南多的臉色立刻陰沉下來,他咬了咬牙關,忍不住惡狠狠地一砸車窗,怒聲喝罵道:“真是一群飯桶,”那么多人,那么周密的計劃,竟然連謝文東的皮毛都沒傷到,他實在搞不明白,這些情報局的特工都是干什么吃的,不過好在謝文東沒有發覺是自己做的,將他穩住,以后肯定還有下手的機會。費爾南多對謝文東也有許多的顧慮,單單是謝文東掌握大量安哥拉國債這一點就夠令他為之頭痛不已的。

  坐在車內的保鏢人員見費爾南多氣色難看,一個個嚇得大氣都不敢踹。在回總理府的路上,當車隊行到桑巴路的時候,這里的士兵以及布置的路障早已經撤掉了,那些黑人漢子的尸體以及被打得報廢的汽車也已清理的干干凈凈,不過在路面上仍能看到淡淡的紅色印記。

  走到這里,費爾南多的怒火又被勾了起來,他實在想不明白,派出這么多優秀的特工,怎么就殺不掉謝文東這幾個人呢?

  他正琢磨著,冷然間,只聽嘭的一聲巨響,費爾南多所坐的轎車都為之一震,在車棚的上方,多出一個拇指大小的圓窟窿。

  “啊?”費爾南多忍不住嚇得驚叫一聲,雙腿發軟,差點直接從椅子上滑落下去。要知道費爾南多所坐的轎車是特別的,全體防Dan,此時被一Q打穿,說明對方用的肯定是大殺傷性的反器才Q械。

  沒等車內的眾人反應過來,耳輪中只聽嘭的一聲巨響,汽車的前窗的防Dan玻璃應聲而碎,開車的司機額頭中Dan,子Dan強大的沖擊力幾乎將司機的半個腦袋掀掉,鮮血,腦漿漸了一車。

  費爾南多哪見過這樣的場面,嚇得嗷的一聲怪叫,整個人都癱在了車椅上。失去控制的汽車一頭向路邊的大樹上撞去,好在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保鏢手疾眼快,一邊控制著方向盤,將轎車穩住,一邊急踩煞車。

  總理遇到殺手的襲擊,那還了得,與之隨行的車輛立刻將費爾南所坐的轎車圍攏住,接著車門齊開,十多名費爾南多的貼身保鏢紛紛跳下車來,手里端著Q械,四處張望,尋找殺手的藏身的地點,同時對外發出警報信號。

  正在眾保鏢們左右巡視的時候,街道周圍的各角落里一齊閃現出火光,那是子Dan怒射而出的Q火。隨著一陣撲撲之聲,有數名保鏢中Dan倒地,其余的保鏢們無不變色,相互招呼著,對著Q火閃過的地方開Q還擊。

  雙方一個在明,一個在暗,一方倉促迎戰,一方是有備而來,雖然費爾南多的保鏢們Q法,經驗都屬一流,但在天時,地利上吃了大虧,隨著Q戰的加劇,不時有人慘叫著中Dan倒地,十余名保鏢,只是頃刻之間便倒下大半。

  更要命的是,對方在至少一公里開外的地方埋伏有數名重阻擊手,使用的皆是十二厘米以上口徑的反器材阻擊Q,這對眾保鏢們來說威脅實在太大了,他們打不到對方,但對方卻能輕松打倒他們,無論躲到什么地方,威力強大的阻擊步Q子Dan總是能輕而易舉地穿過障礙物,擊中他們的要害。每一次沉悶的Q聲響過,總會伴隨著保鏢痛苦的哀號之聲。

  十余名保鏢,在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里,全部中Dan倒地,其中有一部分當場便已身亡,令有一部分受了重傷,躺在地上直抽搐。車內的費爾南多早沒了往日的威風,此時直被嚇得汗如雨下,嘴唇哆嗦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沙沙沙——隨著一陣輕微的腳步聲,一名身材魁梧的黑衣漢子從街道左側黑暗的角落里緩緩走了出來,在其手中還擰著一把明晃晃的銀色手Q。看到敵人出現,一名躺在地上的胸腹中Dan的保鏢針扎著抓起落在身邊的手Q,殘微微的抬起手來,Q口對準來人,想開Qhe擊。

  那人只是淡淡地瞄了他一眼,隨機陰森的目光又投向費爾南多所坐的轎車,只是他的手臂微微抬起,甩手就是一Q。那名保鏢的心口處噴起一團血霧,聲都為坑一下,當場斃命。

  眼睜睜看著殺手走過來,車內負責保護費爾南多的兩名保鏢再忍不住,雙雙推開車門,怒吼著沖下車去,同時抬起Q來,對準快要走到近前的hahu就要開Qhe擊。

  他們快,可來人的速度更快,黑衣人步伐都未停頓一下,在走路中,只是輕描淡寫地揮手甩出兩Q,兩名保鏢的手指已扣在扳機上,卻再也無力扳下去,二人的眉心處同被子Dan打穿。兩名保鏢臉上還帶著驚駭,身子卻已直挺挺地摔在地上。

  嘭、碰!兩名保鏢倒地時發出的悶響聲,如同兩把舉錘子砸在費爾南多的心頭上,他身子哆嗦著,瞪大眼睛,死死盯著車門之外。

  黑衣人的步伐很慢,那沙沙低沉的腳步聲對費爾南多而言更是一種難熬的折磨。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么長,和衣人在車門前站定。

  此時,費爾南多已經緊張到了極點,豆大的汗珠順著面頰滾落下來,他強作鎮靜,但是語調卻是顫巍巍的,他緊張又驚恐是問道:“你是誰?要干什么?”

  “總理先生不認識我了嗎?”隨著話音,黑衣人彎下腰身,露出一張白皙,五官深刻的西放人面孔,對這個人,費爾南低哦雖然談不上熟悉,他也絕對不陌生,他正是謝文東在安哥拉的得力助手,杰克。

  費爾南多見過他兩面,但卻并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伸手指著杰克,驚訝的說道:“你……你不是為謝先生做事的嗎?你這是做什么?”

  “哼!”杰克冷哼了一聲,隨即向下一彎腰,直接進入車內,挨著費爾南多而坐,同時把玩著手中的QXIE。費爾南多臉色不變,下意識的向旁退了退,

  過了片刻,杰克幽幽說道:“謝先生讓我給總理先生帶個話,他說,總理先生想殺他,很難,不過他想取總理先生的性命,卻很容易,今天發生的事,他希望是最后一次,如果還有下一回的話,那么,總理先生會死,總理先生身邊的很多人也都會跟著總理先生一起死!”

  聽了這話,費爾南多的腦袋嗡了一聲,半晌回不過神來,余干禾山人聽這話中的意思,謝文東明顯已經知道今天晚上的暗殺行動是自己安排的。不過他是怎么知道的?為什么自己剛才見到謝文東的時候他一點都沒提起過?想著,他連聲說道:“我想組織其中有些誤會吧……”

  不等他說完,杰克揮揮手中Q,打斷他的話,面無表情的冷漠道:“總理先生無須跟我解釋,我為謝先生做事,只聽謝先生的號令,如果下一次謝先生讓我來殺總理先生,我想,總理先生就不會象你經驗這么好運了!”

  “這……這……”費爾南多支支捂捂的說不出話來。

  這時,遠處傳來陣陣的J笛聲,杰克深吸口氣,幽幽說道:“謝先生讓我帶的話,我已經帶到了,總理先生以后要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不過,我不得不提醒總理先生,要殺你,確實很簡單,即使你永遠不出總理府,我也同樣有辦法!告辭了!”說完話,杰克飄身下車,依然是那不塊不慢的速度,向路旁陰暗的角落走去,時間不長,其身影已消失在噥噥的暗夜中。

  杰克前腳剛8,總理府以及JUN,J三方的人員也隨之紛紛趕到了現場,看到滿地的尸體,余干禾山人三方人員都嚇的臉色蒼白,急沖沖跑到了費爾南多的轎車前,見他安然無恙的坐在車內,并未受傷,眾人無不長出口氣。

  “總理先生,你沒有事吧?總理先生……”

  一時間,現場亂成了一團,眾人七嘴八舌的紛紛詢問,J方和JUN方也隨之對整條街道做了封鎖,搜查襲擊總理的WU裝份子。

  費爾南多木呆呆的坐在車里好一會才算是反應過來,他環視周圍眾人,雖然有這許多人趕來,他此時仍感到脊梁骨一陣陣冒涼氣。

  “總理先生,這……是誰干的?”一名總理府的guan員急切的問道。

  “是……”費爾南多本想說謝文東,可話到了嘴邊,他又咽了回去。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1263.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