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35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35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是在手下留情,除了立場不同之外,周挺的為人還是相當不錯的,而且也是個難得的人才,現在要親手殺了他,謝文東還真有些不忍心下手。

  周挺心中很清楚,以現在的形式,自己要么投降,要么就是死,但無論于情于理,自己投降是肯定不可能的,他已報了一死的決心,只是不想死在那些無名小卒的手里,所以才向謝文東發起挑戰。謝文東也看出了這一點,所以沒有聽姜森的勸阻,硬是下場,與周挺展開一對一的單挑,他二人雖然是敵人,但都很了解對方,這也是二人再動手前相視所笑的原因所在。

  周挺當然也能感覺出來謝文東在手下留情,混跡黑道這么多年,向來都是他對別人留情,而此時此刻,自己卻落到受人憐憫的境地,周挺的心里要比雙腿上的傷口更疼更難受,連勝也泛起不自然的紅暈。

  他咬了咬牙關,邊與謝文東交手邊厲聲說道:“謝文東,別TM再虛情假意了,老子用不著你手下留情,!”說話之間,他急岀數刀,反將謝文東連續逼退數步。

  見老大在場上落于下風,文東會的小弟們忍不住開始為謝文東加油鼓勁,剛開始只是零星幾人,但很快眾人一齊吶喊出聲,高聲喝道:“東哥殺死周挺,東哥必勝!東哥必勝____”

  在手下兄弟的加油聲中,謝文東眼中精光頓先,雙目隨之瞇縫成兩條彎線,他身形突然一閃,避開周挺強弩之末的一刀,接著手臂揮動,開山刀橫掃周挺的胸口。

  嘶!若在平時,周挺閃過這一擊絕對沒問題,但是現在,身子已不由他做主,周挺躲閃不及,被這一刀正中胸口,刀鋒在他胸前橫著劃出一條近尺長的大口子,皮肉外翻,連白森森的胸骨都露了出來。

  周挺本就受了重傷,失血過多,再加上這一刀,他眼前一黑,險些當場暈死過去。他悶哼一聲,踉蹌連退四五步,身子一陣搖晃,似乎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了。見謝文東一刀傷敵,文東會眾人更是熱血沸騰,高呼聲一浪接著一浪。

  “東哥必勝!東哥殺!東哥必勝!東哥殺!”

  謝文東看眼搖搖欲墜的周挺,心中暗暗嘆口氣,他提到快步上前,對這周挺的腦袋就是一刀。周挺無力閃躲,只能橫刀招架。當啷啷!隨著一聲脆響,他二人的刀像是吸鐵一般,粘到了一起,謝文東持刀下壓,而周挺橫刀上檔,兩人較起了力氣。

  趁著較力的空機,謝文東身子自然而然的前探,靠近周挺,在他耳邊低聲說道:“你投降,我不殺你,放你回去!”現在的周挺渾身上下都是傷,想恢復過來,至少得修養個兩三月,在謝文東看來,這么長的時間里已足夠他擊垮南洪門的了,所以說周挺對他已不構成威脅,放不放他離開也影響不大。

  周挺聞言,嘴角抽搐了幾下,想笑,但終究還是沒有笑出來,他幽幽說道:“想不到心狠手辣的謝文東謝老大還有心慈手軟的時候!”頓了一下,他又小聲說道:“仗打到現在,上千的兄弟都讓我帶光了,我還有何臉面回去見向大哥,能死在戰場上,也算是回報了向大哥的知遇之恩!”

  周挺態度強硬,謝文東想饒他也饒不了,否則無法向自己這邊的兄弟們交代。他還想再勸周挺幾句,可突然之間,周挺上檔的刀落了下去,放棄格擋,而此時謝文東的刀還在下壓,沒了阻擋,刀鋒順勢下落,正砍在周挺的脖頸處。

  撲!

  這一刀太重了,幾乎半個刀身都沒入了周挺的脖頸中,被砍斷的靜脈立刻噴射出滾燙的鮮血,濺了謝文東滿臉滿身。

  “啊?”想不到周挺會突然放棄抵抗,謝文東大吃一驚,他想收回刀,可已然來不及了。

  撲通!周挺的身軀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沒有斷氣的身體還在地上有一下沒有一下的抽搐著,他雙目圓睜,但眼中已沒有了任何的神采,臉上也布起一層死灰,生命正在他的身體里迅速的流失掉。

  一瞬間,走廊里的吶喊聲消失了,變身靜悄悄的,人們的目光都集中在躺在地上的周挺身上,不知過了多久,好像是幾秒鐘,又好像是有幾個世紀那么長,文東會的陣營突然暴起一陣狂吼聲,無數的文東會小弟們睜大血紅的眼睛,撕心裂肺的高吼道:“東哥必勝!文東會必勝!東哥必勝!文東會必勝……”

  喊聲震耳欲聾,幾乎要將頭上的頂棚鼓開。

  要知道一直以來周挺都是南洪門與文東會交戰中的急先鋒,死傷在他手中的文東會兄弟已不計其數,這次暗算孟旬也有他的一份,而且他帶領大批的南洪門幫眾圍攻文東會據點,連日來的惡戰,使謝文東損兵折將,上下人力銳減了八成左右,剩下的人恐怕得全軍覆沒。文東會對周挺是又憎恨,又懼怕,現在見他死在謝文東的刀下,心里憋著的壓抑、怒火、恐懼甚至絕望等等的情緒統統爆發出來,一個個幸福的都快失去了理智。

  謝文東看著周挺的尸體,臉上沒有絲毫的興奮之色,反而充滿了惋惜。

  他和周挺相視多年,可以說也勾心斗角、明爭暗斗了多年,周挺是南洪門的強硬派,當他在時,謝文東千方百計的想找機會除掉此人,可現在周挺死了,謝文東感覺自己的心理好像一下子少了些什么,空落落的。

  “兄弟們,殺啊!把南洪門的兔崽子們統統殺光!”文東會中不知是誰大吼一聲,聽聞話音,文東會眾人吶喊著齊齊舉起片刀,作勢就向周挺那幾名心腹人員沖殺過去。

  現在,周挺那幾名心腹都已經驚呆嚇傻了,雖然心里明知道今天是兇多吉少,可眼睜睜看著周挺慘死于謝文東的刀口下時,那種震撼對他們的沖擊太強了。此時文東會眾人蜂擁殺來,他們竟然絲毫無法應,一個個站在原地,如同木頭樁子似的。

  這時,謝文東反應過來,當手下兄弟跑過他身邊時,謝文東突然斷喝道:“都給我站住!”

  嘩!文東會眾人急忙收住腳步,然后齊齊向謝文東看去。

  謝文東沒有理會他們,轉頭看向周挺那幾名心腹,沉默了片刻,他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們把周挺的尸體帶回廣州,見到向問天,替我傳句話,南北統一,大勢所趨,南洪門現在已是風雨飄搖,千瘡百孔,如果愿意求和,我舉雙手歡迎,若是再抵抗下去,那么,很多人都會死,以前是陸寇,現在是周挺,以后可能就會輪到他的頭上!”說完話,謝文東深深看了尸體一眼,隨后一甩衣襟,轉身向樓梯間走去。

  直到這時,那幾名南洪門頭目才弄明白謝文東要讓他們幾人活著離開。

  一名年歲較輕的頭目顫聲問道:“你……你真不殺我們?”

  謝文東冷笑一聲,腳步都未停,只漠然說道:“你們不配!”

  和周挺比起來,他這些心腹人員差的實在太遠了,對謝文東而言,根本構不成任何的威脅。

  周挺死了。

  他自出道以來就加入南洪門,對向問天忠心耿耿,南征北戰,立下的戰功不計其數,年歲輕輕就已成為南洪門的中間骨干,并與陸寇、蕭方等人并成為南洪門的八大天王。

  可誰能想到,梧州一戰竟然成為了周挺的最后一戰,在形勢明顯占優的情況下,卻被謝文東的一步險招逆轉。周挺為人暴躁,單性情也忠貞剛硬,在最終無路可走的情況下,選擇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可見其人的剛烈。

  這一戰,對于文東會而言是個轉機,而對南洪門來講無疑是致命的一擊。

  陸寇的死對南洪門的打擊很大,但那時上下幫眾還有信心,甚至還想著為陸寇去報仇雪恨,但現在周挺身亡,很多人的信心被擊垮,就連向問天和蕭方在內。

  聽聞周挺被殺的消息,向問天什么話都沒說,將身邊的人打發走,縮上房門,撲倒在床上,放聲痛哭,他視陸寇為兄長,視周挺為弟弟,可現在這兩位與他最為親近的兄弟相繼離去,心中的哀痛已無法來形容。

  現在他甚至懷疑自己的堅持是不是從頭到尾都錯了,與北洪門、文東會長年惡戰,犧牲了那么多兄弟的性命,這么做究竟值不值得?向問天找不到答案,這一刻,他甚至覺得干脆向謝文東投降算了,接受被吞并的命運。

  不過很快他就為自己有這個的想法感到臉紅,已經有那么多兄弟為了堅持信念而慘死在敵人之手,作為社團的老大,他理應作戰到最后,流干最后一滴血,這也是對九泉之下兄弟們的交代。

  向問天悲痛欲絕,和他同樣悲傷的還有蕭方。

  南洪門老牌的八大天王已經差不多都死光了,現在只剩下他一個,當年兄弟們齊聚一堂的歡鬧場景還歷歷在目,而此時卻已天人兩隔。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1360.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