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24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24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6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看著周圍如狼似虎的壯漢,孫開河下意識的倒退一步,皺著眉頭問肖雅道:“肖副幫主,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你想造反嗎?”

  肖雅沒說話,一旁的王龍堂氣道:“孫開河,你對肖副幫主無禮就是以下犯上,目中無人,教訓你這種家伙就算造反嗎?簡直是笑話!”說著,他對手下眾人喝道:“把他們統統拿下!”

  肖雅手下人員不再客氣,其中有兩人沖到孫開河近前,二話沒說,掄起手中片刀,以刀把猛擊孫開河的腦袋,孫開河是韓非手下驍勇善戰的猛將,伸手自然不簡單,他身子只微微一晃,輕松躲避開鋒芒。

  見一擊不中,這兩名青幫人員臉色同是一沉,雙雙收刀,隨后,各施殺招,分襲孫開河的脖子和胸口,這兩刀都是下了死手,力道十足,若真被砍中,孫開河的腦袋就得搬家,后者心中一顫,不敢大意,分離閃躲的同時大聲喝道:“肖副幫主,你想殺人滅口,封我的嘴巴嗎?我實話告訴你,今天你與謝文東私通的事我早已稟報給韓大哥了,你就算殺了我也掩蓋不住事實”

  “去nmd!”王龍堂不知何時竄到孫開河的身后,提起腿來,對準他的屁股就是一記重踢,孫開河只顧前面,沒料到身后有人使壞,被王龍堂著腳踢個正著,他站立不住,怪叫一聲,飛身向前撲倒。

  撲通!孫開河身形龐大,摔在地上如同倒了一面墻似的,他剛想從地上爬起,忽覺得左右脖根一涼,原來兩把冰冷冷的片刀已架在他的脖子上,“不要動,動一下,你的腦袋就保不住了!”王龍堂站在孫開河的身后冷笑道。

  “反了,反了!”孫開河哪受過這等窩囊氣,又羞又怒,直氣的暴跳如雷,扭頭指著肖雅的鼻子破口大罵道:“肖雅,有種你現在就殺了我,不然我和你沒完!”

  肖雅看都未看孫開河,始終低著頭,臉上也沒什么表情,讓人猜不出來她在想什么。

  見她如此反應,王龍堂心里有了底,他怒視趴在地上的孫開河,冷聲說道:“你以為我們真不敢動你,小子,我倒要看看,現在還有誰給你撐腰!”說話之間,他手向后要一摸,猛的抽出一把明晃晃的bi首,同時身子半跪在地,對準孫開河的后心就要刺下去。

  正在這時,只聽房門外有人大吼一聲道:“住手!”

  王龍堂心頭一驚,急忙扭頭尋聲望去,只見門外進來一行人,為首的是位身材雄偉,相貌堂堂的青年,這不是旁人,正是青幫的老大,韓非,此時,韓非臉色陰沉,表情冷若冰霜,進來之后,環視場內,震聲說道:“誰能告訴我,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韓非,孫開河如同見了救星,伸手將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兩把片刀推開,快速的從地上爬起身,跌跌撞撞的跑到韓非近前,語無倫次的結巴道:“不好了,韓大哥,大事不好了,肖雅這婊子串通謝文東,企圖造反,事情敗露,還要殺我滅口!”

  孫開河本以為韓非停了自己這番話會嚴懲肖雅,哪知他話音還未落,韓非突然揚起手來,對這他的面頰就是一耳光,啪!這嘴巴打的結實,直將孫開河打的原地轉了半圈,半張臉腫起多高,他抬手捂著面龐,兩眼瞪得溜圓,呆呆的看著韓非,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韓非怒道:“如果你再敢胡言亂語,擾亂人心,我必嚴懲不待!”

  “我我”孫開河還想開口解釋,只見韓非身后的眾人正向他連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多言,后者無奈,將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垂首退到一旁。

  韓非沒在理他,邁開大步,走到肖雅近前,在韓非面前,肖雅的傲氣還是收斂了許多,她站起身,含笑說道:“韓大哥,來了怎么也不打聲招呼,我好出去接你!”

  “哎?”韓非擺手一笑,說道;“你我之間,何許客氣!”他雖然是在對肖雅說話,但目光卻不時掃向端坐一旁的馬力。

  肖雅哪會看不出韓非的意思,他微微一笑,說道:“這位是馬力馬先生,田啟的朋友,他今天是特意來探望田啟的,可孫先生卻硬說他是謝文東的手下,還說什么我與謝文東私通,密謀造反,正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如果韓大哥也不相信我,那我回TW好了!”

  韓非兩眼精光閃爍,直勾勾的注視著肖雅片刻,忽然豪爽的仰面大笑起來,說道:“小雅,你這是說的哪里話?我不相信別人,還會不相信你嗎?我有今天,是小雅你出力最大,就算我身邊的人都背叛我,我相信你也不會!”說著話,他回頭看看孫開河,輕輕嘆口氣,又道:“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們處境并不樂觀,這時候更需要各位兄弟同心同德,共同御敵,一旦我們內部出現矛盾甚至爭斗,那不僅會讓敵人看笑話,也會使我們自己走向滅亡,各位兄弟,這個道理你們都應該明白吧?”

  不管韓非這番話是出于真心還是假意,但話中的深明大義令人感動。尤其是他對肖雅的那份新人,這令后者感觸良多。孫開河這時候也蔫了,如同霜打的茄子,腦袋耷拉著,肩膀垮著,有氣無力的站在原地。

  韓非看向馬力,仔細打量他一番,感覺此人稀松平常,只見他滿臉、滿腦門那豆大的汗珠子就知道他心里已經緊張到了極點,可能是一輩子也沒見過這么大的陣勢,謝文東就算想私通肖雅,恐怕也不會派來一個這樣的無能之輩。

  心中暗笑一聲,韓非對肖雅說道:“小雅,老孫這人行事沖動,說話不經過大腦,我剛才已經教訓他了,今天的事還望你不要掛在心上。”

  肖雅心頭一暖,連聲說道:“怎么會呢,韓大哥,大敵當前,這種小事我只會當它從沒發生過。”

  “那就好!”韓非滿意的點點頭,隨后又安撫了肖雅幾句,便說道:“小雅,我還又是,先走了。”

  “韓大哥慢走,我送你!”

  “呵呵,不用了!”韓非笑吟吟的擺擺手,向外走去,臨出門前,見孫開河還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他不滿的低聲喝問道:“老孫,你還有事嗎?”

  孫開河如夢方醒,連聲說道:“沒事,沒事!”說這話,急匆匆跟著韓非走出會場。

  到了外面,走出好遠,孫開河哭喪著臉低聲嘟囔道:“我……我覺得肖幫主確實有問題啊……”

  走在前面的韓非別過頭來看了看孫開河,又瞧瞧他剛剛被自己打過的面頰,問道:“還疼嗎?”

  孫開河撓撓頭發,低聲說道:“不疼!”

  韓非苦笑一聲,拍拍孫開河的肩膀,幽幽說道:“以后,你要繼續幫我盯緊她!”

  韓非說是不懷疑肖雅,其實他哪是真的不懷疑啊!肖雅一眾是奠定青幫基礎的基石之一,勢力龐大,人員眾多,一旦生變,整個青幫都會支離破碎,而肖雅投靠他的目的也很明確,就是為了自身謀取利益,當青幫對陣謝文東占優勢的時候,肖雅對他也會是死心塌地的,但若是反過來,謝文東那邊占優勢,肖雅對他的忠誠可就不那么靠得住了,甚至轉過臉去投奔謝文東也不是沒可能。韓非心知肚明,青幫目前最大的不穩定因素就是肖雅,只是他現在還不能也不敢動她,畢竟肖雅的勢力太大了,又是與謝文東對決的緊要關頭,他不能讓己方內部生出大亂子。

  聽完韓非的話,孫開河一愣,不確定地問道:“韓大哥的意思是……”

  韓非表情幽深,緩緩說道:“我的意思,你應該明白!”

  孫開河想了想,咧嘴笑了,;連連點頭道:“明白!我明白!”

  等韓非帶人走后,會客廳里的肖雅頗感疲憊,韓非對他的信任令他感動,可是馬力所分析的也有道理,就目前的形式來看,謝文東取勝的幾率絕對要遠遠大于青幫和南洪門,自己該何去何從,怎么樣選擇呢?

  這時肖雅真有些為難,目光飄忽不定,臉色時陰時晴,

  在韓非面前,馬力迷惑人的外表這次又起到了奇效,也等于救了自己一命,他抹抹臉上的汗水,對肖雅含笑說道:“肖小姐,不要再猶豫了,早作決定,跟隨東……”

  不等他說完,肖雅抬起手來,,打斷了他的話,說道:“,馬先生,我累了。今天的談話就到這里。”

  “肖小姐……”事情還沒有個結果,馬力心有不甘,還想繼續勸肖雅投靠謝文東,這時,王龍堂走了過來,笑呵呵地說道:“馬先生,不要再多說了,我們幫主是明白是非的人,該如何選擇,肯定能做出正確的判斷。”

  馬力看看王龍堂,再悄悄閉著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肖雅,他無奈的站起身,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打攪了,”肖小姐我先告辭了,說著,他又看向田啟,一語雙關說道:“田兄弟,多多保重!”

  “馬先生,我送你!”王龍堂對馬力倒是很客氣,將其讓出會客廳,出來之后,走到左右無人的僻靜處時,王龍堂低聲說道:“馬先生,我這邊會幫你勸幫主的,我希望你也能代我們幫主多多向謝先生美言。”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1449.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