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31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31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6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通過與孟旬的交談,謝文東改變初衷,放棄直接進攻南洪門總部的打算,他手持棋子,舉棋不定,遲遲沒有落子,孟旬也在盯著棋盤,眉頭深皺,他二人看似在下棋,其實都在考慮如何進攻南洪門總部這件事。

  過了許久,謝文東手中的棋子終于落下,隨后長出一口氣,慢慢說道:“還是想辦法將南洪門和青幫的主力勾出來打為好。”

  孟旬笑了,點頭贊同道:“東哥所說沒錯,勾出南洪門和青幫的主力,一是可以使對方失去地利的優勢,決戰時有利于我方,再者也能給肖雅創造機會,她完全可以尋找時機毫不費力的攻占南洪門總部,到那時,后院著火,南洪門和青幫自然人心惶惶,無心在戰,我們就算不能全殲對手,至少也能把他們打個半殘,而失去根基的南洪門和青幫要跑又能跑到哪去呢?”

  謝文東笑不出來,他慢悠悠的說得:“只是,想把南洪門和青幫的主力統統都勾出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孟旬眨眨眼睛,搖頭笑道:“這就得靠東哥自己想個好主意了。”

  看他的樣子,完全一副將自己置身于事外,謝文東又好氣又好笑,低下頭,快速的拿起棋子,向前一放,說道:“將軍!”

  孟旬一愣,眼珠骨碌碌亂轉,目光在棋盤山掃來掃去。

  謝文東站起身形,輕松的聳肩說道:“不用再看了,死棋。”

  孟旬沒有抬頭,不甘心的喃喃說道:“應該還有解。”

  謝文東側頭看向窗外,目光漸漸變得幽深,嘴角輕挑,含笑說道:“此棋無解。”說完話,他吸口氣,邊向外走邊揮手道:“走了,改天陪你再玩一盤。”

  “哎?東哥”孟旬還想叫住謝文東,可后者已快步走出病房。

  離開醫院,謝文東返回北洪門據點,隨即召集手下的干部們開會,等眾人都到齊之后,謝文東問道:“大家都準備的怎么樣了?”

  一聽這話,眾人都以為謝文東準備出手了,精神皆為之大振。齊聲說道:“準備好了!”

  李爽大聲說道:“東哥,你只管下令,兄弟們隨時都可以出擊!”

  謝文東點點頭,說道:“很好,大家都辛苦了,我們準備”話到這里,他故意拉個長音,李爽性急,接道:“準備進攻,對吧。東哥?”謝文東沉默了三秒鐘,然后斬釘截鐵的說道:“不!撤退!”

  撲!在座的眾人都差點被口水噎到,一各個面面相覷,幾乎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李爽下意識的站起身形,雙手扶住桌案,探著腦袋,不確定的問道:“東哥,你剛才說啥?撤退?”

  “是!撤退!”謝文東肯定的點點頭。

  愣了片刻,李爽冷聲爆叫一聲,整個人在原地都竄起多高,他瞪大眼睛,質問道:“東哥,為什么撤退?我們現在明明已經占優,眼看著就要把南洪門和青幫一網打盡了,這時候你說撤退,那前面我們死的那些兄弟就白死了?我們費的那些勁都打水漂了?東哥,你今天是不是生病腦子糊涂了?”李爽性情直爽,想什么就說什么,根本不管對方是誰,若在氣頭上,即使謝文東面前也能發出連珠炮似的質問,比如現在。

  在座眾人的心情都喝李爽一樣,但敢口無遮攔向謝文東發問的只有李爽一個。

  謝文東倒是毫不在意,他微微一笑,沖著李爽擺擺手,示意他坐下,同時淡然說道:“小爽,不用著急,這是以退為進!”

  “以退為進?”李爽沒明白謝文東的意思,但知道其中肯定還有內情,將火氣壓了壓,重重坐回到椅子上。

  謝文東將孟旬的分析向眾人詳細講述一遍,隨后說道:“直接進攻南洪門總部,雖然打的痛快,但其中我們無法掌握的變數太多,也可能會導致肖雅放棄倒戈,此為下策,所以我們假意撤退,引南洪門和青幫的主力出來追殺,然后再聯合肖雅,殲滅對手,這才是上策。

  哦!原來如此!“李爽這才弄清楚謝文東的意圖,長出口氣,抹抹腦門上剛才急出的虛汗,變怒為喜,咧嘴大笑。

  張一卻眉頭緊鎖,低聲問道:”東哥的主意雖好,但我們無緣無故的撤退,必會引起南洪門和青幫的懷疑,他們怎么可能會上當來追殺我們呢?一旦對方不為所動怎么辦?“

  謝文東點點頭,同意張一的顧慮,他笑呵呵地說道:這一點我已經想過了,想讓南洪門和青幫對我們的撤退信以為真,必須得先制造一點變故。”

  張一忙問道:“什么變故?”

  謝文東雙目一瞇,幽幽說道:“我遇刺身亡!”

  “啊?”眾人聽了這話,下巴差點掉下來,呆呆地看著謝文東回不過神來。

  謝文東對眾人目瞪口呆的表情視而不見,轉頭看向姜森,話鋒一轉,問道:“老姜,小楮現在在哪,你能找到他吧!”

  褚博已被謝文東驅逐出社團,但姜森可沒有放他走,而且褚博自己也不愿意真的就這么走了,姜森在北洪門據點附近幫他租了一間房子,躺他暫時住下,等謝文東的氣笑了再想辦法把他拉回來,此時聽謝文東突然問起,姜森不敢隱瞞,急忙答道:“東哥,我……我知道。”

  謝文東說道:“把他找來,我要見他。”

  姜森連連點頭,問道:“什么時候?”

  謝文東說道:“現在。”

  姜森去找褚博暫且不提,等姜森離開之后,謝文東將他的計劃向眾人仔細講述一番,眾人邊聽邊點頭,臉上的表情也由沉重轉變成輕松,最后,等謝文東說完,大家都露出笑容,張一點頭曾贊道:“東哥的計劃天衣無縫,由不得南洪門和青幫不信,只要他們敢追出去,我們回馬一槍,定能殺他們個人仰馬翻。”

  三眼沒想這些,他關切地問道:“東哥,其中不會有什么危險吧?”他不是懷疑謝文東的計劃,而是擔心褚博。

  謝文東明白三眼的顧慮,他肯定地說道:“不話劇i

  等到會后,謝文東回到自己的房間,他剛坐下時間不長,門外傳來敲門聲,接著,姜森帶著褚博從外面走了近來。

  被謝文東逐出社團這幾天,褚博沉寂了許多,進來之后,只輕聲說了句東哥,然后便站到一旁,低著頭,不敢正視謝文東。

  謝文東打量褚博,幾日未見,感覺他消瘦了許多,也落魄許多,臉上布著一層青青的胡茬,謝文東暗灘口氣,見褚博如此模樣,他心中也不是滋味,頓了一會,他緩聲問道:”小褚,你想不想重回社團?“

  褚博身子猛的一震,急急抬起頭來,看著謝文東,嘴巴一張一合好一會,才說出一個字:“想……”

  謝文東點點頭,說道:“我現在給你個任務,你若是完成的好,你將立下意見大功,我也可以順理成章的把你重新找回社團,只是這個任務恐怕得受點皮肉之苦,你愿意嗎?”

  褚博連想都沒想,急聲答道:“我愿意!”別說遭點皮肉之苦,只要能重回社團,讓他做什么都行。

  謝文東看著褚博,若有所思的瞇眼笑了。

  北洪門據點附近遍布著南洪門和青幫的眼線,這兩天北洪門和文東會上下齊動,忙作出戰的籌備,向問天和韓非也是知情的,他二人在一起沒少商議,猜測謝文東的打算,按理說,謝文東剛剛大敗,傷了元氣,在沒有必勝的把握之前,他應該不會再貿然出手才對,那他積極備戰又是什么意思?難道謝文東又有了必勝的把握。

  向問天和韓非心里都沒有底,倒是下面的干部們很輕松,普遍認為謝文東那邊已堅持不住了,要被迫無奈的與己方開戰,

  這天深夜,北洪門的據點動靜更大了,大批北洪門和文東會幫眾乘坐汽車,出了據點,直向廣州而去。

  謝文東傾巢出動,氣勢洶洶的殺向廣州,向問天和韓非得到消息之后都嚇了一跳,緊急召集手下兄弟,在南洪門總部里做好了迎戰準備。

  可是令人意外的是,北洪門和文東會的人路行一半,不知是何原因,又后隊變前隊原路返回據點了。

  這下子向問天、韓非以及二人的手下兄弟徹底迷糊了,不知道謝文東究竟在搞什么鬼,這三更半夜的不睡覺,嚇折騰什么。

  這一晚,南洪門總部里的人幾乎都是整夜未睡,手不離刀,生怕謝文東率眾突然出現。

  直至天色大亮,向問天和韓非確認謝文東不會來攻,這才令手下人員可以回各自住所休息。

  謝文東那邊異動同時也引起向問天和韓非的警惕,兩人分派各自的眼線,將北洪門的據點盯得更緊了,而且是全天二十四小時的監視,只要據點里稍微有個風吹草動,他倆能第一時間了解情況。

  向、韓二人的安排并沒有不妥之處,可同時他倆已不知不覺地鉆進謝文東精心布置的圈套里。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1456.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