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二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二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放心啦,我還沒有男朋友呢!”張婧笑嘻嘻地說道。

  “哦!”這倒讓謝文東很意外,像她這么漂亮的女孩沒有男朋友,只有兩個原因,要么太挑剔,要么太刁鉆,不過,張婧很可能兩者都占上了。想到這,謝文東笑了。

  看他臉上的壞笑,張婧瞇起眼睛,小腦袋向前伸著,問道:“你笑什么?”

  謝文東搖了搖頭,隨口說道:“如此說來,我有機會啊!”

  “嗯!”看出他的開玩笑,張婧一本正經地說道:“你的機會大大的!。”與張婧吃飯,謝文東很開心,覺得這個女孩不僅反應快,心思也靈活,當然,如果她不每時每刻都在想辦法從自己身上挖新聞的話,那就更好了。

  飯后,張婧要了謝文東的手機號碼,方心滿意足地回家了。

  第二天,劉思遠從T市趕到上海。他并不知道老大讓自己來上海是因為什么事,一路上。也是滿腦袋的疑問。

  等見到謝文東之后,他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禮,道:“東哥!”

  謝文東看著劉思遠,雖然他四十出頭了,不過外表倒很年輕,好象三十五六的樣子。他問道:“老劉,這次讓你來,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東哥請講!”劉思遠臉上平靜,心中卻不自覺地緊張起來。

  “嗯………老劉,給你換個工作環境怎么樣?”謝文東問道。

  “東哥這句是什么意思?”劉思遠沒聽明白。

  謝文東直截了當地說道:“老劉,我想安排你去日本工作!”說著,他將日本洪門的情況詳細向他講述一遍,最后,他說道:“我希望你代表我,入駐日本洪門,監視賁宏云的一舉一動,必要時,也可以幫他出謀劃策。當然,我這個任務會有風險,容易招人仇視,時間也可能會很長,也許一年半載,也許要長達數年,不過,等完成任務之后,那么,日本洪門就交由你來負責了。如果你愿意去,我很高興,如果你不想,我也不勉強,老六,你自己決定吧!”

  原來是這樣!劉思遠終于弄明白是怎樣回事了。他低頭沉思,良久無語。

  謝文東沒有再說話,給劉思遠思考的時間。畢竟這不是小事,很難馬上做出決定。劉思遠也有自己的家庭,這一走,不但沒有期限,能不能回來都是個問題。當然,最后的結果也非常誘人,負責日本洪門,就等于成為日本洪門的老大了,這個機會太難得。劉思遠足足沉默了十分鐘,用力握了握拳,將心一橫,說道:“東哥,我………愿意去!”

  “很好!”謝文東含笑拍了拍他肩膀,說道:“我會在日本安排人力,保護你的安全,并聽從你的調派,另外,等你到日本后,有件事必須馬上要去做!”

  “是什么事?東哥?”劉思遠好奇地問道。

  謝文東道:“賁宏云雖然膽小怕事,又是由我抬起來的,可當上掌門大哥,時間一長,難免生變,為了避免麻煩,你第一時間要控制住他的家人,我會安排人手,將他們送走。”

  “是!東哥!”劉思遠沒有意見,點頭答應。

  “好了,我要交代的就這么多。老劉,你要近期動身,越快越好!”謝文東站起身,背手走到窗前。

  “我明白。”劉思遠低聲說道:“東哥,我先走了。”

  “嗯!”謝文東望著窗外,目光幽深,輕聲說道:“保重,兄弟!”

  “謝,東哥!”劉思遠輕輕退出房間,又小心翼翼地將門關好。這時,他才長出一口氣,轉身去了東心雷的病房。他和謝文東不熟,可與東心雷卻是老熟人了。

  看到他,東心雷笑了,問道:“劉叔,東哥把事情都跟你說清楚了?”“嗯!”劉思遠點點頭。“你答應了?”“既然東哥親自開口,我哪有不答應的理由。”“哈哈!”東心雷大笑,道:“恭喜、恭喜!”劉思遠瞥了他一眼,道:“恭喜我什么?”東心雷道:“等賁宏云不再有利用價值,被東哥踢下臺,那劉叔就將成為日本洪門的大哥了!”難道這還不值得恭喜嗎?”“唉!”劉思遠嘆口氣,搖頭:說道:“以后的事,誰也不知道會怎么樣,我能不能活到那一天,都是個問題呢!”

  東心雷面色一正,道:“劉叔,你放心吧,有東哥做你的靠山誰敢動你?”

  劉思遠點點頭,沒再說話,拿出煙來,坐在椅子上低頭抽著。

  把劉思遠安排賁宏云的身邊,這讓謝文東放心不少,這不僅是對賁宏云的一個威懾,同時,他又可以每時每刻都能了解日本的情況。

  沒過幾日,謝文東出院,回到北洪門在上海的堂口。

  中午,他剛吃完飯,電話響了,接起一聽,原來是張婧打來的。“文東哥,你出院了?為什么不通知我一聲?”

  “剛剛出院。”謝文東淡然說道:“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呢!”

  “那你下午有空嗎?”“什么事?”“我和同事門去迪廳玩,你也一起來吧!”

  張婧是記者,她的同事自然也離不開這個圈子,謝文東不太喜歡接觸他們,搖頭說道:“你們去玩吧,我下午還有事!”

  “不要這么掃興嘛,來吧!”聽謝文東不同意,張婧又用出她最拿手的本事,邊撒嬌邊說道,聲音甜得膩人。

  謝文東堅定道:“等下次吧!”說完,他掛斷電話。剛把電話放下,鈴聲又響了,謝文東嘆口氣,接起一聽,不是張婧打來的,而是靈敏。“東哥,長風出事了!”

  謝文東聞言一愣,問道:“怎么了?”

  靈敏說道:“長風被黃浦分局抓起來了。”

  黃浦分局?那是在蓬萊一帶,長風去那里干什么,怎么又被那里的警察抓起來了?謝文東皺著眉頭,道:“小敏,說清楚一點,到底怎么回事?”

  靈敏吸了口氣,穩了穩焦急的心情,說道:“中午時,我們門內的兄弟去那邊閑逛,正好遇到青幫的人,雙方一言不合就動起手來,不過對方人多,我們兄弟吃了虧,其中有兩個還被砍成了重傷,長風知道此事之后,當即帶二十多人趕過去,找青幫的人算帳,結果他堵到了青幫的人,警察也來了,并把他抓到了分局。”

  “怎么這么沖動!”謝文東暗怒,光天化日之下,任長風去找青幫打架,這不是讓自己往槍口上撞嗎?他面色陰沉,問道:“現在,長風的情況怎么樣?”

  “不清楚!”靈敏說道:“他被抓進黃浦分局,到現在還沒有放出來!”

  “我過去一趟!”謝文東掛斷電話,帶上五行兄弟,急匆匆趕向黃浦公安分局。

  等他到了警局門口,正好看到滿臉焦急的靈敏。謝文東沒有多說,大步流星走進警局。

  黃浦分局很破,二層小樓,謝文東估計,這棟建筑的歷史至少得超過二十年了。進了大門之后,收發室的警察伸著腦袋問道:“你們找誰?”

  謝文東道:“找你們局長!”

  “哦?”雖然謝文東年歲不大,但口氣可不小,警察不敢大意,問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向局長說一聲。”

  “我叫謝文東!”謝文東背著手,仰面說道。

  “好,你等會!”那警察拿起分機,給局長打去電話,時間不長,他放下話筒,臉上帶著笑,說道:“你可以上去了!”

  “局長的辦公室怎么走?”“上二樓,然后左轉,最里面的那間就是!”

  “謝了!”謝文東點點頭,走上二樓。

  局長辦公室的房門并沒有關,這倒方便,謝文東直接走了進去。

  辦公桌后坐有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模樣普通,斯斯文文,但目光卻輕浮不正。聽到腳步聲,他抬起頭,剛好與走進來的謝文東目光對在一起。

  中年人哈哈一笑,道:“你就是謝文東吧?”

  “沒錯!”謝文東解開胸前的扣子。上海的天氣炎熱,下午一兩點鐘,溫度高達四十度,謝文東是東北人,受不了這樣熱的高溫。不愿意和對方過多的廢話,他說道:“我的一個朋友被你們抓了,我想這是一場誤會,希望你能高抬貴手,放他一馬,我感激不盡。”

  “你的這個朋友叫任長風吧?!”中年人呵呵笑道:“這可不是什么誤會不誤會的問題!他集結二十多人,當街動刀毆斗,砍傷數人,行徑異常惡劣,現在嚴打剛過,他就如此囂張,你說,我能輕易把他放了嗎?”

  謝文東閱人無數,只看這局長說話時的眼神,就能判斷出他不是什么正派的人。懶的廢話,他直截了當地問道:“你想要什么,直接說吧?”說話間,謝文東拿出手帕,擦著額頭的汗。

  “呵呵……哈哈……”中年人先是輕笑,接著,仰面大笑,說道:“謝先生是明白人,那我就不繞彎子了,放任長風出去,沒問題,不過……你也知道,分局每年收納的罰金是有任務的,這和我們的獎金直接掛鉤,我看,謝先生就做點好事,幫我們分局把今年的罰金湊出來吧!”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252.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