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六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六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中年頭目看到趙輝從中控室里出來,而穿的衣服是自己堂口的服裝,看相貌,他也覺得眼熟,感覺是自己人沒錯,但是,他肯定不是中控室的人。他皺著眉頭,冷聲問道:“你去中控室干什么?”

  趙輝笑了笑,沒有答話,只是突然一伸手,掌中的手槍對準了中年頭目的腦袋。

  “嘭!”毫無預兆,趙輝什么話都沒有說,抬手就是一槍。他的槍法,深受過姜森的指導,雖然比不上姜森,但這么近的距離下,還是彈無虛發的。

  中年頭目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眼中帶者驚駭,腦袋已被一槍打穿。他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身后的手下紛紛驚叫一聲,有數人舉起手中的槍。

  不給他們開槍的機會,趙輝連扣扳機,嘭嘭嘭,槍口怒射出數顆子彈,將拿槍的幾名大漢瞬間點殺。

  “是敵人!”龍堂人群中不知是誰大喊一聲,接著,嘩的一下,舉刀向趙輝沖去。

  開槍又打倒兩人,趙輝算計子彈也差不多了,將槍收起,順便抽出匕首,與沖殺過來的眾人戰在一處。

  他手中的匕首是軍刀,要比普通的匕首要長許多,也鋒利許多,中間為鏤空,即使刺進人的身體里,拔出來也毫不費力。趙輝的格斗技巧來自任長風,刀走偏鋒,刁鉆詭異,每一刀都是奔著人的要害而去。他手中匕首連揮,借著走廊狹小的空間,將一身本事發揮到及至。只見寒光不是閃爍而出,總會伴隨著鮮血和慘叫。眨眼工夫,已有五人傷于他的刀下,躺在血泊中,眼看著是活不成了。

  趙輝的兇猛,讓龍堂眾人心寒,攻擊勢頭銳減。正在這時,一名青年從地上撿起一把手槍,對著趙輝就是一槍。

  趙輝看得清楚,可惜,他的速度快不過子彈,他將嬸子盡量偏了偏,避開要害,不過子彈仍打在他的肩膀上。趙輝身子一震,倒退兩步,不等對方補射第二槍,他手腕一抖,匕首脫手而飛,正射在那青年的脖頸上。

  這一記飛刀,力道十足,將青年的脖子都刺穿,刀鋒入骨時發出一聲脆響。

  青年嘴巴大張,雙手把著喉嚨上的匕首,身子晃了幾晃,一頭栽倒在地。

  “他沒刀了,兄弟們,上啊!”隨著叫喊聲,龍堂的眾人又沖殺上來,一個個滿面猙獰,仿佛要把趙輝生生活吞了一般。

  一名青年最先沖到趙輝的近前,掄刀就砍,趙輝身子靈敏的一閃,躲開對方的鋒芒,接著,腳尖一挑,將地面的一把片刀鉤起,抓在手中,順勢向前一遞,撲哧一聲,片刀的大半沒入青年的小腹。

  “啊——”青年咧嘴痛嚎,趙輝提起腿,一腳將他踢開,同時拔出片刀,與后面沖上來的敵人又戰到一處。

  危機的環境能激發人體最大的潛力。趙輝雙手持刀,雖然被對方逼的連連后退,可是,他每退一步,總能讓對方付出血的代價。

  他退出二十步,龍堂只剩下十余人,走廊里,留下長長一列的尸體和傷者。

  趙輝雖然殺敵無數,可是本身也是中了數刀,加上肩膀的槍傷,他每揮一刀,身上都傳來難以言表的巨痛。

  看著渾身是血卻仍勇猛無敵的趙輝,龍堂這十余人膽怯了,從內心最深處生出一股寒意,忍不住一點點的向后退卻。

  正在這時,陳天宇帶著大隊人馬聞訊趕到。看著單槍匹馬的趙輝,再瞧瞧走廊里一地的尸體和傷者,他也大吃一驚,暗道一聲厲害!他帶來的手下足有二百之眾,站在走廊里,放眼望去,密壓壓的一大片,仿佛要把走廊塞滿。

  這些人紛紛舉起片刀,大吼著向趙輝殺去。

  陳天宇叫喊道:“別把他殺了,留下活口!”對方只有一個人

  ,殺掉倒是容易,他若一死,就徹底找不到三眼的下落了。

  二百多大漢涌來,好似潮水一般,趙輝心頭一顫,拖著沉重的身軀,連連倒退。他倒退的速度,遠遠比不過對方的沖鋒,很快,他又和對方打在一處。

  趙輝左突右擋,已將他的體力發揮到了極限,手中的開山刀砍折了,就沖上去和對方近身肉搏,拼著挨上幾刀,搶下武器,和對方再戰。

  這一戰,足足打了十分鐘,對方扔下三十多具尸體,漸漸退了下去。這時再看趙輝,衣服已被鮮血和汗水濕透,血水滴滴答答順著衣角向下淌。

  連續的拼殺,他的體力嚴重透支,甚至連支撐自己身體的力氣都快沒有了,依靠著墻壁,他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三眼被你們整到哪去了?告訴我,只要你肯告訴我,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真的,我不殺你!”陳天宇從人群中擠出來,看著強弩之末的趙輝,‘和顏悅色’地問道。

  趙輝抬起頭,看了一眼五官已扭曲變了形的陳天宇,他嘴角抽動了一下,沒有說什么,他也沒有再說話的力氣,慢慢的,又將頭低下。

  “你說啊!”陳天宇又上前一步,大聲吼叫著。

  突然之間,趙輝猛的一挺身,手中的片刀一甩,惡狠狠向陳天宇射去。

  唰的一道銀光,石火電光一般由陳天宇面頰飛過,接著,在他后身傳出一聲慘叫。一名大漢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刀刺中胸膛,當場斃命。

  陳天宇整個人都木在了那里,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個人已傷成這樣,竟然還能出刀,他麻木地抬起手,摸摸自己的面頰,覺得掌心熱乎乎的,低頭一看,手里都是血。

  “啊……”看到血,陳天宇如夢初醒,怪叫一聲,嚇得連連而退,拉著左右的手下,瘋了似的嚎叫道:“殺了啊,快殺了他!”

  趙輝暗嘆一聲可惜,自己的最后一刀沒有取了陳天宇的性命。這一刀,他用盡的最后的一絲力氣,可惜,他嚴重透支的身體讓他失去了準星。

  看著一步步向自己逼來的眾人,他笑了,回手摸向后腰,將手槍拔了出來。

  看到槍,原本逼過來的眾人嘩的一下,嚇得又退了回去。

  趙輝的臉上泛起一層怪異的光芒,他腦海中浮現出自己在吉樂島受訓時的場景。

  “作為軍人,在戰場上殺敵是天職,但是,總要留下一顆子彈,那是給自己用的。”

  把最后一顆子彈留給自己!森哥,我按照你的話去做了!趙輝站立不住,順著墻壁,慢慢滑倒,坐在滿是鮮血的地面,他掃了一眼對方的眾人,抬起手,將槍口對準自己的太陽穴。

  “東哥,真對不起,不能再跟在你的左右了……”趙輝的目光投向走廊窗外的天空,喃喃地說著。“不在你身邊,一定會很寂寞……”

  “嘭!”

  隨著一聲槍響,走廊內一下子安靜下來。

  噠!手槍落地,無情的子彈將趙輝的腦袋打穿,他的眼中滑落一滴淚水,看嘴角卻是向上挑著。

  看著靠坐而不倒的尸體,龍堂眾人無不動容,心中忍不住連連敬嘆:好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啊!!

  不知過了多久,陳天宇反應過來,跳腳罵道:“媽的,你這混蛋,竟然自殺了!”說著,他氣急敗壞地轉頭吼道:“把他給我剁了,不留全尸!”

  他的話音落了好一會,竟然沒有一個人上前。

  陳天宇一瞪眼,一把抓住旁邊手下的脖領子,喝道:“我的話你沒聽見嗎?去啊!”

  那人垂下頭,沒有答話,也沒有動一步……

  “混蛋!”陳天宇揮手給那人一耳光,然后狠狠將他退開,掏出手機,給陳百成掛去電話,:“成哥,堂口這邊出了點問題……”

  “什么事?”

  “這個……”

  “別TM這個那個的,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哦……三眼……三眼他被人救走了……”

  “你說什么?”陳百成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尖聲叫道:“你再給我說一遍!”

  陳天宇嚇得身子直哆嗦,顫聲說道:“成哥,你……你別著急,我會想辦法把他追回來的!”

  “想什么辦法?你還能有什么辦法?”陳百成連續兩個的質問,把陳天宇問得啞口無言。

  陳百成又急又氣,臉色難看的嚇人,兩眼布起血絲,看著謝文東,胸脯一起一伏。

  謝文東笑瞇瞇的對上他的怒火的眼睛,悠悠說道:“我說過,你的姓名,是張哥的!”

  “呼!”陳百成怒吼一聲,也不管周圍那些政府的高官了,揮手將桌子掀翻,指著謝文東的鼻子,怒聲道:“謝文東,我現在就殺……”話到一半,他有聰明地咽了回去,目光一轉,看向謝文東身后的格桑,冷聲說道:“格桑,動手!”說著,他用眼神狠狠的瞄了一眼謝文東。

  格桑站再原地沒有動,而是滿面怒火地瞪著陳百成。

  “該死的,格桑,你沒有聽到我的話嗎?”

  格桑重重地哼了一聲,抬起手,捏著手指關節,發出嘎嘎的聲響。

  沒有想到格桑不僅不聽自己的命令,還向自己示威,他咬牙道:“你是不是想讓我把你的丑事傳出去?還有,你不想見你的妹妹了嗎?”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347.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