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八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八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啊!”袁天仲驚叫出聲,急忙站起身形。

  再看唐寅,好象沒事人似的,仍然坐在椅子上,大口吃著鐵釬上剩下的烤肉。

  袁天仲擦擦額頭的油漬,怒火中燒,提腿一腳,將桌子踢翻,同時,手腕一抖,亮出軟劍,銀光閃爍,劍鋒直取唐寅喉嚨。唐寅動作也快,兩腳猛蹬地面,身形向后退去,連人帶椅子滑出兩米多遠,接著,手腕一甩,將手中的鐵釬子向袁天仲射去。

  袁天仲腦袋一晃,閃過鐵釬,不等他前沖,唐寅站起,腳尖一勾身下的椅子,又甩向袁天仲。

  “咔嚓!”椅子剛飛到袁天仲近前,他手起劍落,將木椅劈成兩半。軟劍是種難以使用的武器,由于劍身柔軟,不容易發力,但是對于高手來說,可是硬如鋼絲,軟如絲線。袁天仲的脾氣不好,但一身的本事可絕非常人能比。

  唐寅楞了一下,接著大笑一聲,雙手向后腰一伸,抽出兩把片刀,身子前沖,雙刀突然向謝文東的胸口狠刺過來。

  不等謝文東躲避,袁天仲在旁橫下一劍,將唐寅的雙刀挑開,同時,他向前一近身,擋在謝文東的前面,冷笑說道:“唐寅,想傷東哥,你得先過我這關!”

  “你是找死!”唐寅兩眼一瞪,帶著怪笑,雙刀連舞,與袁仲天戰在一處。

  東北人脾氣火暴,一言不和,大打出手是常有的事,不過,真動刀動槍的打起來,敢在近前看熱鬧的還沒有幾個。袁仲天的唐寅各抄家伙,在飯店里拼殺起來,把周圍的食客嚇得面容失色,大呼小叫的向外跑去。時間不長,飯店里的客人已逃得一干二凈。

  且說打斗的二人,唐寅出招極快,如同利電,身法詭異,好似旋風,他雙刀齊出,猛刺袁天仲的雙目。

  袁天仲彎腰閃躲,同時,軟劍切向唐寅的腿筋。唐寅騰空躍起,手中的雙刀變刺為劈,直取袁天仲的頭顱,后者向后仰身,避開鋒芒,不過,他的動作慢了一點,刀尖在他的眉毛上劃出一條小口子,但袁天仲的軟劍也在唐寅的腳踝處抽出一條血淋子。

  兩人一觸即分,各自退后兩步,袁天仲的眉梢凝出血滴,而唐寅的腳腕也是火辣辣的疼痛,誰都沒占到對方的便宜。

  江湖中人的搏殺,基本都是一招即分高下,連續打上幾十個回合或者上百回合的,那是武俠小說,或者是黑道人物勢均力敵的對砍。

  袁天仲用雙指擦掉眉梢的血珠,表情變得凝重,唐寅活動活動腳踝,雖然臉上還掛著笑,但是已不在那么輕松。

  “兩位,要打的話就出去打,要死也別死在我這,我們這里還要做生意呢!”小飯店的老板聽聞打斗聲,忙從里面跑出來,見有兩名青年在各拿刀劍對峙,先是嚇了一跳,可再看左右,原本吃飯的客人連帳都未結都跑光了,頓時氣得直哆嗦。

  唐寅和袁天仲正在對視著對方,誰都沒有理會老板,高手對絕,容不得半點分心。

  看兩人象木偶一樣不動不動地站在那里,老板心口的怒火更旺,走向離他最近的唐寅,伸手就去抓他的衣服,怒聲說道:“小子,我的話你沒聽見嗎。。。”

  他的手剛剛要接觸到唐寅的衣服時,突然覺得胸口一涼,接著,傳來鉆心的巨痛,他慢慢低下頭,發現自己的胸口處插著一把片刀,唐寅的刀。

  “啊------”老板發出一聲摻叫,臉色瞬間毫無血色。正在這時,袁天仲也出手了,軟劍一抖,挽出三朵劍花,分刺唐寅的喉嚨、心口和小腹。幾乎是同一時間,謝文東將衣襟提起,拔出肋下的手槍,槍口對準唐寅的腦袋。

  唐寅冷笑一聲,手臂用力一掄,片刀挑起老板的身體,向謝文東砸去,隨后,雙刀一分,反辭袁天仲軟肋。

  他的動作極快,一氣呵成,算計得分秒不差。

  謝文東連開槍的機會都沒有,就見老板的身軀向自己橫飛過來他運足力氣,提腿就是一腳,想將老板踢開,可是,他卻低估了唐寅的力氣。當他的腳接觸到老板的身體時,立刻意識到不好,因為其中的力道實在太大了。

  撲通!嘩啦啦!

  謝文東這一腳,非但沒將尸體踢開,反而受到尸體的沖擊力,直接被撞了出去,身體擠碎玻璃,從飯店里一直轱轆到飯店之外。

  他在地上躺了片刻,方搖搖頭站起,低頭一看,身上都是破碎的玻璃片,如果不是有防彈內衣護體,不知道要被劃出多少條口子。他暗嘆一聲好險,舉目再看飯店內,袁天仲和唐寅又已經分開。

  只不過,兩人的身上又增添了傷口。袁天仲的雙肋多出兩條口子,鮮血直流,而唐寅也好不到哪去,心口和小腹被刺出兩個指甲寬的小窟窿,雖然傷口不大,卻是很深,他的額頭也見了冷汗。

  “唐寅,今天你是插翅難飛了!”袁天仲一抖軟劍,甩掉劍尖上的血珠,冷聲說道。

  “哼哼!”唐寅嗤笑,說道:“如果我的刀沒有丟失,你現在早已沒命說話了。”

  他這倒是實話,由于唐寅的鉤鐮刀被謝文東揀去,他一時間找不到適手的武器,沒有辦法,只能用兩把普通的片刀代替,如此一來,其犀利的刀法大打折扣,遠不如錢。不過,即便如此,他仍和袁天仲打個不分輸贏。

  “那是你的問題,而不是我的問題。”袁天仲陰陰的笑了,說到:我的任務,就是拿下你的性命!說著話,他打開架勢,再次出招。

  高手的搏殺是十分枯燥的,也沒有任何的欣賞性,只不過其中異常兇險,任何一個失誤,都會使自己瞬間丟了性命。

  石火電閃的接觸,過后,二、人又已最快的速度退回,兩人的身上,又各增加一條新的傷口。

  雖然前后只打了三個回合,但兩人的身上卻都是鮮血直流,汗水早已將內衣濕透,侵入到傷口處,火辣辣的疼痛。

  袁天仲和唐寅喘著粗氣,二人的目光一個比一個冰冷,活象是兩只殺紅了眼的困獸。

  突然見摔到飯店之外的謝文東站在窗外,槍口正準備指向自己,唐寅嘆口氣,既然有袁天仲這個高手在場,那么,想殺謝文東是不可能了!想罷,他身形一晃,猛然向飯店門口竄去。

  他的速度快得驚人,只是眨眼的工夫,就到門前,剛把房門拉開,冷然間眼前銀光一閃,一把唐刀無聲無息的向他迎面劈來。

  若在平時,這或許對唐寅構不成危險,但是現在的情況不同,除了有傷在身外,后面還有一個更加難纏的袁天仲追殺過來。

  唐寅的反應之快,讓人咋舌,只見他身子一躬,呈倒‘U’形向后竄去。

  唰!

  唐刀在他兩腿之間劈過,而袁天仲由后刺來的一劍貼著他的脊梁骨劃過。

  躲過一刀一劍的進攻,唐寅落地后毫不停頓,借著慣性又轱轆出好遠,隨后如同彈簧一般從地上躍起,向飯店的后門沖去。

  去飯店的后門要路過廚房,當他進入廚房時,原本躲在里面的服務生嚇得媽呀一聲,拔腿就跑。可他的速度和唐寅比起來,簡直變得和蝸牛一般。后者幾個箭步追上他,手起刀落,硬生生劈下他的腦袋,接著,抓在手中向后甩去。

  他在身后有兩個人,其一是袁天仲,其二是任長風,剛才在大門外那一記重刀,也正是由他劈的。

  見一顆斷頭飛來,任長風和袁天仲本能向旁躲閃,唐寅怪笑月聲道:“我讓你們嘗嘗狗血噴頭的滋味!”說著,他繞過無頭的尸體,隨后猛的一腳,將尸體向任、袁二人踢去。

  尸體未到,但那一腔子滾燙的鮮血卻先噴來了。任長風和袁天仲二人無人躲閃,被鮮血淋得滿臉滿身。

  “啊——”

  二人又驚又怒,紛紛擦拭臉上的鮮血,借著這個空擋,唐寅哈哈一笑,全速向后門奔去。

  咣當!

  到了后門前,他一腳將房門踢開,不過,映入他眼中的是兩把黑洞洞的槍口。

  糟糕,這里也有埋伏!唐寅連想都沒想,身子向后一仰,馬力地倒在地上。

  嘭、嘭——|

  隨著兩聲槍響,唐寅的額頭上出現兩條血溝。而在他身后的任長風和袁天仲驚叫一聲,雙雙趴在地上。這兩顆子彈,雖然傷了唐寅,卻也差點打穿任、袁二人的腦袋。

  唐寅躺在地上,不給對方再打第二槍的機會,手腳并用,猛的一拍地面,向一旁滾去。

  這時,謝文東沖到廚房的門口處,對著在地上翻滾的唐寅率手就是兩槍。

  此時,如果換成是站在后門外的五行兄弟來開這兩槍,唐寅恐怕就要交代了,但謝文東的槍法畢竟不是五行,兩槍打出,唐寅毫發未傷。

  任長風從地上站起來,怒吼一聲,飛身向唐寅撲去。

  唐寅嗤笑一聲,旋身避開唐刀的鋒芒,然后出手如電,抓住任長風的雙腕,先是向外一分,只聽嘎嘎兩聲脆響,硬是將任長風的胳膊擰脫臼,接著,雙手一甩,將任長風向廚房門口的謝文東狠砸過去。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365.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