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三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三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幾名雙手高舉的安盟人員顫巍巍地從暗堡里走出,可迎接他們的是嗜血的微笑以及十數只噴火的步槍,幾名安盟人員聲都未吭一下,便直接被亂槍打死。圍站在尸體的周圍,獨立旅的士兵放聲大笑。不遠處的安盟營長和手下的人員看得清楚,心中同是一顫,正想趁對方注意力分散的機會沖出去,忽然,在眾人的后方沖來一名青年,手持唐刀,無聲無息地來到他們身后,有窄又薄的鋼刀也順勢揮了出去。

  站與營長身后的幾名警衛突然感覺頭頂和后脖根熱乎乎的,下意識地用手摸了摸,放下一看,只見掌心中都是鮮血。

  “啊……”幾名警衛驚叫出聲,急忙轉回身形,這才看到,在他們身后的兩名同伴的腦袋不知道何時斷掉,胸腔正向外噴著鮮血,濺在他們的頭頂、身上。

  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兩具無頭的尸體呼的一聲向他們飛去,撲通!兩名警衛躲閃不及,被撞個正著,抱著尸體摔倒在地。與此同時,那突然殺到的青年手舞唐刀,沖進對方的人群中,手中的唐刀如同閃電,在空中畫出一道道銀光閃閃的弧線,伴隨它的是濺射而出的鮮血。

  這青年正是任長風,他也沒想到這群看似平凡無奇的安盟士兵中竟然混有對方的頭領,他一上來就連斬數人,刀法犀利,銳不可擋,直把營長以及副官嚇的魂飛魄散,倉皇而逃。

  這時,獨立旅的士兵也發現了這邊的戰斗,只是沒有上前,一個個目瞪口呆地看著任長風揮舞唐刀,好似從遠古時代走出來的戰神,殺敵如斬草芥,不知不覺看得竟然入了迷,心中暗暗驚嘆道:這就是中國功夫!~

  見周圍再沒有站立的敵人,任長風這才甩甩戰刀上的鮮血,隨后回刀入鞘,緩緩看了一圈周圍的獨立旅士兵,他面帶傲然,昂首挺胸地漫步走開了。

  他的神色雖然傲慢,但并不刺眼,因為他有足夠傲慢的資本。

  此時,營地中只剩下零星的戰斗,安盟的主力已全部被瓦解,謝文東和皮龍·內貝等人也順理成章地走敵方營部的營帳。

  安盟營長逃得倉促,里面許多文件都沒有帶走,散亂地扔在辦公桌上。

  謝文東在營帳內走了一圈,最后在正中的辦公桌后方坐下,向皮龍·內貝揚揚頭,說道:“整理一下,看看有沒有對我們有價值的情報!”

  皮龍·內貝點點頭,將文件收拾在一起,交給手下的參謀人員,同時他又下令,把那些被己方俘虜的安盟人員全部就地消滅。

  謝文東拿出地圖,鋪在桌案上,點下營地所在的方位,說道:“這里已經被我們占領,下一步,我們的目標就是礦地。”

  皮龍·內貝一笑,輕松說道:“謝先生,那里的安盟人員并不多,打起來也會很輕松,只需要派一個連過去就完全可以!”

  謝文東點點頭,說道:“事不宜遲!我們馬上過去!”

  “是,謝先生!”皮龍·內貝爽快地答應一聲,他很欣賞謝文東毫不拖泥帶水的性格。

  眾人出了營帳,走在營地中,到處都有被打死的尸體,當人走過附近時,成群的蒼蠅嗡嗡飛起。好象升起一團黑霧。謝文東皺皺眉頭,轉頭說道:“內貝旅長,讓你的手下把尸體先處理干凈。天氣這么熱,尸體腐爛的快,容易印發瘟疫。我們在這里可是要長期駐扎的。”

  “我明白。”

  皮龍·內貝轉頭看眼深厚的隨行人員,其中有書記官立刻拿起筆,在本子上仔細的記下。

  謝文東和皮龍·內貝帶上一個連的兵力,坐車直奔金剛石的礦地而去,只用了十分鐘,眾人便到達目的地。

  礦地上,冷冷清清的,一個人都沒有看到,一個人都沒有看到,地上仍有亂七八糟的工具,還有抽襖一半的香煙,顯然,在他們到達之前,礦地上的人都已經逃走了。

  謝文懂下了車,環視左右,然后抬頭望望天空中灼熱的太陽,他解開領口,散散身上的熱氣,接著,伸手一指礦地廁身的一排小茅屋,說道:“去那邊搜搜,想必,應該有人留下。”

  礦地面積巨大,占地足有十幾公頃,光在地面挖的大凹坑就有五六米之深,如此規模,人工必定不會少,他不相信對芳都是飛毛腿,都能跑的那么快。

  數十名士兵持槍向那排小茅屋沖去,撞開房門之后,闖了進去,隨后,茅屋里傳出零星的槍響,接著,上百名衣著破爛不堪,礦工摸樣的黑人在士兵的威逼下,從茅屋里顫巍巍走出來。

  謝文東瞇縫著眼睛,打量一遍,快步向他們走去,離的好遠,就聞到他們身上傳出的汗臭和發霉的味道。謝文東掏出手帕。遮于鼻下,在這些礦工面前漫漫走動。

  這些人渾身沾滿泥土和污穢,只不過因為皮膚黑的關系,顯得并不那么明顯。謝文懂說道:“問問他們,礦長以及安盟的人都跑到哪去了”克里斯將他的話翻譯給眾人。

  礦工們互相看看,其中有名身材較為高大粗壯的青年走出來,問道:“你們是政府軍嗎?”

  皮龍·內貝低聲說道:“我們都是平民,是讓安盟抓走了之后被逼來做苦工的,希望不要傷害我們。”

  “可以!”皮龍·內貝說道:“不過,你要告訴我,礦上的頭目以及安盟人員都跑到哪去了?”

  青年深吸一口氣,回頭看看位于山腳下的一個礦洞,狠聲說道:“他們并沒有跑,只是都躲進礦洞里了。”

  皮龍·內貝聽后大喜,拍拍青年的肩膀,笑道:“如果你說得是真的,我不僅不會計較你幫安盟做事,同時,還會放了你們這里的所有人!”

  高壯青年精神振奮,連連點頭,說道:“先生,我保證,我說的都是實話。”

  “很好!”皮龍·內貝回頭向下面的士兵一揮手,指向礦洞,喝道:“進攻!”

  一百多獨立旅士兵拉開陣勢,向礦洞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對方人數有多少,他們前進得也很小心,當要接近礦洞口時,里面突然傳出槍聲,接著,一名士兵中彈倒地,戰斗的序幕也由此拉開,士兵們紛紛臥倒,邊向洞內開槍射擊,壓倒對方,邊快速地爬行進去。

  礦洞幽深,里面黑漆漆的,好像一個沒有盡頭的黑洞,由外向里看,什么都看不清楚,獨立旅士兵只能通過對方開槍時產生的火光來判斷他們所在的方位,并給與還擊。

  這時候,經驗的重要性就體現出來。新兵比較毛躁,手指扣動扳機,便再也不松開,盲目地向礦洞深處亂射,直至梭子里的子彈全部打光為止,而老兵則不然,相持中,他們很少有開槍連射的時候,多是單發點射,而且,是判斷清楚敵人的位置之后再射擊,他們對敵人的威脅也最大。

  礦洞里傳出的慘叫聲,基本都是由老兵打的。

  對方雖然占據有利的地形,但畢竟人力有限,火力不足,抑制不住一個連上百人的猛攻。

  獨立旅的連隊固然有死傷,可對方的傷亡也在呈直線上升,這種消耗戰,當然對人數少的一方極為不利。

  時間不長,礦洞里的槍聲已遠沒有剛才時那么猛烈和密集。帶隊的連長見時機成熟,果斷地下達沖鋒的命令。百余人縱起身,瘋狂地向礦洞深處沖去,這時候,無論是新兵還是老兵,皆連續開槍射擊,以給對方造成足夠多的壓力。

  攻堅戰是比較難打的。礦洞狹窄,迎著對方的火力沖鋒,死傷在所難免,在付出二十多人傷亡的代價下,連隊終于將敵人全部殲滅,并活捉了對方兩個頭目。

  謝文東在礦洞外抽著煙,臉上平靜,可心里也是很焦急的,畢竟他不了解里面的情況究竟如何了。

  等槍聲停止之后,見大批的獨立旅士兵抬著傷者和尸體出來后,他才暗暗松口氣,知道最終還是己方取得了勝利。

  又過了一段時間,兩名中年黑人被士兵們推出來,后面還有四名士兵抬出兩只大箱子。

  謝文東揉著下巴,看眼皮龍·內貝,后者領會他的意思,走上前去,大量兩名中年人,然后問帶隊的連長道:“他倆是什么人?”

  連長先敬個軍禮,接著說道:“報告旅長,這兩人是敵人的頭目,被消滅的匪軍都聽他二人的指揮。”

  “哦!”皮龍·內貝點點頭,順勢向后看去,問道“箱子里是什么東西?”

  “還不清楚。”

  “打開!”

  “是!旅長!”連長讓手下士兵將箱子打開,向里面一看,都是灰土土的石頭。

  皮龍·內貝皺起眉頭,狐疑道:“這是什么鬼東西?”

  這時,謝文東和克里斯走上前,看清楚里面的石頭之后,二人都笑了,后者含笑道:“謝,我想你這回發財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431.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