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這時,從門外走進一群黑衣人,一各個黑衣黑褲黑皮鞋,徹頭徹尾都是黑色,很難想象,在浩來呼熱這樣滾熱的天氣里,他們穿這身衣裝怎么能受得了。

  黑衣人手中皆拿著手槍,帶頭一位青年,手中還抓著一名蒙古大漢的頭發,后者滿身滿臉都是血,眼中失去光彩,神志業已模糊不清。

  看到謝文東后,那黑衣青年松了口氣,手臂一晃,把被他抓住的蒙古漢子甩開,同時看也沒看一眼,揮手補了一槍。

  蒙古漢子腦袋中彈,應聲而倒,血濺在雪白的墻壁上,格外刺眼。

  巴特被黑衣青年的冷酷嚇得一哆嗦,揉揉右手手腕,顫聲問道:“你……你們是什么人?”

  黑衣青年先向謝文東點頭施禮,然后冷聲道:“文東會,血殺組!”

  了解文東會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血殺,就象不可能不知道謝文東一樣。做為文東會的頂尖尖銳部門,血殺為文東會立下了汗馬功勞,鏟除過無數障礙,也成為另敵人聞風喪膽的尖刀。

  巴特聽完黑衣青年的話,徹底絕望了,他明白,自己不僅已失去殺死謝文東的機會,就連保全自家性命的可能性都變得微乎其微。

  看不到希望,反而讓他的膽子撞了許多。他對著謝文東苦笑道:“人人都說謝文東聰明過人,陰險狡詐,我巴特今天算是領教了。”他做夢也想不到,謝文東能看穿自己的計謀,而且還把血殺調派過來,他的計劃嚴格來說并沒有問題,只是,他卻低估了謝文東的頭腦。

  謝文東背手,仰面,表情平淡如水,沒有說話。

  巴特顫巍巍地吐口氣,左手捋了捋額前擋住視線的頭發,問道:“東哥還能不能給我一條生路?”

  謝文東慢慢低下頭,看著巴特,反問道:“如果我們此時的位置調換,你會給我生路嗎?”

  巴特默然,他知道自己不會。沒有人想死,也沒有人在面對死亡時而不希望自己能生還的。巴特當然也不例外,他抓住最后一跟救命稻草,顫聲說道:“東哥,看在我大哥阿日斯蘭的面子上,能不能放我一馬?”

  謝文東并未立刻表態,反問道:“阿日斯蘭不知道這件事嗎?”

  巴特大點其頭道:“我大哥不知道,如果知道,他一定會阻攔我的!”

  謝文東幽幽道:“你一個人,搞不出這樣大的事來,我想,是有人和你合謀吧?”巴特臉色一變,驚訝地看著謝文東。他又道:“而且,這個和你合謀的人,很可能在文東會內,就是那個支持你做草原狼老大的人吧?”

  巴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謝文東的話一點沒錯,事實就是這樣,好象他親眼看到過一般。

  他結結巴巴道:“東……東哥都……都知道了?”

  謝文東道:“我最想知道的是,究竟是誰在支持你。”

  巴特臉色瞬息萬變,一會紅,一會白,眼珠提溜亂轉,神情變幻不定。

  好半晌,他方將心一橫,抬頭問道:“如果我說出來,東哥會放過我嗎?”

  謝文東沒有直接回答,雙目微微瞇縫著,上前走了兩步,站在巴特前面,淡然地說道:“我只知道,你如果不說,一定會死,而且還會死得很慘。”

  巴特身子靠著墻壁,劇烈顫抖著,他能感覺得到謝文東身上傳來的壓力,同時也看出他眼中閃現出的殺機。

  他抬起左手,摸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嘴唇哆嗦著,說道:“如果東哥不答應放我,我是不會說的。”

  謝文東淡然一笑,道:“我不喜歡和別人講條件,你也沒有資格和我講什么條件,即使你不說,我也會有辦法查出來的。”

  巴特心中一涼,垂頭無語。

  房間內沒有人說話,靜悄悄的,聲息皆無,人們的目光都集中在巴特一人身上,都在等他的回答。

  不知道過了多久,巴特咬了咬牙關,猛然抬頭,左手扶著墻面,右手慢慢抬起,說道:“支持我的人是……”

  他的話說到一半,突然傳出槍響。實際上是兩聲槍響,但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響起,讓人聽起來好象是一槍。

  巴特瞪圓眼睛,順著墻壁,緩緩滑到,在他的額頭上,多出兩個血窟窿。兩個血洞相臨很近,但角度卻不一樣,一顆子彈來自謝文東的身后,另外一顆子彈來自門外。

  發生這樣的結果,出乎在場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即使開槍的兩個人,也都愣了。

  在謝文東身后開槍的人,是金眼,而在門口開槍的人,則是陳百成。

  謝文東略皺眉頭,低頭看看氣絕的巴特,轉頭再瞧瞧金眼和陳百成。

  不用他問話,金眼上前,用腳一踢巴特的右臂,只聽啪的一聲,從他掌心中掉出一把銀亮的掌心雷。掌心雷這種特制的小手型號槍體積相當小,不如人的掌心大,可正好扣在手中,又不被人發現,但它的威力也相對較小,只有在近距離的情況下才會對人體具有殺傷力,而且只能裝兩顆子彈。

  金眼解釋道:“東哥,巴特預謀不軌,所以我不得不開槍。”說完,他疑惑地看向陳百成。

  巴特在說話時,自始自終只動了左手,右手一直沒有動,藏于背后,別人或許沒有注意這個小細節,但卻被警惕性十足的金眼發現。

  本來這也沒什么,但巴特在身體晃動的時候,無意中把右手露了出來,雖然只是瞬間,不過金眼還是看清楚他的手里暗藏著東西,具體是什么,看不真切。

  所以當最后巴特抬起右手的時候,金眼立刻意識到危險,為了保障謝文東的安全,想也沒想,抬頭一槍先把巴特擊斃,讓他頗感意外的是,竟然還有人和他同時開槍,開槍的這個人正是陳百成。金眼很疑惑,難道,陳百成也看出巴特手中暗藏槍支,企圖暗算東哥了?

  一名血殺成員低身揀起巴特的掌心雷,恭恭敬敬遞給謝文東。

  謝文東接過,低頭看了看,在手中來回把玩,好一會,他抬起頭,笑瞇瞇地看著金眼和陳百成,說道:“很好!”

  他只說了兩個字,但里面包含的含義卻太多了,即是夸贊金眼的機敏,似乎也在暗諷陳百成的毒辣。

  陳百成深垂著頭,不敢多看謝文東一眼,大氣都沒敢喘一下。

  謝文東說完,收回灼人的目光,整了整理衣襟,走出房間。

  那黑衣青年忙問道:“東哥,他們怎么辦?”

  巴特雖然死了,但他手下還有將近二十名弟兄留在房間里。

  謝文東頭也沒回地擺擺手,道:“不留活口!”

  黑衣青年點頭稱是,等謝文東等人出了房間之后,里面再次傳出密集的槍聲,以及撕心裂肺的叫喊聲。

  對待企圖暗算自己的人,謝文東向來冷酷無情,一是做到殺雞敬猴,給其他還想暗算他的人予以警告,再者,這也是顏面的體現。

  文東會的人相繼撤出友好客棧,留下的是巴特以及三十多名隨從的尸體。

  若是換成旁人,在殺了巴特之后,必定會立刻選擇離開內蒙,畢竟自己殺了人家的弟弟,萬一阿日斯蘭來回來報復,不是在自己的地頭上,很難應對,打起來也會吃不小的虧。

  但謝文東不一樣,他沒有走,而是去了通遼,等草原狼的老大阿日斯蘭來找自己。

  他并不希望自己和草原狼的合作就此終結,如果現在離開內蒙,阿日斯蘭定會記恨于他,不僅無法再合作下去,恐怕兩幫派也會馬上變成敵對,相反,自己若留下來的效果可能會更好一些,至少可以告訴阿日斯蘭,自己心中坦蕩,沒有做錯什么。

  果然,沒過幾天,經過喬裝打扮后的阿日斯蘭主動找上了謝文東。

  見面后,他說的第一句話不是質問謝文東為什么殺死自己的弟弟巴特,而是說了一聲:東哥,對不起。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45.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