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七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七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南洪門出動這么出人,若是韓非沒有謝文東通過話,他還感覺不到什么,但是現在,他不得不加些小心。

  謝文東的隨行人員與南洪門比起來,要少許多,但暗中保護的人,絕對不比南洪門少,僅僅是血殺和暗組的人員就接近一百號,北洪門的精銳幫眾也不在少數。

  做了萬全的準備,謝文東這才和向問天去往凱倫大酒店。

  凱倫大酒店位于繁華區,四周高樓林立,酒店門前車水馬龍,各種各樣的客人近近出出,熱鬧非凡。

  謝文東和向問天下了車,大步向酒店內走去,此行畢竟是吃飯,而不是去打架,二人無法將全部的隨行人員帶入酒店里,可即便如此,南洪門的人加在一起也有五,六十號之多。

  看到來了如此多的大漢,雖然一各個皆是西裝革履,但看摸樣,都兇神惡煞一般,酒店的門童嚇了一跳,急忙將門拉開,目送眾人進去。

  剛進入酒店的大廳,青幫的魏東東就從是沙發上站起身,迎上前來,點頭笑道:“謝先生,向先生,兩位好,韓大哥在包方里已等兩位多時了。”

  “哼,好大的架子啊!”謝文東和向問天沒說什么,蕭方在旁冷言冷語地說道。

  魏東東看了看他一眼,毫無介意,身子向旁一閃,彎下腰來,做出個“請”的手勢。

  謝文東含笑點點頭,悠然地走了過去,向問天前行的同時,回頭讀蕭方低聲說道:‘不要多嘴!“

  蕭方聞言,忙垂下頭,小聲應是。

  韓非訂的包方在六樓。房間很大,也很氣派,里面設備具全,電視,冰箱,衣柜樣樣不少。等謝文東和向問天近來之后,做在桌旁的韓非站起身形,向兩人笑呵呵地說道:“謝先生,向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他們三人可算是當今黑道最有實力的三人,一位雄霸北方,一位虎居南方,一位獨霸臺灣,勢力遍布大江南北。三股勢力之間的爭斗可算是頻繁,但聚在一起卻沒有幾回,這次是第二次。

  謝文東笑呵呵地看著韓非,再瞧瞧他身后的鐵ning,彭真等人,然后含笑說道:“希望,這可不是最后一面哦!”

  鐵ning和彭真等青幫等人聞言,眼睛都瞪起來,其中閃爍著火光,冷冷地注視著謝文東,看樣子大要撲上前去,恨恨的咬他兩口的架勢。

  謝文東身后的袁天仲嗤笑一聲,一手插進口袋里,一手按住腰帶,目光犀利地注視著青幫眾人。

  謝文東和韓非剛開口說第一句話,雙方的火藥味就表現出來,各自盯著對方,隨時都有拔家伙動手的可能。

  向問天哈哈一笑,拉動椅子,做下,說道:“我不請自來,韓兄弟不會見怪吧?”

  “怎么會呢?”韓非沖著向問天笑道::“即使向兄不來,我也會派人邀請你的,這頓飯,如果向兄不在場,就會變的沒有味道了。”

  向問天以為這是他的客套話,可是蕭方和周挺皆能聽出其中另外一層意思,周挺眼中殺機閃動,右手緩緩抬想,摸向腰間的手槍.蕭方心頭一震,急忙拉住他的手腕, 微微搖了搖頭.看得出來,青幫的人員不少,而且主要干部也都在場,此時即使真能殺掉韓非,只怕向大哥也難以活著走出房間.

  他兩人的舉動很隱蔽,除了南洪門的人有注意到,另外兩方人員皆未發現.

  韓非向魏東東揚揚頭,說道:”客人都到齊了,讓服務員上菜!”

  “是!”魏東東答應一聲,向身旁的小弟交代幾句,后者快速跑出包房.

  韓非拿起茶壺,分別為謝文東,向問天還有他自已倒上茶水,同時,他隨口說道:”謝先生來上海,是件好事,不過,帶給我的這份見面禮卻有些大了.”

  謝文東仰起頭,呵呵而笑,淡然說道:”其實,我卻覺得還小得很呢!這僅僅是開始,而不是結束,以后,我會給韓兄帶來更多的精彩.”

  韓非搖頭笑了笑,說道:”謝先生要送全我的禮物,我當然是來老師不懼,照單全收,只是,看起來謝先生卻送錯了對象.”

  “哦?”謝文東挑起眉毛,笑問道:”韓兄這話是什么意思?”

  “呵呵!”韓非聳聳肩,回頭向鐵疑使個眼色,說道:”趁現在酒菜還沒有上來,我給大家看個節目,也算是先輕松一下!”

  鐵ning從一旁的黑色皮包里取出一本錄象帶,然后打開電視和錄象機,將帶子放進去.很快,電視屏幕上出現黑白色的圖像,看其顏色和清晰度,顯然是通過攝象頭拍攝的.

  畫面原本是黑溱溱的一片,突然,一下子變得明亮起來,里面有無數人在打斗,撕殺,雖然聽不到聲音,但只有通過畫面,也能感覺到爭斗現場的激烈和血腥.

  謝文東和向問天二人看得莫名其妙,不明白韓非要干什么.但蕭方和周挺看罷,臉色不約而同的大變.

  韓非笑道:謝先生和向史想必還不明白這里面發生了什么事吧?這是我們青幫在上海分部里面拍攝的畫面,里面有一半是我們青幫的兄弟,另一半剛是北洪的朋友!

  經他這么一說,眾人攏目細看,可不是嘛,在屏幕的正中央,還能看見魏子丹揮舞片刀,浴血奮戰的情景.

  看到這個,北洪門的人受不了了,悲由心生,為魏子丹流淚的同時,也為韓非的做法感到憤怒.

  子丹已經死了,可是韓非還拿錄象帶出來給大家看著玩,士可忍,孰不可忍.

  五行兄弟和袁仲天滿面怒色,嘩啦啦,六人各拔槍劍,咬牙切齒地看著韓非.

  鐵ning和彭真等人也亮出家伙,全神戒備地看著北洪門的眾人.

  謝文東沒有說話,但眼神卻冰冷地能凍死一頭大象,嘴角微微挑起,可他放于桌子下的手卻直哆嗦.

  魏子丹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北洪門青年干部,他的死,讓謝文東又心疼又氣憤,心疼他的人,氣憤他的沖動,可是韓非此時的做法,無疑是在羞辱魏子丹,也是在羞辱北洪門,更是在羞辱他謝文東。

  他的嘴角越挑越高,眼睛也漸漸瞇縫成一條縫隙。

  這時,連一旁的向問天都看不下去了,ning聲說道:“韓兄弟殺人不過頭點地,你這樣做,實在太過分了。”

  韓非沒有理會向問天,收起笑容,面帶正色地看向謝文東,說道:“謝先生,我能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不過,我希望你能繼續看下去,我沒有侮辱誰的意思,我只是想讓大家看清楚事實的真相。”

  “去你媽的真相!韓非,你不要再耍詭計了!”

  突然,一道銀光,直向韓非的脖頸刺去。

  彭真兩眼猛然睜圓,瞬間拔出寬刀,在韓非的面前由下而上的一撩,只聽得當啷啷一聲尖銳的脆響聲,火星冒起一團,彭真身形晃動,倒退兩步,覺得自己的虎口又麻又痛,仿佛被撕裂了一般。

  他驚訝地抬起頭,目露駭然,看向站在韓非面前的青年。

  剛才的罵聲是蕭方喊的,但出劍襲擊韓非的卻是袁天仲。

  錄象若是播完,真相將會大白,蕭方當然要阻止。而袁天仲和魏子丹關系深厚,在南京時,他頗受魏子丹照顧,一直以來,都對他感激有加,現在子丹慘死,他本來一肚子的怒火和怨氣,此時韓非又播放子丹被殺時的錄象,他哪能受得了。

  他那一劍,使出了全力,即使是彭真硬接,也被震得臂膀發麻,不過,總算是在他的劍下將韓非成功救出來。

  袁天仲不肯罷休,還想再出招,旁邊的鐵ning等青幫幫眾紛紛拔出手槍,頂住袁天仲的腦袋,幾乎同一時間,五行兄弟和北洪門幫眾也亮出手槍,指向對方。

  有袁天仲這個高手在自己面前,韓非面無懼色,甚至地方出劍向他刺來時,他連眼睛都未眨一下,沒有看怒劍拔張的雙方人員,韓非看著謝文東,說道:“謝先生,難道連五分鐘的時間都不能等等嗎?”

  謝文東在笑,至少他臉上在笑,精光四射的眼眸隱藏在眼皮內,兩只眼睛變成兩彎彎的細線。他深深吧了口氣,慢慢抬下手。

  北洪門眾人見狀,一各個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槍放下,但是并沒有收起。

  袁天仲仍站在韓非近前,表情冷竣,手中軟劍身抖動個不停,渾身上下,散發濃濃的殺氣。

  謝文東暗嘆口氣,低聲道:“天仲!”

  聽到謝文東的呼喚,袁天仲這才慢慢地退了回來,不過目光依然象刀子一樣射在韓非的臉上。

  “對不起,東哥!”好半晌,袁天仲才收起犀利的目光,在謝文東身后小聲說道。

  時間不長,彭真在畫面中出現,只幾下,就把魏子丹打倒在地,難以爬起,這時,魏東東過來,在魏子丹耳邊不知道說些什么,隨后,他被青幫的人拖走了,畫面上,只剩下雙方的小弟在打斗。

  錄象播完韓非沉聲道“魏子丹,不是我殺的。”

  欲知后事如何,請看燈火明天下回分解....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476.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