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格桑和他的妹妹蘇日格跟謝文東走時,本來打算帶些常用的東西,但都被謝文東拒絕了,只留下幾張照片,其他的東西,一概扔掉。

  蘇日格見狀急了,自己和哥哥兩手空空去T市,以后怎么生活啊?

  謝文東看出她的顧慮,解釋道:“等到了T市,我會安排好一切的,包括你們的住處以及日常用品。”

  蘇日格疑惑地看著他,不知道這個陌生青年為什么要對哥哥和自己這么好,難道別有目的?

  從小困苦和生活,加上周圍人冷漠的態度,讓蘇日格的疑心很重。

  離開格桑的家,謝文東又細心地把兩人領到市中心,買了兩套象樣的衣服。格桑穿著背心,下面是一條破西褲,蘇日格更落魄,衣服雖然很干凈,但卻打有不少補丁,或許清洗的次數過多,原本粉紅色的衣服已快變成白色,如果就這樣帶他二人上飛機,肯定會引起周圍人的注意,而謝文東偏偏不喜歡被人注目。

  人靠衣裝馬靠鞍。格桑換了一身筆挺的西裝,顯得身材更加雄偉挺拔,英氣勃勃。

  蘇日格則是一身白色連衣裙,把她原本不俗的相貌完全襯托出來,美得不可方物。

  謝文東在旁連連點頭,看了看表,時間已差不多,付完帳,帶著眾人趕到機場。

  兩件漂亮的新衣服,讓格桑和蘇日格對謝文東生出許多好感,特別是后者,開始主動找話題和謝文東聊天。

  在和蘇日格的交談中,謝文東了解到格桑的老板,也就是被金眼最先打到的那個大漢是本地比較有名氣的混混頭,名叫胡勒根,格桑在他手下已經三年了,這三年里,格桑即是他的打手,也是他賺錢的工具。

  在通遼有許多地下格斗場所,供一些有錢有勢的達官貴人欣賞,也供他們賭博。在地下格斗中,沒有人會在乎格斗者的生與死,人們想看到的只是血腥與殘暴,當然,還有勝負。胡勒根自稱是格桑的經紀人,這三年里,帶著他參加過無數次地下格斗,打過不下三百場,但格桑沒有輸過一次,為胡勒根賺個盆豐缽滿。在通遼地下格斗界里,格桑可算是鼎鼎有名。

  格桑雖然是孤兒,但身體健壯,無論身高和體重都超過同齡人許多,所以在他小時候,就已拜過四位比較出名的摔交師傅,深識摔交和擒拿之術,加上三年來數百場生死決斗的磨練,無論格斗技巧還是經驗,都異常精深和豐富,金眼和土山被他打敗,也并能說是偶然或者意外。

  了解到這些,謝文東對格桑更加欣賞,不僅決定把他納為己用,還要留在自己身邊。

  謝文東等人先到了北京,然后又坐車回到T市。

  北洪門近期和青幫全面開戰,幫會內部的氣氛也十分緊張。當謝文東到T市時,北洪門光去接他回總部的人就超過五十號,十好幾輛的黑色轎車排在街道上,格外壯觀。格桑和蘇日格哪里沒見過這般陣勢,即使中央領導人到通遼視察也沒達到這種程度,兩人大眼瞪小眼,不知不覺地瞅直了眼。周圍駐足觀望的人更是數不勝數,暗暗猜測站在路旁謝文東等人的身份。

  謝文東見狀,立刻皺起眉頭,等東心雷走到近前,他微帶責意地問道:“老雷,你這是干什么,怕別人不知道我們是黑道嗎?”

  東心雷了解謝文東的性格,歉然地說道:“東哥,我這也是沒有辦法,青幫最近和我們交惡得厲害,我怕他們會暗中對東哥不利。”

  謝文東搖搖頭,嘆道:“如果青幫的人真來暗殺我,人多人少都是一樣。”

  東心雷表面上低頭稱是,心里倒不完全贊同,人多當然可以護衛的更加嚴密,讓青幫的人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他目光一轉,注意到站在謝文東身旁,人高馬大的格桑,他疑問道:“東哥,這位是……?”

  謝文東見周圍觀望的行人越來越多,揚揚頭,道:“先上車,回去再說!”

  雖對東心雷如此大的動作有些不滿,但謝文東畢竟見慣了這種大場面,表情平淡的從容上了車。但格桑和蘇日格卻在暗中咋舌,對謝文東刮目相看,不得不重新估量他的身份。

  路上無話,回到北洪門總部,謝文東直接上了頂樓。

  還沒等他坐下,口袋中的電話響了,謝文東接起一聽,原來是東方易打來的。

  東方易的語氣不佳,謝文東剛把電話接通,他就開始大聲發問:“謝老弟,你是怎么搞的,請你回來,是讓你平服黑道的騷亂,而你倒好,回國之后情況非但沒有改變,反而越來越亂,上面對你的表現很失望,還有,在內蒙你是怎么回事?怎能隨便就把地方的公安局長給打了呢?竟然還動用了軍隊?!在別的地方也就算了,那是自治區,是敏感的地方,是……”

  謝文東只聽了幾句,就笑瞇瞇地把手機放在桌子上,讓東方易先自己嘮叨去吧。

  等了五分鐘,他再次拿起電話,只聽電話那邊東方易嗓音有些發干地說道:“喂?喂?謝老弟,你在聽嗎?”

  謝文東笑道:“當然!我一直在聽東方兄的教誨,請問,東方兄說完了嗎?”

  東方易喘口粗氣,道:“大體算是說完了。”

  “那好,該我了。”謝文東淡然說道:“關于內蒙的事情,我很抱歉,不過,我當時以政治部的身份去命令那位局長的時候,他竟然完全忽視我的存在,還敢出言不遜,這說明什么,說明政治部在內蒙根本就沒有威信而言,一個小小的縣級局長就敢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打他,不僅是給他一個教訓,也是殺雞敬猴,讓內蒙的官員不敢再小看我們政治部的人,沒有把他就地正法,我已經很留情面了,正是考慮那里是自治區,比較敏感才沒有這樣做,東方兄,你說呢?”

  東方易沉默好一會,語氣緩解了許多,說道:“雖然你說得沒有錯,但過激的手段可能會使原本就存在的矛盾更加激化,以后再出現類似的事情,要先報告,我做決定。”

  謝文東一笑,道:“好的。”他答應得干脆,心里卻不以為然,頓了一下,他又道:“至于黑道的混亂,需要再等一段時間才能解決,我并不是神仙,做事也是需要一點點慢慢來的,希望東方兄能夠理解。”

  東方易嘆口氣,苦笑道:“我理解有個屁用,得上面的人能理解才行嘛!”

  謝文東笑道:“這就需要麻煩東方兄和上面人去解釋了。”

  “唉!”東方易嘆道:“我早就想到了,你一回來,我的工作肯定會更加,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哈哈!”謝文東仰面大笑,道:“有勞東方兄了,我感覺很過意不去,我會讓人送去禮物,了表寸心。”

  “這話就太見外了。”東方易頓了頓,想起謝文東在吉樂島上送給自己的精致小金牌,立刻回問道:“什么禮物?”

  “呵呵……”

  謝文東掛斷電話,笑瞇瞇的揉著下巴,沉默無語。他在考慮現在黑道上的狀況,如何改變,才能更加利于自己。

  想了半晌,他挺直腰身,看了看房間眾人,見大家都在觀望自己,他微微一笑,指著格桑和蘇日格,介紹道:“他叫格桑,是我在內蒙認識的兄弟,這位是格桑的妹妹蘇日格,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相互之間多照顧。”

  東心雷呵呵笑道:“東哥請放心,既然是自己人,那就不用多說了。”

  謝文東點點頭,又問道:“現在河北的情況怎么樣了?”

  東心雷考慮一會,只說了一個字:“亂!”

  北洪門和青幫爭斗最激烈的地方就是在河北,除了北京和T市之外,其他各個城市都有雙方的勢力,犬牙交錯,誰都不肯退讓,白天還能做到相安無事,一到晚上,兩方開始爭搶地盤,火拼不斷,時有損傷。

  謝文東問道:“我們河北分堂的堂主是誰?”

  東心雷答道:“是宋剛宋堂主。”

  宋剛是北洪門資格相對較老的高級干部,在北洪門大型聚餐的時候,謝文東見過他幾次,感覺此人沉穩有余,沖勁不足。

  宋剛年輕時是出名的拼命三郎,驍勇善戰,但隨著年歲的增加,為人漸漸變得穩重。這并不是代表他的能力衰退,而是因為人逐漸成熟的關系。

  如果在和平時期,他的作風會被謝文東欣賞,但在你死不活的戰亂中,謝文東覺得他是多余的。

  垂頭想了一會,謝文東說道:“給宋堂主下道命令,十天之內,我要看到河北戰亂的情況消失,在各大城市里,再找不到一個青幫的人。”

  撲!東心雷、任長風連同其他的干部們差點一齊暈倒,要徹底清除青幫在河北的全部勢力,別說十天,即使十個月也未必能做到這一點。

  東心雷轉頭看了看左右的眾兄弟,然后小心翼翼地說道:“東哥,這有些……有些不太可能吧?!”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49.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