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八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八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看許永發的樣子,不像說謊,謝文東暗暗皺眉,越南人與少杰應該扯不上任何關系,為什么要殺他?除非是受了別人的指示。他對越南殺手印象最深的就是天狼幫,難道,這次的暗殺事件是天狼幫干的?若是這楊,那他們肯定是按照青幫的意思做的。

  少杰出事,本就基礎不老的香港洪門定然大亂,自己必須得親自趕過來處理……想到這,謝文東腦中靈光一閃,推算出一個結論:青幫是有意引自己離開上海!

  當然,這僅僅是他的推斷而已,他還不能十分確定,畢竟青幫勢力已經撤離上海,即便想反擊,在南北洪門的合力下,也難有所成。謝文東表情平靜的擺擺手,說道: “我知道了。不過不能因為找不到線索就不搜查殺手的下落,我再給你們半天的時間,晚上八點之前,把殺手揪出來見我,如果還做不到,呵呵,各位也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不講情面。”

  半天的時間要找出殺手,這怎么可能?許永發急忙說道:“東哥,這……”

  謝文東打斷他的話,悠然說到:“你還有六個小時的時間,如果我是你,肯定不會把時間浪費在這里。”

  許永發被逼無奈,沒有再多說什么,向謝文東大聲招呼,與眾人急沖沖地走出別墅。

  看著許永發狼備而去的樣子,趙虎心里爽得不得了,許永發平時杖自己是長老,以強凌弱,誰都不放在眼里,現在東哥回來了,簡直就像老鼠見了貓是的,丑態百出。

  等他們走后,謝文東對趙虎和吳西藍說道:“許永發十之**找不出殺手,去準備一下,拿他第一個開刀!”

  “是,東哥!”趙虎和吳西藍兩人干脆地答應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把事情安排妥當之后,謝文東正要拿手機給東心雷去電話,沒有想到后者卻先給他打來了。

  “東哥,不好了,青幫開始反攻了,我們和南洪門抵擋不住!”

  “什么?”謝文東瞇起眼睛,南北洪門的人加在一起,數千之眾,怎么可能會擋不住青幫的反擊?何況,青幫不是已經撤離上海了嗎?從哪冒出的人反擊?

  謝文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青幫是撤退了,但那只是假象,韓非退到蘇州,也是對假象的掩飾。

  青幫撤退是在晚間進行的,可也算是大張旗鼓,絲毫沒有提防南北洪門的眼線,當他們撤離上海市區之后,所有人員全部悄悄下了車,潛伏在郊區,不過車廂里空無一人的車隊依然在向蘇杭一帶大舉進發,加上韓非在蘇州出現,給人一種青幫兵分兩路,退到蘇杭的假象。

  事情也是按照傲天的推算進行的,楊少杰出事,香港洪門動蕩,謝文東果然去了香港,他一離開上海,青幫由上到下,心里都落下一塊大石頭,覺得謝文東的李開,己方已勝利了一半。

  接下來,就是南北洪門雙方對靜安地區的瘋搶,雙方人員皆運足力氣,你來我往,互不相讓,剛開始時,雙方還能控制住情緒,兩邊的主帥也能控制住大局,可是漸漸的,隨著爭搶的越來越猛烈,雙方的摩擦也隨之越來越多。

  青幫走后,靜安的場子都變成了無主之地,對于南北洪門來說,誰先到就算是誰的,可是在很多的時候,雙方都是同時抵達的,這就很難分清楚此地該屬于誰,不改屬于誰,而雙方人員也較著勁,誰都不肯退讓,以此引發出來的小規模摩擦和沖突數不勝數。

  其中猶為激烈的是對青幫分部的爭奪。

  此處是要地,這點雙方人員都很明白,北洪門第一個到達這里的是由沙木統領的200多號幫眾,他們剛站在青幫分部的門前,還沒等往里進,南洪門的人也到了,為首的是陸寇,后面還跟有三四百的南洪門成員。

  見北洪門要進入,陸寇大急,一聲令下,讓所有人沖過去,將北洪門的人擋在門外殺木見狀,怒火中燒,指著陸寇的鼻子,喝道:“你們這是什么意思?我們可是先到這里的!”

  “去你嗎的先到!”陸寇絲毫沒有客氣,張嘴就罵。本來他就對北洪門侵占閘奔一事耿耿于懷,現在打頂主意,無論如何也不能將青幫分部再讓給奔洪門。他冷笑道:“我還說我先到的呢!天門冬,滾開!“說著話,他走到沙木近前,一把將他推開。

  陸寇動粗,沙木還能忍住,可下面那些兄弟忍不住了,一個個亮出家伙,紛紛上前,南洪門的人有不甘示弱,倚占己方人多,又有陸寇撐腰,也吩咐亮出家伙,迎上北洪門的人

  雙方人員各抄家伙,列陣對峙,雙方前面的人員幾乎是胸脯頂著胸脯,吹胡子瞪眼睛,目光對視,立刻射出火光,場面上火藥味十足,稍有不當,立刻就能引來一場大火拼。

  沙木深吸口氣,將怒火壓了壓,舉起手來,讓下面的兄弟們不要沖動,然后他對陸寇說道:”你也是堂堂南洪門的天王之一,怎么著不講道理?“

  ”我是先來的,這里我肯定不會讓!“沙木語氣堅定的說道。

  “嗎的!“陸寇笑了,說道:”你是豬腦袋嗎?》就憑你也敢向我來叫囂!實話告訴你,我忍你們北洪門已經很久了,你可不要逼我動手!“

  “動手?”沙木冷笑,說道:“你若是敢動手,你就是破壞南北洪門聯盟關系的罪魁禍道!”

  陸寇對于北洪門沒好感,沙木對南洪門也同樣憎恨,遠的不說,單是這次魏子丹被殺,就是南洪門一手造成的,兄弟的慘死,他哪能不恨。

  不過沙木畢竟是北洪門內優秀的青年干部,懂得以大局為得,也懂得抑制住自己的情緒,可是他這番話對旁人說,或許還能有用,但在性格火暴沖動的陸寇聽來,簡直就是挑釁。

  “小子,我破壞了聯盟關系還能怎樣?”說著話,陸寇上前,一把將沙木的脖子領子抓住。

  俗話說泥菩薩還有三分土性的,何況是年輕氣盛大的沙木。

  他再能容忍,此時也忍不下去了,他伸手扣住陸寇的手碗,厲聲喝道:“媽的,混蛋,你別太過份了!”

  陸寇冷笑,無視沙木的怒火,抓著他衣領的手腕用力一擰,冷聲道:“過分又能怎樣?”

  “去你嗎的!”沙木猛地一踢腿,膝蓋抬起,狠狠墊向陸寇的小腹。

  陸寇不慌不忙,小退半步,將沙木的膝蓋讓開,可是這只是沙木的前招,他還有后首,見陸寇退后,腿隨之伸直,腳尖有下而上的撩了過去。

  這一招是姚明的,真被他撩到,陸寇的下體也就廢了。

  陸寇臉色一變,再次抽身而退,但他慢了半步,小腹的衣襟被沙木的鞋底蹭了一下,留下一塊灰塵。

  他穩住身形,低頭看了看,邊甩手拍掉灰塵,邊對沙木陰聲冷到:“小子,你這是在自己找死!”說著,他猛然一回手,要拔腰間的鋼刀。

  沙木手疾眼快,箭步上前,將陸寇的手腕壓住,說道:“誰找死,還不一定呢!”說著,他另只手運足力氣,一圈打向陸寇臉頰。

  身為南洪門八大天王之一的陸寇當然有一身過人的本事,無論槍法還是身手,都是百里挑一,出類拔萃的。

  剛才吃點小虧是他準備不足,現在沙木翻臉,和他面對面的動手,他不再客氣,猛地抬起手,用手掌硬接住沙木這記重拳,接著腳下一個掃堂腿,對這殺母的腳踝惡狠狠的掃了過去。

  沙木暗吃一驚,急忙抽身跳出,陸寇手法連貫,回手抽出鋼刀,等沙木落地后,向他胸前冷然刺去。

  沙木急忙后退,同時拔出開山刀,與陸寇戰在一起。

  兩方的主將打起來,下面的人哪還能干看著,只聽嘩的一聲,雙方數百號人,刀棍齊舉,在青幫分布的門前展開一場大混戰

  這場仗的規模并不算大,但打的十分激烈,雙方也都下了死手,含沙連天,血光飛濺,不時有人中刀,慘叫著摔倒

  慘叫聲刺激著人們的神經,下手更加無情,拼了命的要置對方于死地

  打架無好手,罵人無好口,占到一旦展開,那么場面根本就無法控制,只是眨眼功夫,雙方各有數十人受傷倒地,鮮血由水泥臺階六道街道上,又與街道的鮮血混合,流進下水道,叫喊聲、哀嚎聲、呻吟聲響成一片,本事并肩作戰的同伴,現在變成了不共戴天的死敵。

  這里發生的一切,都被青幫埋伏在暗中的眼線看得清清楚楚,立刻將消息回傳給身在郊區的傲天、鐵疑等人,眾人聽后,哈哈大笑,彭真挑起大拇指,贊嘆道:“小天果然是神機妙算,計無遺漏啊!”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490.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