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九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九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不等金眼幾人說話,另外一桌的木子冷笑道:“你又不是這里的老板,憑什么說這里停業?即便是要停業,也得等我們把飯菜吃完的嘛!”

  “你他MA是什么東西?”青年根本不把身材平常的木子放在眼里,歪著腦袋,怪眼圓翻,目光在木子身上掃來掃去。

  木子被他氣笑了,搖了搖頭,側身看向謝文東。本來想教訓教訓對方,但現在是非常時期,在沒有謝文東的指示下,他不敢私自動手。

  他有顧慮,可格桑不管那么多,啪的一拍桌子案,挺身站起。

  格桑力大,這一巴掌下去,差點把吃飯的桌子拍散架,桌面上的碗碟隨之震起好高。木子、土山三人被他嚇了一跳,以蠻橫青年為首的混混們也被嚇得一哆嗦,紛紛扭頭看去。只見格桑站在那里,兩米開外的身高,仿佛半截鐵塔,加上大排擋本身就矮,他的腦袋幾乎頂到房梁。看清楚格桑駭人的樣子,混混心中皆是一顫,那蠻橫青年撞著膽子問道:“你.....你們是干什么的?”

  “別管我是干什么的,你打擾我吃飯就是不對!”說著話,格桑甩開兩條大長腿,幾步走到蠻橫青年的近前,一把將他的脖子扣住。

  他還沒怎樣用力,那蠻橫青年的臉色就開始變得漲紅,兩眼睛翻白,嘴巴大張,一副想呼吸又吸不到氣的模樣。

  “他......他是格桑,是北......北洪門的人!”一名干瘦的青年仔細打量格桑,突然怪叫一聲,回手去摸口袋中的匕首。

  干瘦青年的喊聲,引起謝文東的注意,他斯條慢理地拿起餐巾紙,擦擦嘴角,隨后看向青年,目光幽深地向金眼點點頭。

  金眼會意,立刻站起身,冷省說道:“沒錯,這里是該關業了!”說著,他走到門前,將房門關嚴,同時將其鎖死,然后往門前一站,環抱雙臂,嘴角挑起,露出冷笑,默默地注視著幾名青年。

  “狗東西,快松手!”混混們此時還不知道自己正處于危險當中,那干瘦青年亮出匕首,沖到格桑的近前,對其軟肋,惡狠狠的刺了過去。

  他這樣的身手,格桑那里放在眼里,雖然是后出手,但格桑的腳還是先一步踢在青年的小腹上。

  吭哧!干瘦青年象是斷線的風箏,悶哼一聲,整個人倒飛出去,連帶著,撞翻了數張桌椅后才摔落在地,哇哇吐了兩口血,腦袋向下一低,邊沒了動靜,暈死過去。

  “啊--”

  想不到格桑不僅身材嚇人,身手更是霸道,幾名混混也顧不得去管被格桑掐住脖子的蠻橫青年,紛紛轉身向外跑去。

  可當他們到了門前才發現金眼還擋在那里。“讓開!”一名青年揮舞著匕首沖上前來,在金眼面前劃來劃去。

  金眼被他們晃得眼暈,冷然打出一拳,正中那青年得鼻子,后者嗷的一聲怪叫,丟掉匕首,雙手掩面,連連倒退,鮮血自他手指指縫隙中汩汩流出。

  剩下的三名青年徹底傻眼了,不知道這些是北洪門的什么人,怎么一個比一個厲害!當三名青年還想舉刀上前的時候,金眼憑感不耐煩,直接掏出手槍,向三人腦袋上一指,冷聲說道:“誰再動,我就讓他的腦袋開花!”

  “嘩--”看到槍,三人嚇得面無血色,兩腿發軟,手掌一抖,匕首隨之落地,其中一人干脆跪坐在地,連連搖頭,叫道:“大哥,大哥,我們不是故意找你們麻煩的,誤會,這是一場誤會,你...你就饒了我吧...”

  “哼!”金眼哼了一聲,一句話也沒有說。

  另一邊,謝文東仰頭說道:“格桑,放開他!”

  格桑聽到謝文東的聲音,這才將手松開。蠻橫青年在他的大手很掐下已快窒息,格桑松手之后,他連連倒退,一直退到墻邊,身子一軟,靠著墻壁慢慢滑倒,坐在地上,貪婪地大口大口吸著口氣。

  謝文東晃著身形走到他近前,低頭看著青年,等他恢復了一些,問道:“你怎么知道我們是北洪門的人?”

  蠻橫青年驚恐地看了看謝文東,然后用更加恐懼的眼神瞧瞧后面的格桑,艱難地咽口吐沫,剛才的威風勁一掃而空,顫聲說道:“我……我不知道,不是,我知道……”

  “究竟是知道還是不知道?”謝文東無奈地搖搖頭。

  “我……我不認識你,但是我知道他……”說著,青年用手指了指格桑,說道:“我知道他叫格桑,是北洪門的人!”

  “哦?”謝文東頗感好奇,問道:“你是怎么認識他的?”

  “是……是別人告訴我的。”

  “誰?”

  “這個!”青年低下頭,猶豫地直搓手,謝文東見他不答言,挺直腰身,說道:“格桑,殺了他!”

  “別、別、別,我說,我說,是青幫的人告訴我的,他們向我描繪過格桑的樣子。”生怕格桑真過來殺自己,青年沒骨氣地把一切都全盤托出。

  謝文東瞇縫著眼睛,聽青年的口氣似乎不是青幫的人,不過卻和青幫有過接觸,他笑瞇瞇地問道:“你和青幫是什么關系?”

  “沒有關系!”青年深知北洪門和青幫的仇怨,現在自己又落入人家的手里,哪敢多說,他立刻擺明態度,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說道:“我們和青幫沒有關系!不過……以前青幫控制閘北地區時,他們對我們很照顧,我們也害怕青幫,所以……所以當我們發現有用的消息就會通知給青幫,但我們絕對不是想幫青幫,是被逼無奈才這么做的。”

  這樣的鬼話。連鬼都不相信。謝文東中冷笑,不過臉上并沒有表露出來,他回身拉了一把椅子,坐在青年面前,然后含笑問道:“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不知道。青年沖面疑惑的打量他,低聲問道:“你是。、。。。”

  “我叫謝文東!”謝文東淡然說道。、

  “啊?”青年身子一哆嗦,嚇得差點暈了過去。謝文東?北洪門的老大?他兩眼瞪得又大又圓,直勾勾看著謝文東,半響回不過神來。

  謝文東笑了,過了片刻,他問道:“你看夠了嗎?”

  青年結結巴巴地問道:“你。。。。你真的是謝文東?”

  “沒有!”謝文東笑道:“油有價包換!”

  這個可糟糕了,自己碰到誰不好,偏偏碰上了最最狠心手辣北洪門老大謝文東,這下可撞在槍口上了,自己的小命要交代在這啊,青年臉色瞬間變成死灰,他趴在地上,求饒道:“東哥饒命,東哥饒命。。。”

  謝文東低頭看著他,幽幽說道:“繞你,當然可以!”

  青年幾乎一位自己的耳朵聽錯了,過了好一會,他連身說道:“謝謝東哥,謝謝東哥!”

  “哎,先不要這么早謝謝我!”謝文東說道:“不殺幫你,可以,不過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東哥讓我幫。。。。幫什么忙?”

  “告訴請幫的人,我在這里,讓他們來殺我!”謝文東淡然說道。

  “什么?”青年看著他,傻眼了,世界哪有這樣的人,竟然要故意告訴敵人自己的方位,這不是找死嗎?可是他不敢問,愣愣地點點頭,說道:好,好好!

  謝文東看看手表,說道:'兩個小時后,你給青幫打電話,這段時間,你要留在這里.說著,他轉頭看向愣愣站在一旁的老板,笑呵呵地問道:老板,我們耽誤你兩個小時的生意,你不介意吧?

  聽到他的詢問聲,老板才如夢方醒,雖然他不知道謝文東是什么人,但只看這些惡霸們在謝文東面前象老鼠見了貓似的,他的身份十有**也是黑道上混的,而且還是混得很厲害的那種.

  老板干笑兩聲,點頭說道:當然可以.

  多謝!說著,謝文東扎頭對袁天仲低聲說道:叫老雷和小敏他們全部過來!

  是,東哥!袁天仲拿出手機,退后兩步,給東心雷打去電話.

  謝文東看著滿頭滿臉都是虛汗的青年,他臉上笑容隨之漸漸加深.

  己方在上海已占下兩個半區,結果因為青幫的反擊,幾乎被打得沒有落腳之地,士氣低落,人心慌慌,急需一場勝利來穩定局面,可是謝文東明白,以己方現在的實力想打敗青幫,是基本不可能,可能的事,按照他的本意,既然這時候無法與青幫抗衡,就再多等一段時間,大批援軍到之后再動手也不遲,可是現在機會來了,他可以利用這個小地痞向青幫提供情報,把他們引到此地,己方事先做好埋伏,只要青幫來的人數不是過于眾多,取勝的希望將非常大。

  謝文東就是這樣的人,任何微乎其微的機會在他面前都休想溜走。

  等候時間不長,東心雷、靈敏等人趕到店鋪,金眼將房門打開,眾人相繼走近來。莫名其妙的東心雷打量四周,疑問道:“東哥,找我們有什么事?我們已經吃過飯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496.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