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二十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二十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嘭!槍聲響起.AK近距離的射殺,中年人聲都未吭一下,當場身亡,腦漿混合著鮮血,濺了一地.烏爾德低頭看著尸體,然后對著謝文東冷酷地笑了笑,說道:謝先生,這回麻煩解決了!

  恩!謝文東滿意的點點頭,看著烏爾德手中的槍,他微微一笑,說道:你得槍,我看著很眼熟哦!

  “哈哈!”烏爾德仰面而笑,搖了搖手中的步槍,說道:“謝先生當然會眼熟,這就是從你哪里購買的軍火之一。”

  謝文東恍然大悟地哦了一聲,說道:“難怪呢!”說這話,他上前兩步,伸手去接烏爾德手中的步槍,狀似要拿過來把玩幾下。

  烏爾德警惕地縮回手,將槍放于身后,些奧呵呵說道:“謝先生,現在不是懷舊的時候,我們還是先想辦法出去再說。”

  謝文東心中暗哼,臉上含笑點點頭,他用眼角余光大量左右,自己的左面有一名大漢,門口還有兩名,另外一名想必在樓下,自己手中沒有槍械,想瞬間殺掉二樓這四人,不太容易,即便實用暗藏與手腕的金刀,也沒有十足的把握。他目光一偏,看向墻角的木箱,心中一動,疑問道:“我們走了,這個假核彈怎么辦?”

  “雖然是假的,但是它爆炸起來的威力也不小啊!”烏爾德聳肩說道:“我們走后,就把這棟樓炸掉,正好可以分散軍方的注意力!”

  “恩!”謝文東點點頭,問道:“這棟樓,還有其他的居民吧?”

  烏爾德說道:“沒錯!不過現在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們智能稱為犧牲品。”

  他說話時輕松隨意,謝文東臉上雖然在笑,心里卻在暗暗咬牙,這時候他才感覺到,凍土分子比自己要恨得多。這棟土樓雖然不大,但看起來也有十多戶人家,幾十條數人命,說炸就炸,這種事情自己做不出來。

  他好奇地走到木箱近前,伸手將箱蓋掀掉,只見里面堆滿了泡沫狀的東西,在其中央,放有一只長條形的炸彈,制作的比較粗糙,各種導線暴露在外面。謝文東并不懂這方面的只是,但卻低著頭,裝成明白的樣子,仔細查看。

  見狀,烏爾德走上前去,先瞧了瞧一臉認真的謝文東,再看看木箱里的導彈,疑問道:“謝先生認為有什么問題嗎?”

  謝文東點點頭,正色說道:“確實有問題!”

  烏爾德怔住,問道:“謝先生任務哪里有問題?”

  “這里!”謝文東伸手指了一下炸彈的導線。烏爾德狐疑地低下頭,攏目觀瞧。這顆炸彈雖然不是他一手制造的,他也參與了其中,在他看來,絕對不會有問題存在才對。

  正在他琢磨哪里有不對的地方時,謝文東左臂微微料動,金刀自然脫落于手掌中,他毫不停頓,對著烏爾德伸長的脖勁,惡恨恨的刺了進去。

  謝文東忽下殺手,來得太突然,別說他身旁的烏爾德沒有察覺,即使站在一旁的三名東突份子也沒有想到。

  只聽撲哧一聲,金刀鋒刃直接刺進烏爾德的脖勁中。

  “啊——”

  烏爾德怪叫一聲,不等他回過神,謝文東搶先一步,將他手中的AK步槍一把奪過來,隨后就勢轉身,對準另外三名大漢,連續扣動扳機。

  “噠,噠,噠——”

  雖然謝文東的槍法不怎么樣,但距離太近了,想射偏都不容易。隨著槍聲,三名大漢的胸脯,小腹,賤起數團血霧,每人皆身中數彈,仰面倒地。

  謝文東不用細看,也知道這三人肯定活不成了,他急步走到房門邊,閃到門旁的一側。對方在樓下還安排有一人,聽到連續的槍聲,肯定會沖上來查看究竟的。

  他的預料沒有錯,只聽見門外傳來蹬蹬蹬的腳步聲,謝文東講步槍舉起來,搶口對準房門處,只等對方近來,將其殺掉。

  時間不長,嘎吱一聲,房門打從,那名在樓下放哨的東突分子沖了近來,他面帶慌張和疑問,近來之后,首先看見倒在血泊中的四名同伴,他驚叫出聲,問道:“出了什么事?”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站在門側的謝文東將搶口對準大漢的腦袋,抬手就是一搶。

  咔!步槍的頂針撞擊槍膛,發出空響。

  這時候,謝文東意識到嚴重的錯誤,槍梭里的子彈已在剛才射殺三名東突份子時全部打光,而自己卻忘了檢查,現在自己手中的只是一把空槍。聽到槍械的空響,那名東突份子急忙轉過頭,看著滿面殺機、拿槍對著自己腦側的謝文東,他又驚又駭地說道:“你……”

  謝文東、反應極快,察覺槍中沒有子彈之后,并未將槍放下,而是用盡全力地向前一頂,咚!AK的槍筒重重撞在那大漢的腦袋上,由于力道太大,大漢只覺得自己的腦袋嗡的一聲,身子向旁一栽歪,險些摔倒在地,不等他站直身軀,謝文東一個箭步跟上,臂膀運足力氣,將槍當棍子來用,手起槍落,根根砸在大漢的腦袋上。

  咔嚓!步槍在強大的撞擊下支離破碎,頓時間,大漢的腦袋血流如柱,他也隨之跪倒下去。

  謝文東站到他背后,一手抓住他的頭發,使起頭顱高高仰起,另只手雙指加緊金刀,低聲說道:“對不起,朋友!”話音未落,雙指在大漢的勃頸上直劃而過。

  嘶——一道血泉在大漢的脖子處噴射而出,灑出好遠,其聲如微風吹過。

  大漢雙手反抓住謝文東的衣服,抓的緊緊的,可是時間不長,大漢兩眼翻白,緊緊的手也慢慢松手,人亦無力地滑倒在地,身子有一下沒一下的抽搐著,喉嚨處被劃開的血脈還在汨汨地冒著鮮血。

  謝文東低頭看著他,長噓口氣,蹲下身來,將金刀殘留在鮮血在大漢衣服上蹭了蹭,隨后,揀起大漢的槍,邁過他的尸體,走到烏爾德面前。

  烏爾德此時還未斷氣,但離短斷氣也不遠,他的脖子被謝文東刺出個血窟窿,用手緊緊捂著,可鮮血依然從他的手指縫隙中向外流淌。烏爾德靠墻而坐,臉色白得嚇人,嘴唇泛青,一雙如同毒蛇般的眼睛已失去光澤,不過仍在死死盯著謝文東。

  謝文東走到他近錢,烏爾德斷斷續續地虛弱道:“你……你為什么……這么做……”

  “你應該明白,我是絕不可能讓你們落入政府的手里。可是,我沒有十足的把握救你們出去,所以,你們只有死,才能讓我安心。我這么做,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謝文東說話時,滿臉的無辜。

  烏爾德被他的樣子氣笑了,如紙的臉抽蓄了幾下,腦袋低垂,說道:“謝文東果然……陰險、狠毒……”

  謝文東悠然而笑,說道:“隨便你怎么說,不過,你們必須得死!”說著話,他慢慢抬起槍,頂住烏爾德的腦袋,柔聲說道:“你現在可以開始祈禱了!”

  “我死了,你也不會有好下場的,謝文東,我的兄弟會為我報仇,你的下場,會比我慘十倍百倍……”

  不等他說完,謝文東打斷他的話,搖頭說道:“死到臨頭,你還在詛咒我,說明你不是好的穆斯林教徒。不要再自己欺騙自己了,沒有人知道是我殺的你們,你的同伴只會把這筆帳記在軍方的身上!好了,我講的已夠多,該說再見了!”

  說完話,謝文東扣動了扳機。

  噠、噠、噠!在AK的連射下,烏爾德的腦袋像是一只被摔碎的西瓜,頭骨碎裂,腦漿賤起,噴在他身后的墻壁上。

  在謝文東突然下殺手的同時,樓外。

  聽到土樓內連續傳出槍聲,袁華意識到樓內可能發生了變故,立刻下令,直接沖進去。

  羅明義急忙阻攔,說道:“袁兄,樓內現在是什么情況還不清楚,草率進去,一旦歹徒引爆核彈怎么辦?”

  袁華正色道:“我的人剛剛進入,里面便有槍聲,肯定已跟恐怖分子叫上火了,現在可能即需要救援,我不會在這里坐視不管的!”說著,他向那名特種部隊的軍官道:‘進攻!沖進去!“

  ”等一下!“羅明義沉聲低喝,說道:”袁兄,現在可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你冒然而進,會引發什么樣的后果你應該很清楚.....“

  袁華鄒起眉頭,說道:”我只知道,我的人在里面出生入死,而我們卻還站在這里夸夸其談!“

  羅明義說道:”不關怎么說,我反對現在進攻!“

  袁華點點頭,說道:”你怕死,我不怕,你怕擔責任,但我不在乎!”說著話,他拿起對講機,呼叫:“訊雷小組,訊雷小組!”

  “收到!”

  “我是袁華,現在我命令你立刻進攻,沖進樓內,對恐怖分子,可使用任何手段另外,保護謝上尉的安全!”

  明白!部長!“

  政治部有自己獨立的特攻小組,屬部隊一系,但直接受政政治部的調遣,謝文東上午去政治部總部時所看到的特種部隊正是訊雷小組。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522.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