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五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五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火攻?!姜森怕拍自己的腦袋,暗道一聲對啊!自己真是急糊涂了,怎么沒想到這一招呢,他后頭喊叫到!:誰去取些汽油來?“

  “我去!不等恩說話,袁天仲斷喝一聲,抽身向轎車停放的方向飛奔而去。

  單憑腳力,沒有誰的速度能快過他的。袁天仲卡步如飛,眨眼的功夫邊跑出十數米開外。

  “你急什么媽!”姜森無奈的嘟囔一聲,對兩旁的血殺人員說到:“再去幾名弟兄,多取些氣油來!”

  “是!”三名血殺弟兄其答應一聲,跟在袁天仲身后也快速地跑了過去。

  當袁天仲提著兩桶汽油回來的時候,那三名血殺弟兄提著汽油剛敢回,可見雙方四度的差距之大。結果袁天仲拿會倆的汽油,眾人紛紛脫下外套,將汽油倒在衣服上,在團成球型。

  宅院中的小平房是木頭和泥土混合建造而成,雖然不至于粘火就著,可一旦如此多的火球仍過去,也夠里面忍受的。姜森等人剛要那衣服點著,謝文東擺擺受,攔住眾人。

  姜森不然不解,疑問道:“東哥,怎么了?

  若用火攻,房屋里面的人肯定首部了,他們一定別無選擇,只能寵出來突圍,只怕那時候守在后面的長風壓力很打,老森,你代血殺的弟兄過去支援!”謝文東邊思索邊說道。

  姜森搖搖頭,說倒:“東哥,我呀是走了,前門這邊怎么般?”

  用火攻藐視能吧天狼幫的人燒出來,可是他們會從前面突圍還有由后面圖為,誰都不敢肯定,玩意自己帶人去了后面,天狼幫卻寵正面突破,那東哥就危險了。姜森也有他的顧慮。

  謝文東正色道:“不用擔心!這邊有老劉以及安組的兄弟在,應該足夠用了,而且經過剛才的交火,天狼幫肯定能感覺出來前方活力最猛,所以他們十之**會從后面跑。”

  姜森點點頭,道:明白了,東哥!”說這話,他像數十名血殺兄弟一揮手,帶人繞道宅院的后方

  等姜森走后不久,另外三名去取汽油的血殺兄弟跑;回來,一共八通汽油,將數十件衣服浸泡,團成球狀,,然后吳姓兄弟各用怒混挑起一顆,點燃之后,向房屋的頂端摔去。

  平方的墻壁是泥土制造,可是棚頂卻是油氈紙的,火球落在那上面,很快就燒著好大一片,

  見狀,暗組的人員紛紛效法五行兄弟,用木棍提起成一團的衣服,將其點著,隔著墻壁,向房屋的方向投頭去衣服,將其點燃,隔著墻壁,向房屋的方向投去。

  只見一道道燃燒的火龍劃破夜空,飛向平房,有些砸在墻壁上,火星四濺,有些則落到房頂上,使本已熊熊的烈火變得更加旺盛。

  正如謝文東所料想的那樣,困在房屋里的天狼幫人員果然坐不住了,經過短時間的平靜,突然,房間內槍聲又起,而且這次比剛才對射的槍聲還要密集,時間不長,三名越南青年破門而出,直向正門的方向沖來。

  這樣的沖鋒,在劉波、五行、暗組等人的眼中簡直如同送死。

  還沒等劉波和五行兄弟開槍,暗組以及兩側北洪門的兄弟便直接將三人打成了篩子。沒有慘叫,三名青年聲都未吭一下,直接倒地身亡。幾乎在同一時間,房屋后放槍聲四起,原來十數名頭戴黑色面具、身穿黑色衣裝的大漢由平房的后窗戶跳了出來。

  早已經在那里等候多時的姜森以及任長風同時對手下人喝道:“打!”

  雙方之間沒有廢話,照面便開始了你死我活的激烈槍戰。

  槍戰中,任長風的一身出類拔萃的刀法全然無用武之地,不過他的指揮、調動絕對是一流的,對北洪門人員連連發號司令,絲毫不落于下風,加在還有姜森以及數十名血殺人員在旁協助,天狼幫的武器雖然精良,可就是沖不出缺口,反而還被打死打傷數人。無奈之下,剩下的十余人躲藏在掩體之后,與其展開對射。

  后面打得熱鬧,前面也不冷清。打死沖出來的三名敵人,又聽后面槍聲陣陣,謝文東冷笑一聲,天狼幫和自己用聲東擊西的策略,實在太小看自己了!他抬手打個指向,震喝一聲:“兄弟們,隨我殺進去!”

  說完話,謝文東一馬當先,沖進院內。

  他剛走進來,就看到窗戶內抬起兩支槍筒,謝文東心中暗道一聲天狼幫果然狡猾,還在房間里留有殿后的人!心里這么想,身子可一點沒敢怠慢,急忙向旁邊一閃,側滾了出去。

  噠噠噠!兩排子彈幾乎是擦著他的頭皮飛過。謝文東趴伏在地上,抬起銀槍,對著窗口,連續開了五槍,同時,在他身后的五行兄弟也隨之展開了連射,見窗內的兩桿槍硬壓了下去。

  借著這個空機,謝文東身如彈簧,從地上蹦起,毛腰向平房的大門跑去。

  他的爆發里本來就強,加上距離又短,轉瞬之間他就到了房門前,剛要破門而入,突然想起剛才格桑遭暗算時的場景,暗暗吸了口冷氣,向四周瞧瞧,剛好看到墻角處有一個半米過的小水缸,他眼珠一轉,計上心頭,三步并連步,來到水缸前,雙手一抓,硬生生將其舉了起來。

  別看水港不大,但分量一點都不輕,若換成外一個和謝文東同等身材的人,想把它輕松舉起來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他抬著水缸,在距離房門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住身,隨后雙臂運足力氣,對準房門,將手中的水缸狠狠砸了出去。

  只聽得咚的一聲,水缸將房門砸開,幾乎在同一時間,謝文東的身子也急速的伏到地面。

  他小心并不是多余的,他的身體剛接觸到地面,只聽前方轟隆隆又是一聲巨響,房門被炸得七零八落,濃煙從房門以及窗戶呼呼的冒了出來。

  還真的布下埋伏!謝文動揉揉嗡嗡做響的耳朵,提錢向煙塵滾滾的放內走去。

  跟在他身后的還有劉波,五行兄弟,哀天沖,再望后,則是黑壓壓的暗組人員。

  這座房屋的面積不小,分成左中右三間,不過里面卻是破破爛爛的,地面是泥土的,嘔吐不平,門旁的灶臺又臟又亂,加上剛才雙方的對射還有手雷的轟炸,使原本就破爛不堪的房屋變得更加慘不忍睹,墻壁上滿是大大小小的彈痕。

  謝文東正大量周圍,左側里屋的房門一開。從里面沖出一名手持AK47的壯漢,看到謝文東,二話沒說,作勢準備開槍。

  謝文東嘴角挑起,躲也沒躲,直接迎著他走了過去。

  他這力氣的反應,反吧那大漢嚇了一條,可當他的手指扣動扳機的瞬間,謝文東身后傳出兩聲槍響,大漢還沒明白這么回事,腦袋上多出兩個血窟窿,人靠著墻壁,慢慢滑到。

  搶是劉波和金眼開的,見到敵人,謝文東并不慌張,也正是因為他身后又一群槍法精神的兄弟在,他可以放心大膽的往前闖,當然,如果沒有對兄弟百分百的信任,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著一點的。

  謝文東絲毫沒有停留,直接跨過大漢的尸體走進里屋。

  里屋面積很大,呈長條型,足有十米之長,三米多寬,在其他上,橫七豎八躺有幾巨尸體,顯然那是在剛才交火重被打傷的天狼幫的人。

  在房屋的最里端,靠墻坐著一名青年,胸前有兩處槍傷,看起來已經奄奄一息,不過見到謝文東時,仍咬著牙,將地面的槍慢慢舉起來。

  AK47在他手中好像變得無比沉重,他的動作很滿,槍口顫巍巍的搖擺不定,謝文東嗤笑搖頭,越南人真兇狠好戰,都傷成這副模樣,竟然還想著殺傷自己。

  不等謝文東出手,袁天仲不慌不忙的走到那明青年金錢,一腳將他手中的槍踢開,隨后身子一彎,把越南人青年的脖子扣住,轉頭問道:“東哥,殺了他嗎?”

  謝文東剛要說話,這時,金眼跑了過來,低聲說道:“東哥,右面那房間有點狀況。”

  “恩?”謝文東皺起眉頭,向右房走去。

  右房不大,里面只容下得幾張床鋪,可是這房間比左側那房間還要凄慘,滌棉上,躺著兩具尸體,一男一女,看年歲都是年過半百的老人,衣服簡單樸素,和平常的農民差不多。

  他二人的手腳都被常常的鋼釘釘穿,牢牢固定在地面上,嘴里賽這破布一類的東西,致命傷皆在頭部,一個腦袋直接被子彈打穿,另一個腦袋受過重物的碎擊,變得血肉模糊,連本來的相貌都看不出來。

  這還不算什么,最凄慘的是一位**躺在床上的女人,肚子高高鼓起,懷胎有七、八月的樣子,但下神浪跡,明顯受到非人的蹂躪,此時兩眼瞪睜,臉色鐵青,已斷氣多時i

  謝文東看罷,什么話都沒有說,轉身走出房間,再次回到左側房間,直接來到那名越南青年近前,手中的銀槍一抬,對準他的腦袋,練開三槍。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557.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