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六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六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金蓉是金鵬的孫女,北洪門的人基本都稱呼她小姐,金眼也不例外。謝文東一笑,說道:“衣服而已,不是那么重要的。”見金眼還想說話,他疑問道:“對了,不是讓你去訓練新人么?怎么還在這里?”

  聽了這話,金眼識趣地立刻閉上嘴巴,不敢再多言。

  機場。謝文東到機場的時候的時間不長,金蓉所坐的飛機便到站。在成群的旅客中,謝文東很容易就把金蓉找出來,看著穿著隨意卻難掩靚麗的小丫頭,謝文東的臉上不自覺地露出歡快的笑容。

  他看見了她,同樣的,金蓉也看到了謝文東。

  “大哥哥!”金蓉拖著行李箱,飛快地跑了出來。等她出來,五行兄弟急忙上前,講她手中的行李一一接過。金蓉沒有理會他們,如同一只小燕子,直接跑到謝文東面前,張開雙臂,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金蓉身材嬌小又纖瘦,雙手摟住謝文東的脖子,幾乎整個人都掛在他的身上。如此親密的動作,謝文東很不適應,尤其是在機場,眾目睽睽之下,這讓他感覺很尷尬。

  他不留痕跡的退了退,同時拉開金蓉的小手,問道:“坐了這么久的飛機,累不累?”金蓉活動活動胳膊,目光幽怨的看著謝文東,好像旅途的勞累是他造成的。”如果不是你,我就不用回來了。”

  “我?”謝文東丈二和尚莫不找頭腦,笑問道:“怎么是我?”

  金蓉的小嘴撅起,鮮紅的嘴唇更加艷麗,嬌艷欲滴,臉色微微紅暈,低著頭,小腳在地上畫來畫去,說道:“你還裝糊涂,是你讓我回來訂婚嘛!”

  撲!謝文東差點暈倒,自己什么時候讓金蓉回來訂婚了?轉念一想,頓時明白了,這肯定又是老爺子的安排。在心里嘆了口氣,事情到了這一步,再說別的也沒有用了,他苦笑搖頭,很自然的抓起金蓉的小手,說道:“走吧!我先送你回家休息。”

  坐在車上,金蓉突然變的很沉默,一會看看謝文東,嘴角動了動,想要說話,一會又小臉漲紅地看向窗外。

  謝文東感覺好笑,問道:“金蓉,你想問什么?”

  金蓉轉過頭,瞪大眼睛,直直地看著他,問道:“大哥哥怎么突然要和我訂婚呢?玲姐姐知道這件事嗎?”

  “這個……”這正是謝文東倍感頭疼的問題。他沉默了好一會,說道:“小玲現在還不知道這件事。”

  “哦!”金蓉眼睛轉了轉,得意地點點頭。她和彭羚的關系是有所改善,表面上也十分親密,象是姐妹,但是感情這東西畢竟是自私的,在心底的最深處還是存有敵意。她笑嘻嘻的說道:“我就知道……”

  謝文東茫然的看著她,笑問道:“知道什么?”

  “大哥哥最喜歡的人是我!”說著話,金蓉突然向前湊,動作飛快地在謝文東的臉上親了一下。

  謝文東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忙抬頭看看開車的金眼,還有副駕駛上的水鏡,發現這兩人也是大眼瞪小眼地看著自己,他的白臉瞬間變成了紅臉,滿面尷尬清清喉嚨,目光有些慌亂地轉向車外。

  他的反應,引起金蓉一陣咯咯的歡笑聲。

  無論謝文東是好人還是壞蛋,是善良還是罪惡,是歹毒還是兇殘,對于金容來說這些都不重要,在她心里,謝文東就是一個既陽光又靦腆的大男孩

  ,如同自己的伶家大哥哥,又似自己的親人,會時時刻刻保護自己,值得自己托付終身的男人。

  他親密的抱住謝文東的胳膊,臉上寫滿了笑容,腦海中滿是未來美好的憧憬。

  一路無話,汽車直接開到郊外的別墅。看到金鵬,金容直接撲到他的懷里,像是一只小貓,蹭來蹭去,不停的叫著爺爺。金鵬哈哈大笑,寵愛的揉著

  金容的小腦袋。

  過了好一會,他祖孫二人才從喜悅中恢復過來,金鵬一手拉著金容,一手拉著謝文東,笑道:我已經準備好了飯菜,來來來,我們爺仨聚在一起不

  容易,今天好好吃一頓!

  這頓飯,三人邊吃邊聊,其樂融融,一直吃到了中午。

  飯過,金容有些疲倦,做在沙發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聽著爺爺和謝文東聊天,上下兩個眼皮直打架,時間不長,就趴在沙發上睡著了。

  謝文東見狀,說道:老爺子,我先送容容上樓休息吧!

  好!

  得到老爺子的首肯后,謝文東將金容輕輕抱起,上到二樓,進入金鵬早已經準備好的臥室,然后,將他慢慢放在床上。

  看著熟睡中的金容,謝文東的喜愛之情油然而生,臉上掛起暖暖的笑容,扶了扶他額前的幾屢淘氣的秀發,隨后拿起被子,小心翼翼的幫他蓋好,

  方退出房間,下到一樓大廳。

  和老爺子又談了一會,謝文東起身告辭。臨走錢,老爺子叫住他,問道:文東,你對袁天衷怎么安排的?

  謝文東說道:我讓他自己作出選擇,究竟是洪門還是望月閣,就看他自己的了。

  金鵬點點頭,尋思片刻,說道:“此人野心甚大,即使留在洪門,日后也非池中之物。”

  謝文東一笑,說道:“多謝老爺子提醒,我會小心的。”和老爺子告別之后,謝文東帶著五行兄弟上了車,返回北洪門總部。

  車上,香港洪門打來電話,詢問他這次洪門峰會,香港洪門派誰為代表。

  香港洪門的掌門大哥于贏死后,其位置是謝文東來接替,后來他交給楊少杰管理,可是不久前楊少杰遭到天狼幫的刺殺,身手重傷住進醫院,這次洪門峰會是肯定不能去參加了。謝文東思前想后,決定讓趙虎代替楊少杰前往。

  首先,趙虎是自己的親信,十分忠誠,再者,趙虎性情沖動,可以用他來攪局,或許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回到總部之后,謝文東開始對自己的這趟上海之旅進行準備。

  上海可以說是除了T市之外,這陣子他呆得時間最長的城市,對那里的環境太熟悉了。

  北洪門在上海擁有三個半的地盤,其上上下下的人員加在一起不下三千余眾,勢力龐大,如果望月閣或者其他洪門想和他硬著干,謝文東是絕對不怕的。

  他擔心的是對方會來陰的,這就要求跟隨他一同前去參加峰會的人員必須得精銳,只可惜格桑被天狼幫的埋伏炸成重傷,讓謝文東身邊缺少了一名得力干將。

  謝文東考慮了好一會,定下了九個人,五行、任長風,袁天仲,另外姜森和劉波也一同過去,字不過他倆非洪門人員,光明正大對于他定下的人選,東心雷明確表示反對,問題主要集中人袁天仲身上,明知道他出身于望月閣,還要帶他前去,實在是太冒險了。

  不過謝文東也有它的打算,首先能檢驗他對自己的忠誠,其次又能讓他感覺到自己對他的信任,再次,也可以起到麻痹望月閣的效果,讓望月閣認為自己還不清楚他們暗中的勾當。

  聽完謝文東的解釋,東心雷依然連連搖頭,還是認為這么做太危險了。不過謝文東做出的決定,他無法也無力改變,只要暗中找到五行,叮囑他們,峰會期間要時刻盯緊袁天仲,如果看出他有異心,可直接將其擊斃。

  事關重大,五行兄弟也不敢掉以輕心,一各個重重的點頭,齊聲應是。

  第二天,清晨,謝文東正在熟睡中,突然覺得鼻子癢癢的,他搖了搖腦袋,睜開眼睛,看到一張精致的近乎找不到半點瑕疵的絕美容顏貼在自己近前。

  能順利通過洪門以及五行兄弟的守衛,敢不敲門就闖入謝文東的臥室的,全世界恐怕也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金蓉。

  謝文東暗談口氣,揉了揉眼睛,問道:“蓉蓉你怎么來了?”

  “在爺爺那里沒意思嘛!”金蓉一轉身,也躺在床上,小腦袋在謝文東的耳邊頂了又頂,擠了又擠,硬是從他頭上搶Kao了一半的枕頭。

  金蓉生性活潑好動,而在金鵬住的地方又是荒郊野地,景色雖然迷人,但是過于清凈,呆幾個小時還可以,時間一長,她哪能受的了,再者說好不容易回國,見到朝思暮想的大哥哥,哪有心思在金鵬的別墅里憋著,睡了一晚,她大清早就坐車趕過來了。

  她擠到自己的床上,謝文東也無法再睡下去,無奈地坐起身,搖頭說道:“老爺子對你想念得很,你應該多多陪陪他老人家。”

  我可以晚上陪爺爺聊天嘛!“金蓉躺在床上,鼻子里盡是熟悉的味道,舒適的噓口氣,笑呵呵地說道:“文東,今天打算陪我去哪里玩?”

  文東?謝文東下了床,將窗簾拉開,伸展幾下筋骨,說道:“叫我大哥哥。”

  “不行,結婚之后還叫大哥哥,多別扭啊!”金蓉不滿地嘟囔道。

  結婚?謝文東頭痛,糾正道:“是訂婚!”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569.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