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七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七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與在場西裝革履的眾人比起來,為首的青年穿著隨意普通,米色的休閑褲,白色的T,臉上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他走進會場之內,環視一周,見里面有箭上弦,刀出鞘的,也有混戰在一起惡斗的,他嘴角挑起,呵呵笑了起來,說道:“真熱鬧啊!”

  “你是誰?”見手下的兩名大漢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不知死活,梁老老臉漲紅,瞪著青年怒聲問道。

  “我叫唐寅!”青年回答得干脆,目光落在謝文東的身上,笑的更加燦爛。

  聽到唐寅的名字,廝殺中的袁天仲心中一顫,急忙虛晃一招,逼開付,邵二人,隨后抽身退出圈外,對付武和邵舉擺擺手,說道:“兩位,我們等會再打!”真正被袁天仲看成勁敵的,唐寅絕對算一個。他轉過頭,看向唐寅,眼中滿是敵意和戒心,冷聲問道:“唐寅,你來這里做什么?”

  “呵呵!”唐寅笑而不語,邁開大步,直接向他走過來。

  袁天仲吸氣,下意識地倒退一步,軟劍橫在胸前。哪知唐寅到了他近前時并沒有停下來,從他身側穿了過去,只是他路過他時輕聲說了一句:“和你沒關系,手下敗將!”

  聽了這話,袁天仲的鼻子差點氣歪了,兩眼瞪起,怒吼一聲,反手就是一劍。這是他怒急了的一劍,只見空中波光粼粼,卻不見劍身,由于速度太快,劃開空氣時發出嘶嘶的呼嘯聲。

  唐寅不慌不忙,腳步向前一滑,看似危險卻剛好將他這劍躲開,人也順勢到了謝文東的近前。

  對于唐寅這個人,五行兄弟也頗為顧忌,弄不清楚他算是自己的敵人還是朋友,他曾經是陳百成的手下,死于他手上的文東會兄弟不計其數,生性兇殘,手段毒辣,后來在上海又救過謝文東一次,現在再次出現,五行兄弟心里沒有底,五把槍,幾乎同時頂住他的腦袋。

  唐寅并不說話也不解釋,只是看著謝文東嘿嘿直笑。

  與他同來的另一名青年正是任長風,在后面看得直皺眉頭,被五行用槍指著腦袋還能笑得出來,唐寅也真算是夠變態的。

  謝文東看著唐寅,也笑了,拍拍身旁的空椅子,說道:“坐!和我一起看熱鬧。”

  唐寅搖搖頭,一手扶著椅背,笑呵呵道:“我只喜歡湊熱鬧,卻不喜歡看熱鬧。”

  這時候,在場的眾人都有些發暈,不明白來的這位名叫唐寅的青年和謝文東是什么關系,說他們是朋友,可袁天忡及五行對他的態度明顯象是對待敵人,若說他們是敵人,他卻與謝文東談笑風聲,讓人想不明白,猜不透。

  “袁天忡,你的對手在這里!怎么,打不過我們想跑嗎?”付武提刀,邊向袁天忡慢步逼近,邊冷聲說道。

  唐寅站在謝文東的身邊,袁天忡哪還有心思和他們動手了。唐寅心里扭曲,性情多變,談笑間殺人,誰都不敢保證他會不會對謝文東動手,而以他的本事,真出手偷襲的話,謝文東能逃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袁天忡心存顧忌,根本不敢輕易離開謝文東的左右。

  他不動,在付武和邵舉來看,他便是怕了自己二人。兩人相互看看,哈哈大笑,振聲喝道:“什么新一代的精銳,原來就是個膽小鬼!袁天忡,要么你就象個男人站出來和我們一戰,要么你就跪下來磕個響頭等候發落。。。。。。”

  袁天忡臉色難看,握著拳頭,指甲都扣近肉里而不自知。他沒有看付武、邵舉,兩只眼睛死死盯著唐寅。

  唐寅對他的怒火和敵意視而不見,含笑問謝文東道:“這兩人好吵!他們是誰?”

  謝文東聳聳肩,他也不知道這人的姓名,只知道是望月閣的門徒,他笑瞇瞇道:“反正不是朋友!”

  “哦!”唐寅點點頭,轉身形,面向付,邵二人,含笑招了招手,說道:“你們要打架是嗎,來找我好了我奉陪。”

  付武,邵舉同時撇嘴,根本沒把唐寅放在眼里,前這嗤笑道:“你算個什么東西?!你以為什么人都可以和我們動手過招嗎?”

  唐寅一怔,眨眨眼睛,隨后笑了,走向他二人,一只手拖著椅子,另只手指著付武說道:“一招!”

  一招?什么一招?付武沒聽明白他的意思,疑問道:“你說什么?”

  “殺你,只需一招!”唐寅臉上掛著淺笑,一本正經地說道。

  付武楞住,過了片刻,好象是聽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他在笑,曲青庭和史文俊在暗皺眉頭。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剛才唐寅背身閃開袁天仲那一劍的身法看似稀松平常,其中卻暗藏玄機,遠非平常的身法能比擬。

  曲青庭輕聲說道:“此人的身手不簡單,史兄應該提醒付,邵兩位賢侄多加小心。”

  史文俊是想出聲提醒,可是被曲青庭這么一說,反而不好開口了。他嘿嘿一嚇,輕描淡寫地哼笑道:“邪門歪道而已。”

  “師傅,我來試試他!”以銀刀為暗器的青年將早已握在掌中的銀刀掂了掂,猛然間一抖手,兩把銀刀化成兩到閃電,直向唐寅飛去,分刺他的后心和脖頸。

  唐寅的反應快及,腰身一扭,將射向自己后心的飛刀閃開,接著,抬起手臂,如同信手摘花一般將到了面前的那把飛刀捏住。

  他的動作,看起來毫無華麗可言,簡單樸實,但卻異常實用。將飛刀捏在手中,翻看一下,隨后舉目瞧向那青年,笑道:“飛刀不錯,還給你!”說著,反手將飛刀又甩了回去。

  青年年輕氣勝,亦不服輸,和唐寅一樣,也是抬手去接飛刀馬克思當他的手指碰到飛刀的時候,這才感到不對勁,飛刀上的力道太大了,不過此時他再想閃躲,已經來不及,只能硬著頭皮去接。

  他將牙關一咬,將渾身的力氣運到掌上,勉強將飛刀接下,但身子受飛刀的慣性,不由自主的倒退兩步。

  他臉色漲紅,只覺得手臂酸痛,掌心發麻,手也無力的垂下,背與身后,如果站在他的后面邊會發現鮮血順著他的指尖正滴滴答答的下淌。

  “不錯!”

  見他接下自己的一刀,唐寅點了點頭,拖住椅子的手突然之間一揮,將椅子恨恨向付武砸去,與此同時,他也跟著竄了出去。

  付武哪想到對方說打就打,連點預兆都沒有,見椅子掛著嗡嗡的風聲呼嘯而來,嚇得急忙抽身閃躲。

  啪!椅子重重砸在他深厚的墻壁上,撞個支離破碎,連墻體為之震動一下,可見唐寅這一椅子的力道之大。

  付武剛把椅子閃開,嬸子還沒有站直,唐寅隨后的一腳也到了。付武心中生寒,運起全力,將短劍向上挑起,去削唐寅的腳踝。

  哪知唐寅這一腳只是虛招,人在半空中,踢出的一腳猛的收回,另只腳隨后點了出去。

  付武這回再招架不住,胸口被唐寅這腳結結實實的點中。

  ‘嘭!

  “啊--”隨著付武一聲痛叫,身子后仰,連連倒退,足足退出五,六米遠,才將嬸子站穩,這時他覺得胸口發悶,一口血水自胸腔返了上來。

  他倒了也剛猛,舌尖頂住上牙堂,將涌上來的鮮血又給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急喘兩口粗氣,將血向下壓了壓,然后抬頭再看唐寅,面前哪里還有人家的身影。

  人呢?付武左右觀望,唐寅仿佛憑空消失了似的,他正覺得奇怪,發現不遠處的韶舉正用驚恐的目光看者自己的身后。

  難道……

  他瞳孔突的縮小,正想轉回頭去,只覺得肩膀一沉,一把寒光閃閃的月牙型彎刀壓在他的肩膀上,刀鋒緊緊貼著他的脖頸。他甚至感覺到對方的刀鋒已經割破了自己脖側的皮膚

  付武腦袋嗡了一聲,人僵立在原處,嚇得一動不敢動。

  唐寅站在他的身后,腦袋前探,貼近他的耳邊,悠悠笑道:“我說過,殺你,只要一招!”

  見自己的大徒弟連一招都沒打完就被對方用刀逼住,原來安坐在椅子上的史文俊此時再也坐不住了,騰的站起身,又羞又怒,虎目射出兩道精光,直視唐寅,喝道:“放開他!”

  唐寅聞言,慢慢抬起頭,歪著腦袋打量史文俊兩眼,笑問道:“你在命令我嗎?”

  史文俊怒道:“我只要你放開他!”

  “你的語氣,讓我很難接受!”說著話,唐寅笑呵呵低下頭,腦袋伏在付武的肩頭,側著腦袋對他說道:“和你的朋友說再見吧!”隨著話音,他手臂向前一伸,殘月彎刀的尖刀在付武的脖子上慢慢劃過。

  他的動作很慢,慢到可以讓在場的每一個人看清楚自己的動作,也看清楚付武臨死前那充滿絕望、恐懼的表情。

  “咯……咯……”

  刀尖從付武脖子的左側一直劃到右側,整個喉嚨被唐寅慢悠悠的割開,他的嗓子里也隨之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咕隆聲,晶亮的眼睛也一點點的暗淡下去,四肢劇烈的抽搐、抖動著……但唐寅緊緊地托著他,不讓他倒地。

  在場的眾人都是黑道人物,視殺人如兒戲,可是現在見了唐寅的殺人手段,從心內深處感到發毛,同時生出一股強烈的惡心感。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578.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