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九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九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時間不長,一名二十六七歲的青年跟隨謝文東走了近來。

  這人身材修長,一米八左右的樣子,高高瘦瘦,五官長得比較粗獷,模樣談不上帥氣,可也不難看,雖然跟在東心雷的后面,而且只是一個人,但上身還是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傲氣。

  望月閣的人在洪門面前似乎都有先天性的優越感,無論之間的關系是好還是壞。

  那青年目不斜視,既沒有打量房間的布局,也沒有張望周圍站了多少北洪門的人,神態從容地走道謝文東的近前,點頭施禮,說道:“謝文東,您好!”

  謝文東不會武功,但是他會看,只看這青年走路時身形的飄逸,就能感覺到他和平常人不個一樣,估計身手應該和袁天仲不相上下,只可惜現在袁天仲不在,不然通過他可以弄清楚出對的身份。他含笑說道:“你好,望月閣的朋友。”

  “我排行在三,師兄弟們都喜歡叫我三哥,謝先生可以叫我小三。”青年說道。

  “哦!”謝文東淡然地應了一聲擺擺手,道:“請坐吧!”

  叫小三的青年也不客氣,落落大方地在謝文東對面的沙發上坐下,隨后,從口袋中取出一封信,向前一遞,說道:“這是閣主給謝先生的親筆書信。”

  謝文東結果,沒有馬上拆開,隨手放在茶幾上,笑問道:“你可知道我現在和望月閣是什么關系?”

  一小愣了愣,說道:“應該是敵對關系吧,”

  謝文東道“即將明知道是敵對關系,你還敢到我這里來?昨天,我剛剛殺掉幾名望月閣的人。”說著,他笑咪咪地看著對方。

  小三并不感到意外,似乎早已經知道了此事,他笑道:“兩軍交戰,不斬來使,我只是個前來送信的小門徒而已,我想以寫謝先生的身份應該是不會為難我的。”

  “哈哈!”謝文東仰面而笑,說道:“在我的觀念里,從來都沒有大人物與小人物的分,只要是我的敵人,我對他的手段只有一種,無論他的身份如何。”

  小三聳聳肩,道:“如果謝先生這么說,那我也沒有辦法了,我的任務是送信,現在信已經送到。謝先生要殺要刮隨便吧。”說完,他毫無懼色,反而半開玩笑地說道:“看起來,我是闖進虎口里了。”

  謝文東愣了一下,隨后大笑,這個年輕人還挺有意思的。他將信封那起,從里面抽出信紙,展開一看,信確實是望月閣閣主寫的,至少是以閣主的口氣寫的,內容很簡單,寥寥幾句,主要是讓他歸還史文俊以及幾名門徒的尸體,并說不管雙方的關系交惡到什么程度,落地歸根,這是傳統。

  看完之后,謝文東將信合上,看著小三,問道:“這信上的內容你了解一二吧?!”

  小三點點頭,說道“閣主應該是讓謝先生將史長老的尸體送回到望月閣。”

  “沒錯!”謝文東手指輕輕敲了敲茶幾,說道:“你回去告訴貴閣主,就社尸體我已經代為處理過了,什么都沒有留下。”

  皺著眉頭,小三沒有立刻答話,而是兩眼直勾勾地盯著謝文東,隱隱閃爍出火光。

  過了半晌,他深吸口氣方幽幽說道:“人死為安!史長老已經死了,無論他生前與謝先生的恩怨有多深,也無論望月閣與謝先生的矛盾有多大,既然人已沒了,那么一切都不再和他有關系,謝先生總不該用死人出氣吧?”

  謝問東笑道:“人,我已經埋了,埋的地點我告訴你,望月閣想要尸體,可以,那就自己來取好了,不過你們也要小心派過來的是活人,可到最后回去的卻是尸體。”

  小三點點頭,隨即站起身型,幽深地笑道:“謝先生是在威脅我們?”

  見他站起,金眼等人的神經也隨之拉緊,紛紛上前一步。

  謝問東笑瞇瞇彈彈手指,道:“這不是威脅,我只是在說事實!史長老所做的一切,不可原諒,他死了,這筆帳自然要算在望月閣的頭上,我現在可以坦誠的告訴你,從今天開始,望月閣的人我見一個殺一個,決不姑息手軟,你是個例外,也是唯一例外,在我還沒改變注意之前,最好馬上從我面前消失,永遠不要再回來。另外,也希望你能把我的燈火書城獨家首發意思如實轉達給貴閣主,想殺我就盡管來好了,無論是名槍暗箭,我都在這里等著他!”

  小三握著拳頭,骨節咯咯作響,過了一會,他呵呵一笑了,說道:“好!我一定會把謝先生的意思轉達給閣主,告辭了先!”

  “不送!”

  轉過身,小三的臉頓時變的鐵青,兩眼放射出兇光,也不再問謝文東把史文俊埋在那里,大步走出別墅。

  雖然雙方的關系已經鬧僵,但謝文東如此強硬的話,還是讓東心雷等人暗自搖頭。

  把剩下的早餐吃完,謝文東帶上彭玲坐車前往郊外,先去接金鵬,隨后,一起去了醫院。

  找到那名女醫生,眾人詢問她金蓉的情況怎么樣。女醫生是金蓉的主治醫生,對她的狀況再了解不過。她說道:“金小姐的情況還算比較穩定,也脫離了危險,不過人還是沒有蘇醒過來。”她邊帶眾人走去病房。

  金蓉所在的病房屬高級病房,無論條件還是設備,都是數一數二的。

  來到門口,女醫生沒有讓眾人進去,只能隔著窗戶探望。

  金蓉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雙眼緊閉,動也不動,蓋著白色的被單,臉上帶著氧氣罩,胳膊插著輸液管,平日粉撲撲的玉面此時于雪白的被單幾乎是一個顏色,讓人看了既心痛又心酸。

  謝文東扶住玻璃窗,凝視良久,轉頭問道:“蓉蓉得什么時候能蘇醒過來?”

  女醫生搖搖頭,說道:”這個我也沒有辦法確定,也許是三個小時,也許是三天,也許要更久,這個主要看金小姐自己的意志,如果她自己不愿意醒過來,那么她的昏迷的時間將會是無限期的。”

  “什么?”眾人聽后,皆大吃了一驚。

  金鵬聞言動容,須發顫抖,凝聲問道:“醫生,你的意思是說,蓉蓉會變成植物人?”

  女醫生忙擺手說道:“老爺子,你不用緊張,我只是說有這種可能性,通常是很少出現的,幾率不會超過萬分之一。“

  “哦!”

  聽完這話,眾人長出一口氣,原來是這樣,萬分之一的可能性,不會那么巧被金蓉趕上的。人們紛紛在心里安慰自己。

  謝文東正色道:這段時間就要勞醫生你多費心了。

  女醫生看眼謝文東,含笑說道:謝先生不用客氣,我會盡我所能治療金小姐的。在女醫生眼中,今天的謝文東與昨天比起來又不一樣,多了幾分成熟和穩重,說話文斯有禮的,無論怎么看都不象是中國黑道頂級大哥。。

  謝文東點了點頭,然后扶著金鵬的胳膊,安慰道:老爺子,蓉蓉會沒事的,我們回去吧!

  只是一天之隔,金鵬就顯得蒼老了許多,而且金蓉現在這個樣子,他看了都受不了,又何況老爺子呢!

  金鵬明白謝文東的好意,他微笑搖了搖頭,低聲說道:我想再多呆一會。

  謝文東嘆了口氣,咬咬嘴唇,道:好,老爺子,我陪你。

  金鵬這一呆,就是整整一天,這一天謝文東哪都沒有去,一直陪在金鵬的左右,直到晚上醫院開始清理陪護家屬的時候,金鵬才離開醫院。

  派人送老爺子回家,謝文東坐上車里,疲倦地向后一靠,仰起頭來,長嘆一聲。

  他不知道金蓉什么時候會醒過來,醫生雖然說不蘇醒的可能性很小,但并不代表不存在,萬一金蓉永遠也不醒過來那怎么辦?老爺子怎么辦?自己怎么辦?他心里隱隱約約有種不祥的預感,揮之不去,令他心亂如麻。

  坐在他身旁的彭玲用力地握了握他的手,雖然沒有說話但一切都以在不言中。

  晚間,半夜十二點多,謝文東正在迷迷糊糊的睡夢中,放與他枕邊的電話突然震動起來,他在床上躺了好一會才將電話接起,嗓音沙啞地問道:“什么事?”

  電話是東心雷打來的,他語氣緊張,說道:“東哥,南京出事了。”

  過了片刻,頭腦暈沉沉的謝文東才反應過來,看眼身旁熟睡的彭玲,輕聲說道:“等會!”說著,他悄悄下了床,走進衛生間里,反手將門關死,問道:“出了什么事?”

  “東哥,南京分堂受到青幫大規模的進攻,現在堂口吃緊,另外,負責南京分堂的于德江在家里被人暗殺了。”

  南京堂口本是由魏子丹負責的,后來魏子丹在上海被殺,便將分堂的副堂主于德江提拔起來,讓他暫時負責南京分堂口。

  謝文東聽后,為之頭疼,青幫還真會找時機,自己剛剛和望月閣鬧翻,正準備全力應付望月閣的時候,青幫跳出來發難,明顯是趁火打劫的。真是一只打不死的蟑螂啊!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599.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