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一十二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一十二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這晚,謝文東和高山清司談了許多,既有正事,也有家常,兩人心平氣和的坐下來交談,發現彼此之間竟有許多共同之處,對許多事情的看法也相識,交談甚是投機,頗有相識恨晚的意思。

  當高山清司和西協和美離開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凌晨,等他們走后,金眼看出謝文東的臉上有幾分倦意,他小心翼翼地問道:“東哥,你真的打算和這個高山清司合作,甚至成為朋友嗎?”

  合作是肯定要的,高山清司比入江禎更容易控制,至于朋友嘛,哈哈……謝文東笑而不語。

  金眼低聲說道:“東哥要與高山清司合作,入江禎那邊怎么辦?我們現在還在用他們的情報網。”

  “嗯!這倒是個問題!”謝文東揉下下巴,笑瞇瞇地說道:“所以說,我們得先把金光鐵夫扣住,如果山口組的情報網還能成為我們所用,那就再好不過了。若是不能,就將其徹底清除,我們的手里不是有他們的名單嘛!”

  “原來東哥早都已經算計好了。”金眼笑道。

  “呵呵,早想過會與入江禎有翻臉的那一天,所以先要下他們在中國情報網的人員名單,只是沒有想到會這么快就用上!”謝文東打個呵欠,說道:“我困了,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談吧!”

  第二天,高山清司與西協和美向謝文東辭行,返回日本。謝文東和他二人告別之后,給金光鐵夫打去電話,讓他立刻到自己的別墅來一趟。

  金光鐵夫不明白怎么回事,接到謝文東的電話,毫無防備之心,急急忙忙的趕回來。帶著翻譯和兩名隨從到了別墅,與謝文東碰面之后,他疑聲問道:“謝先生這么急找我來有什么事嗎?”

  謝文東一笑,答非所問,反問道:“金光先生,你覺得我這里的環境如何?”

  “啊?”金光鐵夫被謝文東莫名其妙的發問給問愣住了,他滿面疑惑地愣了一會,然后忙笑道:“很好,很不錯啊!”

  “既然金光先生認為這里的環境不錯,那你就在這里住下來吧!”謝文東含笑說道。

  住下?金光鐵夫仗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謝文東不會是要把這棟別墅送給自己吧?他壓住心中的興奮,面露茫然道:“謝先生這話是什么意思?”

  “你就住這里吧,以后也不要再出去了。”謝文東笑瞇瞇地打個響指,隨著啪的一聲脆響,左右兩旁的北洪門人員一擁而上,各自掏出身上的手槍,將金光鐵夫以及他的手下人逼住。

  金光鐵夫被這突然的變化嚇了一跳,興奮的心情瞬間跌到谷底,在周圍黑洞洞的槍口下,他本能地抬起雙手,驚道:“謝先生,你……你這是要干什么?”

  謝文東聳肩道:“我剛才應該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你要脅持我?”金光鐵夫瞪大眼睛,驚聲道:“不要忘了,我們可是合作的伙伴。”

  “以前或許是,但現在不是了。”

  “什么意思?”

  “呵呵,以后你會明白的!”

  金光鐵夫臉色越來越難看,握著拳頭怒道:“我會把此事通知給入江先生的。”

  謝文東搖了搖頭,說道:“只怕,你是沒有那個機會了。”說著話,他向北洪門的人員一甩頭,人群中走出數名青年,將金光鐵夫以及他手下人身上的槍械和電話全部搜走,隨后取來繩子,不由分說地將其牢牢捆起來。

  “謝文東,你瘋了嗎?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干什么?入江先生若是知道此事,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更不會放過你的……”

  金光鐵夫拼命的嚎叫,可沒等他說完,謝文東搖頭打斷他的話,笑瞇瞇地輕聲說道:“入江禎恐怕是沒有機會找我的麻煩了,因為他很快就自身難保了。”

  看著謝文東臉上濃濃的笑意,金光鐵夫忍不住吸了口冷氣,顫聲問道:“什么意思?”

  “你的問題太多了。”謝文東擺擺手,下面的北洪門人員不給金光鐵夫繼續發問的機會,強行將他向外拖。

  “謝文東,你要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

  在聲嘶力竭的嚎叫聲中,金光鐵夫被兩名青年連拉帶扯地拽了出去。

  金光鐵夫被謝文東軟禁,消息封鎖的很嚴,入江禎以及山口組在中國的情報網都不知道這件事。但一連數天沒有看到金光鐵夫的人影,他的電話也處于關機狀態,還是引起山口組在中國實力的疑心。

  早已經預料到這一點,謝文東讓東心雷去威逼金光鐵夫,讓他給山口組打個電話報平安。在東心雷殘酷的手法下,金光鐵夫實在受不了,只好硬著頭皮給山口組打去電話,稱自己在外面辦事,需要幾天的時間才能回來,接到他的電話,山口組在中國的人員總算松了口氣。

  瞞住山口組,謝文東這邊可沒閑著,日本洪門開始積極備戰,畢竟要面對的敵人是山口組,前期不做好萬全的準備,一旦開戰,恐怕山口組的一輪猛攻就能把日本洪門壓死。

  當初李威做日本洪門大哥的時候已經吃過山口組一次虧,被人家打得毫無還手之力,他自己也被迫逃到中國。謝文東控制日本洪門之后雖然使其勢力增長不少,但與山口組還是存在較大的差距。對于日本洪門有利的一點是,胡子峰潛伏在入江禎的身邊,同時也得到了入江禎的信任和重用,這對日本洪門來說至關重要。

  日本洪門在緊鑼密鼓的籌備,而入江禎卻毫不知情,依然把全部的經歷放在高山清司的勢力身上。

  數日后,安哥拉的總理費爾南多帶領安哥拉的外交團前往中國,對中國進行為期五天的外交訪問。

  作為安哥拉國家銀行股份的擁有者,謝文東也有受到邀請,但行事向來低調的他并沒有參與。

  他沒有去北京,訪問中國的安盟官員卻秘密來了T市與謝文東會面。

  雙方在北洪門的總部洪武大廈見面。

  安盟人員一行四人,皆是黝黑發亮的皮膚,身上穿著筆挺的西裝,在謝文東看來,他們的模樣都差不多,區分他們,他一般都是從對方的身材上來看。

  這四人中一位歲數較小的中年人會說英語,謝文東與對方的交談也是由他來做翻譯。

  通過寒暄和簡單的介紹,謝文東了解到這四人皆是安盟黨派的人,而且身份都不低,其中的一位名叫弗朗西斯柯?皮萊斯?岡薩雷斯(以下簡稱弗朗西斯柯),是安盟的主席,現任安哥拉政府的副總理。

  將他們讓到會客廳,招呼四人坐下,謝文東又讓服務人員送上茶水。

  “我對謝先生慕名已久了,這次唐突來訪,希望沒有打擾到謝先生。”弗朗西斯柯十分客氣,說話時語氣不急不緩,顯得十分有涵養。

  “哈哈!”謝文東仰面而笑,說道:“岡薩雷斯先生太客氣了,對于閣下的到來,我歡迎還來不及呢!”

  雙方又簡單客套幾句,方切入正題。

  弗朗西斯柯問道:“謝先生身為安哥拉國家銀行的股東之一,以后在安哥拉有什么樣的打算?”這是安盟最關心的問題,他們想知道謝文東是否要插手安哥拉政治的意向。

  謝文東笑瞇瞇的樣子一成不變,腦筋卻在飛速的運轉著,他含笑說道:“我是生意人嘛,日后只想安哥拉安安分分地做我的生意,至于其他的嘛,那是政客的舞臺,我不懂,也不想參與。”

  “哦!”弗朗西斯柯恍然大悟地點點頭,笑問道:“不知道謝先生對政治有沒有興趣?”

  “政治?”謝文東笑了,搖頭道:“我只關心我如何能賺錢,至于政治嘛,那是政客的舞臺,我不懂,也不想參與。”

  弗朗西斯科說道:“以謝先生在安哥拉的影響力,完全可以左右安哥拉的政局,如果謝先生不參與,那實在太可惜了,而且也是一種資源浪費。”聽謝文東的意思,并沒有明顯傾向于安人運,那就有必要把他拉到自己這邊了。

  謝文東明白他的意思,擺擺手,哈哈笑道:“不管安哥拉由誰來掌權,都和我沒有任何關系,我再重申一次,我是生意人,我所考慮的是如何賺錢。”

  聽他口氣堅決,弗朗西斯柯也不好再堅持,正色說道:“以前我們和謝先生或許有不愉快或者誤會的地方,還望謝先生不要介意,我們安盟很重視與謝先生之間的關系,如果謝先生以后在安哥拉與需要我們幫忙的話,盡管開口,我們一定鼎立相助。

  “那我先多謝岡薩雷先生了。”謝文東笑容可拘地點頭說道。

  雙方的交談很愉快,氣氛也輕松,會議室里不時傳出哈哈的大笑聲。

  晚間,謝文東在T市最豪華的酒店訂下包房,邀請弗郎西斯柯四人前去吃飯。

  酒店包房內。

  弗郎西斯柯四人對滿桌的菜肴贊不絕口,不管他們是不是真喜歡吃,但既然是受謝文東的邀請,即使吃得是黃蓮也會裝成吃得津津有味。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614.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