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一十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一十九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嘩啦——”玻璃破碎,候廣儉抽身跳了出去。

  飯店的樓下,正是血殺和北洪門人員積聚最多的地方,誰都沒有想到,敵人會從天而降。

  候廣儉落在人群中,回手在腰間一抽,掌中多出一條鏈子鞭,看似隨意的一抖,鏈子鞭打出,正中一名北洪門人員的胸口,只聽啪的一聲,那人慘叫著倒飛出去,人還在空中,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啊!”

  候廣儉的突然殺出,令血殺和北洪門眾人皆大吃一驚,距離他最近的一名血殺兄弟槍口一轉,對準他的腦袋要開槍。哪知候廣儉身形提溜一轉,瞬間繞到他的身后,對其后心,石火電閃的就是一拳。

  血殺兄弟的槍法是一流的,但身手差了一些,尤其在是望月閣長老面前,相差甚遠。那血殺兄弟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只覺得身后如同被火車頭頂了一下,身子彈了出去,將前方的同伴撞倒一大片。

  “該死的!”周圍的眾人紛紛怒吼,一名北洪門人員對著侯廣儉的胸膛,連開兩槍。

  侯廣儉冷笑一聲,在對方扣動扳機的同時,他的什么已經蹲了下去。

  嘭,嘭!怒射而出的子彈沒有打中侯廣儉,卻將他身后的一名北洪門青年胸膛貫穿,當場斃命。

  一名經驗豐富的血殺兄弟見狀,高聲喊道:“不要亂開槍,小心傷到自己人!”

  他們心存顧忌,不敢開槍,使候廣儉更加肆無忌憚,一條鏈子鞭舞得呼呼作響,直把血殺和北洪門組成的陣營攪得大亂。

  見有機可乘,那些躲藏起來的望月閣門徒紛紛從犄角里蹦出,向這邊沖出來。侯廣儉臉色冷如冰霜,高聲喝道:“不要過來,先殺掉謝文東!”

  “是!”侯廣儉的勇猛將望月閣門徒的士氣提升起來,吼叫著向謝文東蜂擁而去。

  金眼早已裝好彈夾,對著瘋了似的望月閣門徒邊開槍邊問道:“東哥,現在我們怎么辦?”子彈畢竟有限,只十幾發,大沒了,恐怕對方不會在給他換子彈的機會。

  謝文東這時候也把他那支銀槍掏了出來,面對著數十號滿面猙獰,殺氣沖天的望月閣門徒,好有流露出半點緊張,反而談然地笑了笑,說道:“怎么辦?涼拌?”說著,他胎手開了兩槍。

  兩顆子彈飛近對方的人群中,如同沉石大海,沒有半點動靜。金眼在旁看的直咧嘴,忙拉住謝文東手中的銀槍接過,手此雙槍左右開工,對沖來的望月閣幫眾展開連射。

  雙槍在手的金眼比剛才單槍時所發揮出的威力大了不止一倍,最主要的是給對方的心理上造成極大的威懾,在連續被打倒五人之后,望月閣的門徒心生怯意,紛紛放緩腳步,同時分散開來,小心翼翼、戒備十足地一點點向前蹭。會用暗器的門徒也紛紛將暗器扣在掌心,準備給予謝文東和金眼致命一擊。

  “退!”金眼手持雙槍,擋在謝文東身前,望月閣的門徒向前壓一步,他便護著謝文東向后撤一步。

  另一邊,只是眨眼的工夫,侯廣儉在血殺和北洪門的陣營中已連傷十數人,身如鬼魅,時東時西,飄忽不定,一條鏈子鞭揮舞得風雨不透,無人可擋,人群中不時傳來陣陣的慘叫聲,連帶著還有骨斷筋折的聲音。

  糟糕!侯廣儉不敢戀戰,身子向下一低,以周圍的人群為掩護,幾個箭步沖進飯店內。

  開槍的人,正是身在高樓平臺上的東心雷。

  狙擊步槍威力強大,別說侯廣儉沒看到他在哪,即便是面對面的站著,他也難以躲開狙擊槍的打擊,而且東心雷的槍上還裝有消音器,侯廣儉的耳朵再靈敏,如此遠的距離也聽不到什么。

  連續兩槍都沒有打中侯廣儉的要害,東心雷也十分懊惱,氣憤地拍了拍臺沿。

  這倒不是他的槍法有問題,而是侯廣儉的身形太快了,他在人群中穿行,前后左右變換不定,給東心雷的瞄準造成極大的難度,加上侯廣儉周圍的人又實在太多,東心雷基本是通過人群的縫隙向侯廣儉射擊的,如此一來難度更大,能傷到侯廣儉已屬不易。

  見侯廣儉負傷逃進飯店里,兩名北洪門人員高喊一聲,舉槍追了進去。

  兩人追得快,出來得更快,只聽飯店內啪啪兩聲悶響,在尖叫聲中,兩名北洪門人員倒飛出來,胸口各多出一條血淋子。

  在侯廣儉逃回飯店的同時,二樓的窗戶內又飛身跳出兩人,一前一后,一黑一白。

  穿白衣的是顏俊偉,而穿黑衣的是沈紅松。顏俊偉落地之后,并不停歇,直向謝文東竄去,而沈紅松則堵在飯店的門口,手腳并用,將那些打算追殺侯廣儉的人逼退回去。

  且說顏俊偉,身形極快,猶如一道白色的閃電,直射向謝文東,同時袖口內寒光乍現,彈出兩把一尺多長,又窄有薄的短劍。

  金眼看得真切,心頭一震,暗道厲害!只看對方的身法就不難猜出此人的功夫有多高,恐怕只在唐寅之上,不在他之下。心中雖驚,可他的手里卻沒閑著,雙槍同時舉起,對著竄射而來的顏俊偉展開連續射擊。

  顏俊偉憑借駭人聽聞的身法,在街道上呈S型前進,一會向左,一會向右,時不時的找掩體隱藏,躲閃金眼的射擊。

  他的速度雖然緩慢下來,可金眼槍中的子彈也消耗了過半。

  金眼心中有數,知道槍中彈藥吃緊,不敢再連續射擊,只好護著謝文東連連后退。

  他倆把精力都放在前方的敵人身上,卻忽視了身后。

  在謝文東和金眼身后的不遠處,潛伏著四名青年,看衣著,和街道上的普通行人差不多,但手中皆拿有明晃晃的刀劍。

  看著謝文東金眼背對著自己,一點點的退過來,四人的臉上皆露出喜色,其中一位低聲說道:“咱們不用出去了,謝文東自己倒是找上門來了,嘿嘿,活該我們今天立功啊!等會咱們一起出手偷襲,殺掉謝文東!”

  “好!”另外三名青年連連點頭,表示贊同。其中一名二十出頭的青年一個勁地向前擠,被剛才說話的青年又推回到后面,低聲喝道:“擠什么?”

  “我……我也想殺謝文東”二十出頭的青年低聲緊張道。

  “你?”那青年咧嘴笑了,拍拍他肩膀,說道:“小兄弟,憑你的身手,上去只會給我們添亂,在后面看熱鬧吧!”說話時,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謝文東的后心,手中的鋼刀也下意識地抓得緊緊的。

  謝文東和金眼越退距離他們越近,十米,八米,七米,六米……四名青年的臉色越來越凝重,幾人又是興奮又是緊張,心已經提到嗓子眼,掌心和背后都是汗水。

  當謝文東距離胡同口只有五米的時候,四名青年的眼中皆閃現出濃濃的殺機,手中的刀劍也慢慢抬了起來,只等謝文東再退幾步,就給他致命的一擊。

  正在這時,那名蹲在最后的二十出頭的青年突然伸出手,拍拍身前一名青年的肩膀,低聲說道:“師兄!”

  “怎么了?”那青年不明白怎么回事,同時,也看到一只白茫茫閃爍寒光的匕首,此時已貼近自己喉嚨的匕首。

  撲!

  沒給他任何的機會,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自己的同伴竟然會對自己突下殺手,他雙手捂住喉嚨,嘴巴一張一合,想叫喊,想質問,可惜,他的聲帶已被割斷,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喉嚨里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低低的咕嚕聲

  二十出頭的青年將他要栽倒的身子扶住,低聲說道:“師兄,別緊張,站穩點!”

  兩面的兩名青年還不知道身后發生的一切,伏在胡同口,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越退越近的謝文東。

  聽到背后的竊竊私語聲,其中一名靠后的青年不耐煩的轉過頭,低聲喝道:“別說話……”話到一半,當他看清楚身后的一切,嘴邊的話像是變成一團鵝毛,卡在嗓子眼里,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你……”

  而是出頭的青年早有準備,對方只說出個“你”字,他的匕首已搶先一步刺進青年的心口窩,同時笑道:“我?我很抱歉!”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621.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