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二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二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聞言大笑,悠然說道:“我是一名合法的商人,我為什么要怕你?”

  張保慶笑道:“裝!裝得還挺象呢!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嗎?”

  謝文東當然知道這一點,以張保慶的身世,他甚至可以把自己的祖宗十八代都查出來。他笑道:“”知道又能如何?

  “如何?你相不相信,只要我愿意,你隨時都可以整垮你!”

  “哈哈~!”謝文東仰面而笑,語氣平淡但暗葳張狂地說道:“想整我,那就來吧,何必在這里浪費口舌、浪費我們大家的時候。”

  張保慶再次沉默他家世顯赫,身邊所接觸的人對他亦是尊敬有加,磁到謝文東這樣軟硬不吃的,除了感覺很意外,還覺得挺新鮮。頓了片刻,他正色說道:”好吧,我也不多說廢話了,我想要說的,上午已經和你講過了,我希望你能幫我這個忙。“說話間張保慶的語氣先軟下來,帶著請求的口吻。

  謝文東愣了愣,想不到這個**轉變的倒挺快!點點頭,他淡然一笑,道:”若是這樣說,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這么說,你同意幫我的忙了?”張保慶喜道。

  |“我可以幫你,不過天上沒有白掉的餡餅,我幫你之后,你要如何回報我呢?”謝文東隨口反問道。

  張保床挑了挑眉毛,問道:“你想讓我幫你什么忙?”

  謝文東說道:“我暫時還沒有想好,等日后再說吧!”

  他以前聽袁華提起過,對于自己收購安哥拉國家銀行股份的事,中央有些人已經對他眼紅得很,僅僅靠政治部的保護,未必能那么安全,張保慶這個人本身倒沒有什么,但他的父親身份不簡單,是中央的巨頭之一,真到了危機時刻,或許能用得上。經過一番深思熟慮,謝文東決定幫張保慶的忙,當然,其中有討好的成份,但卻以強硬的態度為掩飾,不讓對方看出來。

  如果因為對方的身世顯赫,僅是簡單的阿諛奉承,對方根本不會看重你,反過來講,你的態度強硬,讓對方覺得你不受控制,這是候現幫他的忙,他會打心眼里感激你,也會更加重視你。

  謝文東閱歷豐富,深識交人之道,如何與張保慶這樣的**搞了關系,他心里清楚得很。

  果然,聽完他的話,張保慶十分高興,哈哈大笑,點頭道:“好!既然謝先生肯幫我,那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惹你以后有事相求,我也會盡我的所能去幫你的。”這時,張保慶對謝文東的態度也變得敬重了許多,不再直呼其名,而改稱‘謝先生’。

  “呵呵,你我互相幫忙,大家都會得到好處。”

  謝文東與張保慶又客氣幾句,然后各自掛斷電話。他同意幫張保慶的忙,也沒有想太多,只是打算為自己多留一條出路罷了,可是,日后張保慶卻成為對他至關重要的人,這是現在的謝文東無論如何料想不到的。

  青幫。

  青幫現在與南洪門在南方一帶打得不可開交,雙方各顯神通,拿出看家的本事,戰局進入膠著狀態。

  這天,韓非和傲天、鐵寧等青幫干部剛剛開完會,回到辦公室里屁股還沒做熱,下面兄弟近來稟報,有一名青年求見。

  韓非問道:“他是什么人?見我有什么事?”

  “他沒有說有什么事,但是他自稱是洪門的。”下面人小聲地答道。

  “洪門的?”韓非一愣,那個洪門的?南洪門還是北洪門?我自己有什么事?他皺折眉頭,沉思不語。

  等了一會,見他沒有說話,下面人小心翼翼地問道:“韓大哥,要不要見他~?”

  “哦······”韓非沉吟一下,點點頭,說道:“讓他進來吧!”

  “是!”下面人答應一聲,走了出去。

  沒等小頭目把來人帶進來,傲天和鐵寧先一步走進辦公室,傲天沒有說什么,直接坐在沙發上,瞧著二郎腿,微微地笑著,鐵寧則問道:“幫主,聽說洪門的人來見你?”

  “恩!”韓非點頭應了一聲。

  鐵寧皺折眉頭,小聲嘀咕道:真是奇怪,洪門的人突然來找我們想干什么?”

  時間不長,下面人帶進辦公室里一名三十多歲的青年。這青年長得眉分八彩,目若朗星,模樣不僅俊俏,而且透著一股貴氣,他身材不是特別高大,但體型勻稱,顯得修長飄逸,舉手抬足,沉穩大氣,身上還帶著古道仙風的氣息,看到他,讓人自然而然感覺到狠祥和。

  邊大量這位模樣高貴的青年,韓非等人邊暗暗吸氣,心里皆是一怔,他是什么人?看起來不像是簡單的小角色,可是無論在南洪門還是在北洪門,都沒有聽說過有這么一號人啊!韓非的目光慢慢落在高貴青年的臉上,問道:“你是洪門的?”

  “沒錯!”高貴青年含笑說道。他的聲音低沉又有磁性,非常好聽,似乎老帖在創造他的時候把人類的一切有點都集中在他一個人身上。

  一旁的傲天和鐵寧也都在目不轉晴地打量著這名青年。越看傲天的眉頭皺得越深,因為他看不穿這個人,直覺告訴他,此人不簡單。青年看起來有三十出頭,可仔細看,又象是四十多歲,甚至五十多歲,不是他的外表有多么蒼老,而是他的眼晴深沉的象是一座沉寂千看的無底深潭,看不到任何的波動,只有經歷過無數滄桑的老人才會有這樣的眼晴。

  鐵寧疑聲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面帶著淺淺的微笑,說道:“我叫段天揚。”

  段天揚?韓非和鐵寧相互看看,皆滿面的茫然,這個名字對于他們來說太陌生了,陌生到從來沒聽說過。鐵寧不確定地又問道:“你是洪門的人?”

  “是的!有假包換。”高貴青年淡笑說道。

  “為什么我以前從來沒有聽過你的名字?”鐵寧冷聲問道。

  “或許我只是個小人物,近不了鐵先生的法眼吧!”青年的語氣總是淡淡的,和他的眼神一樣。平靜得出奇,也平靜得嚇人。

  啊?鐵寧倒吸口冷氣,暗道一聲不簡單,這青年竟然一眼就能認出自己來!

  “呵呵!”這時。傲天笑了,站起身形,豪無預兆,手臂猛然一揮,一道電光向高貴青年的脖頸掃去。

  太快了,快得如同閃電一般。

  包括韓非在內,誰都沒有想到傲天會突下殺手。眾人見狀,臉色皆是大變,暗道可惜,還沒搞清楚青年的來歷

  以及來此的目的是什么,卻要慘死在傲天的手上。

  正在眾人為青年感到惋惜的時候,眼前突然一花,那高貴的青年如同化成一縷青煙,輕飄飄的非到墻角處,

  將傲天橫掃過來的一鞭閃開。

  他的動作,瀟灑飄逸,不見任何的慌亂,與其說是躲閃,更不如說是閑庭信步。

  韓非,鐵寧看愣了,就連出手偷襲的傲天也愣住了。

  單憑身手而言,傲天在青幫內絕對是前三名,他的出手偷襲,即便是以工夫見長的彭鎮都未必能躲閃得開,而這

  名神秘青年卻神氣般的避開了,而且還避的如此的輕松,如此的暇意。

  頓了一灰,傲天回過神來,慢慢的將鞭子收回腰間,同時幽幽的說道:以閣下的身手似乎不是小角色。說著,他猛的抬起頭,兩眼

  精光四射,直視青年,寧聲問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呵呵,高貴的青年臉上依然是淡淡的笑容,說道:素聞青幫的傲天智謀過人,文武雙全,看來果然不假。其實

  我是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都有相同的敵人。

  傲天瞇了瞇眼睛,轉身回到沙發前,慢慢的坐下,低著頭,不再問話,好象什么都沒發生似的。

  鐵寧忍不住問道,:共同的敵人?是指誰?

  高貴的青年一字一頓的道:謝文東

  哦,韓非一震,含笑問到:你說你是洪門的人,可謝文東也是洪門的,他怎么成為你的敵人了呢?

  謝文東雖然是洪門的人,但也是洪門的敗類,為了一己私利,鏟除異己,殘害同門,可以說,他是整個洪門的敵人。青年淡然說道。

  對于謝文東的所作所為,韓非等人當然很清楚,為了擴張自己,謝文東已經連續吞并了香港洪門和日本洪門,如此看來沒這個青年既不是南洪門的,更不是北洪門的,而是屬于其他地區洪門的人,那么,他和己方的利益沒有直接沖突了。

  想到這里,韓非笑問道:閣下是想讓我們青幫幫你對付謝文東?

  高貴青年柔和地笑了笑,道:我說過,謝文東是我們共同地敵人,你們幫我,就等于幫你們自己。說著話,他向前走了兩步,又說道:現在,謝文東陷入困境,而貴幫卻在浪費這大好地時機去與南洪門作戰,即使你們最終能取得勝利,也只不過是占了中國半個黑道而已,依然無法與謝文東抗衡,幫主閣下應該明白,與南洪門比起來,謝文東才是你最大的敵人!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627.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