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八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八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糟糕~!張一心中大驚,于虎性情沖動,經他這么一鬧,事情弄不好要搞大。看著于虎帶領數百名還不明白怎么回事的北洪門幫眾去找謝文東,靈敏,張一等人急忙追了出去。

  且說于虎,沖到謝文東的辦公室前,門也沒敲,直接闖了進去,同時喝道:“東哥,事出緊急,于虎要得罪了。。。”話還沒說完,于虎突然愣住,辦公室里空蕩蕩,哪里有謝文東的身影,只是在沙發上坐有一人,正是謝文東的新任女秘書,江娣。

  見于虎帶著一幫人沖進來,江娣臉上找不到任何的驚訝,輕描淡寫地問道:“找東哥嗎?”

  “哦?啊。是啊!東。。。東哥在哪?”于虎怔怔地問道。

  這時,靈敏,張一五行兄弟也從外面的人群中擠了進來,紛紛叫道:“老虎,不要沖動!”等他們看清楚謝文東并不在辦公室里之后,也皆愣住。

  “都來了!”江娣笑呵呵地站起身,環視眾人,問道:“你們都來找東哥?可惜,他不在。”

  “東哥去哪里了?”眾人異口同聲地問道。

  江娣嘆了口氣,幽幽說道:“東哥已經去同山了。”

  “什么?”聽完這話,眾人都長長眼睛了。東哥去同山了?什么時候走的,為什么自己不知道?

  看著眾人驚訝的表情。江娣繼續說道:“東哥臨走的時候對我說,他這次去同山,社團里的兄弟肯定會站出來阻止,文的不行,可能便會來武的。這樣的主意別人未必能想得出來,但是張一肯定能想到,這種事情別人未必做得出來,但于虎肯定能做到,不過他不怪你們,他說,社團是你們的責任,你們這么做,沒有錯,但是金蓉是他的責任,他去同山,也沒有錯。既然大家都沒有錯,又都無法讓步,還是不要見面的好,免得爭執不下,讓下面的兄弟誤解。所以,東哥沒有打招呼,先行了一步。”

  哎呀,東哥。。。

  眾人聞言,表情無不是又悲又喜,眼圈也都有些紅潤。

  張一抹了抹鼻子,閉上眼睛,仰天長嘆。東哥某無遺漏,無論是對敵人還是對身邊的兄弟,都能洞察一切,竟然未卜先知,能料到自己會想出這個下下策。實在是遠非常人可比,不過,此次同山之行,兇多吉少,青幫姑且不說,單單是段天揚就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東哥既然如此聰明,為何又這般糊涂呢?難道一個女人真的就那么重要嗎?對于謝文東執意要去救金蓉的決定,張一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

  好半響,于虎從震驚中反應過來,虎目已不自覺間有些濕潤,他揉了揉眼睛,說道:“我于虎這輩子只服過一個人,現在又多了一個。”頓了一下,他上前兩步,走到江娣的近前,一把將她的手腕抓住,厲聲問道:“東哥走多久了?”

  “很久。”江娣淡淡地說道。

  “你為什么不攔住東哥?”于虎怒聲道,身子直哆嗦。

  江娣漠然道:“作為屬下,我絕對不會去做越軌的事。”

  于虎身子一震,隨后狠狠將江娣甩開,轉身要往外走。

  不等他出去,江娣說道:“不用追了,追了也沒有用,東哥是不會讓你們追上的。”看著于虎的背影,她又說道:“東哥為什么要堅持一個人去同山,你心里應該更清楚,希望,你也不要讓東哥的苦心付之東流,更不要去拿社團里兄弟們的性命來開玩笑。”

  于虎怒吼了一聲,猛的轉回頭,瞪著江娣,大聲喝道:“這不是開玩笑,是關系到東哥的性命!”

  江娣看了他一眼,垂下頭,坐回到沙發上,淡然說道:”該說的,我都說了,至于聽不聽,那是你的事,我沒有權利命令你去做什么。”

  “該死的女人!”于虎咒罵一聲,氣呼呼的要往外走,張一晃身形,擋住他的去路,語氣低沉地說道:”江小姐說的沒錯,事到如今,我們能做的只有兩件事。”

  “什么事?”

  “一是等,二是祈禱,祈禱東哥平安回來。”

  “-------”

  謝文東走了,走得干干凈凈,身邊沒有帶一名保鏢,只是叫上一名司機,開車送他去同山。

  司機不明白怎么回事,邊啟動汽車邊滿面輕松地問道:”東哥,你怎么現在就去同山?聽說聚會是在晚上八點,對了,其他的兄弟們呢?”

  謝文東淡然一笑,說道:”我先去觀察觀察,其他人隨后就到。”

  “哦!”司機聽完,放下心來。

  汽車剛剛開出堂口,還沒走出多遠,路邊突然竄出一條人影,站在車前,攔住去路。

  司機嚇了一跳,緊急剎車,驚魂未定的深吸口氣,隨后滿面怒火,從車窗探出頭,對站于前面的那人破口罵到:”媽的,你眼睛瞎了?想找死嗎?”

  他正罵著,那人已走了過來,到了車旁,輕輕敲了敲謝文東旁邊的車窗。

  謝文東看清楚來人,臉上頓時露出了苦笑,無奈地將車門推開,來者一躬身,向靈貓似的竄了進來,坐在謝文東的身旁。

  司機瞪大眼睛,瞅瞅這個陌生的不速之客,再看看謝文東,疑聲問道:“東哥,這位是……”

  “沒事!是我的朋友,開車吧!”謝文東淡然說道。

  “哦!”司機松了口氣,不好意思地向來者笑了笑,說道:“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是東哥的朋友,剛才得罪了!”說著話,急忙將汽車啟動,向同山方向駛去。

  來的這位,不是旁人,正式今天剛剛到達X市的唐寅。

  唐寅看著謝文東,指了指他的鼻子,突然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

  謝文東揚起眉毛,不知道他在美什么,問道:“很好笑嗎?”

  唐寅笑容僵住,聳聳肩,說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去,只是沒有想到你會偷跑出來,看起來手下多了,也未必是件好事,很麻煩的!”

  謝文東笑問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偷跑出來的?”

  唐寅向前后瞧了瞧,雙手一攤,說道:“沒有看到你的那五個跟屁蟲嘛!以他們的個性,就算被打殘廢了趴著走也會跟你同去的。”

  謝文東仰面輕笑,他不得不承認,唐寅也是很聰明的人。他問道:“你在這里等我。”

  “恩!”唐寅點點頭。

  “你不知道跟我同去會很危險嗎?”

  “知道。”

  “那還要去?”

  “我們是朋友嘛!”

  “正因為這樣,我不希望你去。”

  “也正因為這樣,我必須得去。”唐寅學著謝文東的語氣。

  謝文東嘆了口氣,搖頭說道:“我攔不住你。”

  唐寅笑道:“是的!就算你把我打殘了,我爬也得爬去。”

  謝文東不再多言,心里卻暖洋洋的,不管唐寅在別人眼中是個什么樣的人,但是交上他這個朋友,他認為值了。世界上,誰都可能會背叛你,離你而去,包括身邊的親人,但真正的朋友絕對不會。明知道前面是火坑,唐寅此時卻笑呵呵地坐在謝文東的身旁。

  唐寅搖下車窗,任風吹過自己的面龐。

  車內靜靜的,兩人都沒有再說話。

  X市距離同山太近了,近到剛出X市便進入同山境內。

  這時謝文東和唐寅突然異口同聲道:“你不怕嗎?”

  同樣的話,二人幾乎同時說出,隨后各自皆笑了。

  謝文東頷首,低聲說道:我怕!但是我不習慣把心中的恐懼表情在臉上。

  唐寅直勾勾地看著他,過了一會,道:我不怕!我無牽無掛,早已經習慣樂死亡,以前,我常常在想,象我這種人,死亡應該是最好地解脫。

  謝文東和唐寅地表情都很輕松,看不出任何如臨大敵地緊張,不過,前者地心里并不平靜,而后者不會喜怒無形于色,他地平靜是發自于內心地,這就是兩人地區別。

  兩人又不約而同地嘆了口氣,四道目光,同時看向開車的司機。

  此時司機已聽明白了一切,雖然在開車,可臉已經白了,冷汗順著鬢角直向下淌。

  他不僅心里害怕,恐懼也爬到了臉上。

  謝文東輕聲道:停車!

  轎車緩緩在路邊停下,司機慢慢轉回頭,聲音顫抖地問道:東。。。東哥,什么事。。。

  不等他說完,謝文東和唐寅從車里走下來,前者對司機說道:回去吧!剩下的路,我自己走就行了。

  可是,東哥。。。

  回去!不等司機把話說完,謝文東已斬釘截鐵,不容拒絕地命令道。說完話,他和唐寅站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直奔同山市內而去。

  看著謝文東和唐寅離去地背影,司機目瞪口呆,喃喃道:瘋了,兩個人簡直都瘋了!

  車上,謝文東給韓非掛去電話,問他在哪里與自己會面,韓非說了一座酒店地名字,然后哈哈笑道:謝先生,想不到你還真的要來,我有些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能讓你肯冒如此巨大風險去救的人。

  在韓非心里,謝文東是個十足的小人,陰險歹毒,詭計多端,按常理說,這樣的人十之**是貪生怕死,能冷酷無情的犧牲自己身邊一切之輩。

  不過謝文東是個例外。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686.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