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三百零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三百零五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醫生說金蓉的病情有好轉,可是,謝文東卻看不出來好轉在哪里,金蓉依然沉睡不醒,金老爺子依舊日夜憂心,人漸消瘦,而謝文東依然會每天傍晚抽出時間來到醫院,希望自己進入病房的那一刻能看到金蓉燦爛的笑臉,可是,每一次都只是失望。謝文東從來沒有過如此強烈的挫敗感,他能控制身邊的一切,左右一切,可是面對現在的金蓉,他卻什么都做不了,只是等無助的等待,等待奇跡的發生。

  這天傍晚,他又來到洪武醫院,先找到醫生,了解一番金蓉的情況,然后進入病房,自言自語的陪金蓉說著話。他不知道金蓉能不能聽見自己說的話,不過醫生告訴他,這樣對金蓉的蘇醒有好處。

  謝文東坐在病床旁邊,看著金榮精致但卻毫無生氣的玉面,輕輕撫摸她如絲似緞的秀發,腦海中不自覺地浮現出自己和金蓉曾經度過的一幕幕歡快的時光。想起和金榮第一次見面時她的狼狽和無助,想起她第一次叫他大哥哥時自己心弦上的觸動,想起她清澈的不染任何雜志的天真的笑容、那仿佛來自天籟的笑聲,謝文東垂下眼目,黯然神傷。

  那熟悉的聲音,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在自己的耳邊再次響起。謝文東站起身形,緩緩走到窗前,從口袋中掏出香煙,叼在嘴邊,沒有點燃,仰望天空的星際,愣愣發呆。

  當謝文東離開醫院的時候,已是晚間十點多。

  出了醫院大門,謝文東對身旁的五行兄弟說

  道:“我想隨便走走。”

  看出謝文東心情不佳,五行兄弟皆沒有說話,默默跟在他的身后,金眼順便將車鑰匙揣回到口袋中。

  在街道旁漫步一會,水鏡輕聲說道:“東哥,前面不遠有間酒吧,如果東哥想喝酒,可以去里面坐坐。”水鏡在洪武醫院看護過金蓉一段時間,對附近的環境很了解。那間酒吧是北洪門的場子,也是北洪門開的,很安全。

  謝文東停住腳步,回到看著水鏡,反問道:“我為什么要去喝酒?”

  水鏡一愣,隨后垂下頭,小聲說道:“我看東哥的心情不好,所以……”

  “所以我就應該去喝酒?”謝文東笑了一聲,幽幽說道:“你認為我是那種會借酒消愁的人嗎?”

  五行兄弟相互看看,默然無語。水鏡暗中咧咧嘴,低聲說道:“對不起,東哥。”

  謝文東嘆了口氣,舉目向前方望望,狀似隨意的說道:“那間酒吧在哪?”

  “……”

  酒吧很新,從里新到外,顯然是剛

  剛開業不久。規模不小,門面也敞亮,碩大的紅色牌匾在夜幕中格外醒目。酒吧是由北洪門的一名小頭目開的,也算是北洪門的場子,看場子的都是北洪門的幫眾,但他們不認識謝文東,對他的到來,也沒有人多看一眼。

  進來之后,謝文東和五行兄弟直接走到吧臺,里面的酒保含笑問道:“六位,喝點什么?”

  謝文東說:“威士忌”

  威士忌在酒吧算是烈性酒,謝文東看起來年歲還不大,酒保忍不住多瞄了他幾眼,問道:“六杯嗎?”

  “不!六瓶!”謝文東淡然說道。

  “撲!“一旁的五行兄弟差點吐血。

  當酒保去拿酒的時候,金眼低聲說道:“東哥,我們可喝不了那些。”

  謝文東的酒量或許不錯,但五行兄弟可都平常的很,他們是殺手出身,又身為謝文東的貼身保鏢,五行兄弟在平時是滴酒不沾的,就算要喝,喝上一兩杯也就到極限。

  “喝不了,可以打包帶走。”謝文東撓撓頭

  發,心不在焉的說道。

  五行兄弟相互看看,皆低下頭,心中暗道:東哥今天有些不正常……

  時間不長,酒保將酒送上來,六瓶威士忌,在吧臺上擺了一排,十分扎眼。謝文東無視周圍人投來的詭異的目光,伸手抓過一瓶,擰開蓋子,倒了半杯,一飲而進。威士忌入口辛辣,辣中又帶著一股香甜。酒水下肚,謝文東噓了口氣,拿起酒瓶,又倒了半杯。

  水鏡眨眨眼鏡,輕輕推了推金眼,低聲說道:“東哥這樣喝會醉的。”

  “恩!”金眼應了一聲,便沒了下文。水鏡白了他一眼,不滿的問道:“你這聲恩是什么意思?”

  金眼轉頭看眼謝文東,苦笑到:“東哥不du、不嫖、不xidu、只是用喝酒的方式來松緩心情,我覺得不過分。”

  水鏡楞了一下,接著,若有所思點點頭,不再多言。

  一直以來,在周圍人的心目中,謝文東如同神一樣的存在,無所不能,沒有缺點,幾乎完美,漸漸的,人們甚至看是忘記了他是一個人,忘記了他也有喜怒哀樂,忘記了他也有需要發泄心中郁悶的時候。

  謝文東是個大人物,人們理所應當的認為,在普通人身上可以發生的事情,在他身上卻不應該發生。

  “多么熟悉的聲音,陪我多少年風和雨,從來不需要想起,永遠也不會忘記。。。”

  這時,酒吧里響起悠揚又動聽的音樂,一名年輕漂亮的女郎站在臺上,唱著《酒干倘賣無》。

  看起來,她不是專業的歌手,只是一名到酒吧來唱歌的普通客人,身著隨意普通,聲音略顯沙啞,常常會跟不上音樂的節奏,但是她唱得很用心,嗓音也動聽,聽在謝文東的耳朵里,原本憂郁的心情更加憂郁。

  多么熟悉的聲音,陪我多少年風和雨,從來不需要想起,永遠也不會忘記。這句歌詞,讓他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金蓉。

  他端起酒杯,一口將里面的威士忌喝干,隨后,目露憂傷地拿起酒瓶,給自己的酒杯倒滿。

  時間不長,那女郎一首歌唱完,下面想起陣陣掌聲,謝文東也在鼓掌,有一下沒一下的拍著巴掌。

  女郎從臺上走下來,直接向坐在吧臺前的謝文東而去。

  到了他旁邊,坐下,看看他面前的一排酒瓶,她問道:“一個人?”

  不等謝文東答言,她接著說道:“幾個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喝酒。”

  “對!”謝文東點點頭。“我陪你啊?”女郎說道。

  “你也想喝酒?”

  “不然我為什么來這里。”

  謝文東又點點頭,覺得自己問得喊白癡,他笑道:“正好!我這里的酒很多。”

  女郎淡然道:“不過卻未必能夠。”

  “你很能喝?”謝文東挫著酒杯,挑起眉毛。

  “至少會比你能喝。”女郎說道。

  謝文東轉過頭,看著女郎,這是他第一次仔細打量她,她不是那種很漂亮的女孩,但是卻很健美,身材修長,在一米七五左右,濃眉大眼,相對于一個女人來說,她的五官稍微有些粗糙,少了幾分柔美,卻多了幾分英氣,給額外內一種中性的獨特美。

  他搖搖頭,他不相信,這個女人的酒量會大過他。

  女郎看出他的心思,說道:“我們打個賭。”

  “賭什么?”

  “賭誰能最先醉倒。”

  “如果我贏了呢?”

  “今天晚上,我陪你過夜。”

  “如果你贏了呢?”

  “今天晚上,你陪我過夜。”

  謝文東怔了怔,說道:“很公平。”說著話,他抓過一只九憑,向女郎面前一推,“沙”的一聲,酒瓶在吧臺上滑到女郎面前。

  女郎性格豪爽,片刻也沒有停頓,拿起酒瓶,倒滿的一杯酒,一仰頭,一口將其喝干。放下杯子之后,面不紅,氣不喘,好象她剛才喝的不是酒,而是一杯水。

  現在,謝文東明白了,女郎為什么敢信心十足的和自己打賭。

  他贊嘆一聲:“好酒量!”說著,他也倒滿一杯酒,象喝水一般倒進口中,喝得干干凈凈,一滴不剩。

  就這樣,兩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對飲起來。

  先是一只酒瓶空了,接著,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

  兩人的豪飲很快將周圍人的目光吸引過來,甚至已有人開始為兩人加油助威。

  一旁的木子無奈地拍拍額頭,小聲嘀咕道:“東哥今天真是瘋了,有意思的是,竟然還碰上一個女瘋子。”

  金眼目光幽深地ning視著女郎,沒有說話。

  一個小時過去,六瓶威士忌都變成了空瓶,謝文東和女郎的臉也變得通紅。

  “你醉了!”女郎秀目朦朧地看著謝文東,說道。

  “沒有。”謝文東淡笑道:“雖然我很想醉。

  “你為什么想醉?”

  “為了一個女孩。”謝文東看著手中的空杯子,反問道:“你呢?”

  “我也想喝醉,不過,卻是為了一個男人。”

  謝文東默然。

  “你知不知道我為什么會來這里?”

  “不知道。”

  “為了你。”

  “我?”

  “對!他說,只要我殺了你,他就會回到我身邊,過我們自己想過的生活。”

  “可是你并沒有這么做,而且,你也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他讓我在床上找機會。”

  “哦。這個男人很混蛋。”

  女郎突然站起身,拉住謝文東的手,說道:“我們去開房吧!”

  謝文東醉眼朦朧的看著她,問道:“現在?”

  “現在!”

  “我不會和不認識的女人上床。”謝文東深深看了女郎一眼,無奈的嘆了口氣。

  “我叫焦嬌。現在,我們認識了。”女郎緋紅的面頰帶著快意的笑。

  “嗯!認識了。”

  “那么,走吧!”

  “好!”“撲通!”謝文東應了一聲,隨后眼皮一垂,一頭趴在吧臺上,睡著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707.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