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19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19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聽完靈敏的話,劉波苦笑出聲,死不承認就能擺脫關系了嗎?荷蘭警察也不會哪么白癡的!他幽幽說道:“那又有什么用?”

  靈敏笑道:“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不過這是東哥的意思。”

  “知道了!”劉波應了一聲,隨后掛斷電話,將謝文東的意思傳給了被困在荷蘭向那邊的血殺和暗組兄弟。

  接到劉波命令之后,被困的血殺和暗組人員立刻做出回應,決定馬上投降。他們明白,在這種情況下,繼續對戰下去,已方只有死路一條。

  他們是想向荷蘭警方投降,可荷蘭洪門的人卻不同意,他們還抱有一線希望,想利用自己手中的人質,威逼警方做出退讓,好使已方成功脫逃,另外還有一點,顏學文不讓他們投降,他還希望利用姜維濤的家人逼他交出手中的股份。

  雙方在這一點上發生爭執,最后,血殺和暗組人員沒有辦法,只好再次給劉波打電話,征求他的一鍵。劉波聽完,沉思片刻,當機立斷,說道:“按照東哥的意思行事,如果對方硬是不同意,那就直接干掉他們!”

  有了劉波的交代。血殺和暗組人員的態度強硬了許多,和荷蘭洪門又爭執不下時,血殺和暗組突然下了死守,將對方眾人干脆利索的全部干掉。然后,擦干凈武器上的指紋,將其塞到尸體身上,呆著姜維濤的家人,走出別墅,向警方投降了。

  在警方的神文中,血殺和暗組口徑一致,一口咬定自己和此事沒有關系,之所有到荷蘭,是聽說有人要對姜維濤不利,所以前來對其進行保護,荷蘭警方當然不會相信他們的話,但是又審不出別的什么,便暫時將他們扣押在警局內。

  吉樂島。

  血殺和暗組人員向警方投降的消息已傳回,靈敏瞄了瞄左右眾人,隨后在謝文東身旁低聲說道:“東哥,我們現在怎么辦?”

  “去荷蘭,想辦法救兄弟們出來!”謝文東沉聲說道。

  此次行動如此不順暢,損失如此之大,。罪魁禍首就是荷蘭洪門,如果顏學文肯按當初的計劃行事,哪會生出這么多的事端,謝文東又氣又怒,牙關咬的咯咯作響,可他還沒有給荷蘭洪門那邊打電話,顏學文倒先個他打來了。

  “謝先生,你的人為什么要投降?而且還把姜維濤的家人交了出去!你知不知道。這樣一來。我就逼不出姜維濤手中的洪天集團股份了!這件事情,你應該負責,”顏學文倒是惡人先告狀,將謝文東大肆數落了一番,“還有,我手下的兄弟怎么統統死光了?是不是你安排手下的人做的?”

  謝文東眼中寒光閃爍,幾乎能凍死一頭大象。他冷笑說道:“兄弟們都被警察困住了,顏兄倒是跑的挺快嘛!”

  “謝先生,你不要岔開話題,告訴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想知道?”

  “是!”

  “好!我會親自去荷蘭告訴你一切。”謝文東笑瞇瞇的說道,可說話時。他的拳頭握的緊緊的,指甲深深嵌入皮肉內而不自知。

  “什么?你要到荷蘭來?”顏學文吃了一驚。

  謝文東淡然說道:“我的兄弟們都被扣在警察局里,我必須得救他們出來!”

  顏學問愣了片刻,隨后哈哈大笑,道:“救?怎么救?難道謝先生要打劫警察局嗎?”

  “也許可能!”謝文東深吸口氣,說道:“先到這里吧!我們,荷蘭見!”說完話,謝文東將電話掛斷。

  這時,靈敏急忙說道:“東哥,顏學文這人對我們頗有敵意,這次又敢公然拆我們的臺,居心叵測,如果東哥貿然前去荷蘭,恐怕有會危險!”

  這一點,謝文東也明白,所以,他不會傻到一個人過去,而是拉上了英、法、德三家洪門分會的大哥一同前往。

  去救出被警察逮捕的己方兄弟只是一方面,同時,他還打定主義,將荷蘭洪門一舉消滅。

  荷蘭算個是比較另類的國家,有許多令人嘆為官止的規定。比如,同性戀是受法律保護的,可以登記結婚;妓女合法,妓院受法律保護;而軟毒品是可以公開銷售的,甚至國家會定期為/隱君子提供毒品,目的是為了維護社會穩定,連不少警察斗會吸食毒品,在許多荷蘭人看來,吸毒要強于吸煙,原因很簡單,吸毒不致癌,而吸煙致癌。偉大的國度。

  阿姆斯特丹。

  雖然已、與唐億鵬、劉天剛、宋卓三人約定好,但是謝文東卻是第一個抵達荷蘭首府的。與他同來的,還有靈敏、五行兄弟、袁天仲以及格桑。另外,姜森、劉波統領的血殺、暗組人員已在前來的路上。

  荷蘭的官方語言是荷蘭語,不過英語也一樣通用,大多數的荷蘭人都會講些英語。

  荷蘭的紅燈區是全世界聞名的,異常繁榮和興旺,畢竟妓女是合法的,吸引著大量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謝文東也去了當地的紅燈區,當然,他不是為了找樂子,而是想先了解一下荷蘭洪門在這里的真正勢力究竟如何。

  晚間,紅燈區熱鬧非凡,五顏六色的霓虹燈充斥在街道每一個角落,閃爍的招牌懸掛在最鮮艷的位置,街道上,行人眾多,人頭涌涌,而街道旁,皆是清一色的透明櫥窗,櫥窗后總會站有一到數名的妙齡女郎,穿著大多性感暴露,有些甚至是半**著,在櫥窗里擺出各種各樣誘人的姿態,如同商品一般,供路過的行人挑選。

  別說袁天仲和格桑看得目瞪口呆,即便是謝文東也有大開眼界的感覺。

  靈敏走在謝文東的身旁,玉面微紅,她畢竟是女人,對這種光明正大的糜爛和淫欲環境多少有些別扭,低聲嘟囔道:“難怪有那么多人想出國呢……”

  謝文東聞言而笑,聳聳肩,沒有多說什么,他目光掃來掃去,想找到一些當地的小流氓小混混,打聽一下荷蘭洪門的情況。

  可是,目光所及之處,除了游客就是滿街的妓女,根本找不到小混混模樣的人。

  謝文東有些失望,在紅燈區,應該是黑道最猖獗的地方,怎么在荷蘭卻偏偏看不到一個呢?走了一會,謝文東累了,正好看到路邊有家黑色招牌的舞廳,他向靈敏等人一甩頭,走了進去。

  舞廳不是很大,但客人可不少,有男有女,熙熙攮攮,十分熱鬧。

  謝文東等人挑了一張稍大的空桌坐下,舞廳的服務生很快走了過來,打量他們幾眼,隨后問道:“幾位想喝點什么?(英)”

  謝文東一笑,低頭瞄瞄擺在桌子上的介紹單,笑問道:“你們這里的酒品都含有毒品么?(英,以下略)”

  服務員愣了愣,搖頭說道:“不一定!”說著,他指指介紹單,說道:“這些都是含有毒品的,在上面已經有明確標注了。”接著,他將介紹單翻到另一面,說道:“這些是正常的。先生想選擇什么樣的都可以。”

  謝文東對含有毒品的酒品十分感興趣,畢竟他本身就是做毒品生意的。他低頭看了片刻,指著介紹單說道:“把這種叫‘迷幻空間’的酒上酒杯。”

  “好的,先生請稍等!”服務員答應一聲,轉身走了。

  時間不長,兩名服務生走過來,將謝文東點的酒品送上。

  酒是調酒,分上下兩層,一半是綠色,一般透明,樣子乖乖的。

  謝文東端起杯子,先淺淺嘗了一口,辛辣中帶些甘甜和芬芳,味道很獨特,他幽幽而笑,轉頭見周圍眾人都在干坐著,誰都沒有動一下,他笑道:“都楞著干什么啊?喝啊!”

  靈敏咧咧嘴,加重語氣道:“東哥,這里面可是含有毒品的。”

  謝文東淡然一笑,道:“少量毒品,無關緊要,何況只是嘗嘗。”

  聽他這么說,格桑可不再客氣,拿起杯子,在手中搖了搖,接著大嘴一張,一口便將杯中酒喝個精光。蒙古小燒喝習慣了,再喝這種調制的洋酒,幾乎毫無感覺。格桑抹抹嘴巴,吧嗒兩聲,然后憨笑說道:“味道不錯!挺好喝的!”

  說完話,他看向坐在他身旁的袁天仲,隨后又瞧瞧袁天仲面前的酒杯。

  袁天仲是習武之人,對煙酒皆不感興趣,見格桑那副表情,他大翻白眼,伸出雙指,將酒杯向格桑面前一推,說道:“好喝,你就多喝點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說著話,格桑又把袁天仲的就喝個精光。

  放下杯子,他嘿嘿笑道:“這種酒,不到三十度,喝了幾十杯都沒問題……”話到一半,他突然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仿佛整個世界圍繞自己旋轉起來,他揉揉眼睛,疑聲問道:“天仲,你總在我面前晃什么?”

  袁天仲頗感莫名其妙,不過一看格桑哪渙散的眼神,頓時明白了,他反手將格桑湊來的大腦袋推開,說道:“你酒喝得少了,再多喝點,就不會看到我晃了!”

  撲哧!他的話,把周圍眾人都逗樂了,這時,少飲幾口的謝文東也開始漸漸有個感覺,只是沒有像格桑哪么嚴重,覺得身子輕飄飄的,仿佛飛在空中,所有的壓力喝郁悶好像在一瞬間統統消失,渾身上下,有種說不出的舒暢。

  這,這就是毒品的效用。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828.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