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81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81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見接完電話之后,柴學寧愁眉不展,他手下兄弟心中奇怪,紛紛上前,詢問道:“老大,出了什么事?”

  柴學寧說道:“向大哥傳下命令,讓我們去試探一下,看謝文東在不在九江。”

  眾人聽后,皆是面露喜色,己方自到九江以來,就一直監守不出,眾人都快憋壞了,可是每次向柴學寧請求出戰,都被他干脆的駁回,現在好了,掌門大哥親自下令,己方這回肯定要出戰了。見手下眾人一個個喜笑顏開,柴學寧雙眉檸成個疙瘩,訓斥道:“你們高興什么?以為這是好事嗎?我告訴你們,如果謝文東真在九將,誰去試探,誰就是去送死!”

  “老大,你不用擔心,讓我去吧!”

  隨著話音,一名大漢走了出來,這人一米八零開外,大鼻子大嘴大耳朵,偏偏長了一隊綠豆大的小眼睛,他名叫陸壽,跟隨柴學寧多年,屬柴學寧的鐵桿心腹。陸壽知道自己這個老大,沒有別的毛病,就是生性多疑、謹慎,典型一個悶葫蘆,一刀子扎下去見不到出血,兩巴掌拍下去打不出個屁來,缺少血性,估計也正是因為這樣,掌門大哥才把他派來對付謝文東。

  柴學寧看看陸壽,腦袋搖著象撥浪鼓似的,連聲說道:“不行、不行,絕對不行!”

  自他加入南洪門那天起,陸壽就跟隨他,多年來,不管他是起是落,陸壽始終對他不離不棄,之間感情深厚,情如手足,讓陸壽去冒險,他打心眼里舍不得。

  琢磨了一會,他輕嘆了口氣,說道:“既然是向大哥的命令,我們肯定要執行。”說著話,他看向一名二十多的青年,說道:“王平,你準備一下,帶五百兄弟前去九江市里,試探性的打一打,看北洪門有什么反應!”

  陸壽不怕謝文東,可不代表旁人都不怕。這名叫王平的青年聽完,心中一翻個,倒吸口涼氣,暗罵柴學寧不是東西,任人唯親,他的心腹主動請令,他不派,而自己沒說話,反而派到自己的頭上,這不是欺負人嗎?

  心中這么想,可嘴上不敢這么說,他躬身施禮,必恭必敬地說道:“是!柴哥!”

  柴學寧不放心的叮囑道:“進入九江之后,務必小心,一旦發現情況不對,馬上退回,不要戀戰,我和兄弟在后給你壓陣!”

  “多謝柴哥!”王平連連點頭,心不甘、情不愿的領令回去。

  聽眼線回報,南洪門有異動,一波人進入市區,郭棟嚇得直打冷戰,看起來南洪門還是坐不住了,前來進攻九江,自己手下就這么一千來人,能打得過人家嗎?他急著直搓手,在房間里連連轉圈。

  他焦急,手下人也跟著緊張起來,紛紛小聲問道:“郭哥,我們現在掌們辦?”

  郭棟心煩意亂的揮揮手,喝道:“我怎么知道?”

  一句話,把手下人都說得沒詞了,相互看了看,紛紛低下頭,不再言語。

  郭棟又在房內轉了好一會,終于停下身形,急聲說道:“快、快、快!趕快傳令,把所有兄弟都抽調回堂口,集中所有能集中的兄弟,死守堂口,無論如何,也……也不能讓南洪門的人把堂口搶了去!”

  “啊……是!郭哥!”手下人立刻照辦,按照郭棟的意思,把北洪門分散在各個場子的人員全部調回堂口內,拉開架勢,準備要與南洪門死拼到底。

  如此一來,北洪門這邊堂口的人力是增多了,防御也加強了,可同時也就等與九江的所有場子都讓了南洪門,若這時候南洪門大舉來攻,郭棟這些人就得活活被困死在堂口里,可是,顧慮重重的南洪門并沒有那么做。

  王平帶領手下人員進入市區,他們走得真可謂小心翼翼,步步為營,每走一段距離,都會令車隊停下,派出下股人員到前方去試探。

  一路上,風平浪靜,別說沒有遭受到北洪門的攻擊,就連北洪門幫眾的人影子都未看到,在南洪門眾人感覺,九江市內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坐在車內,王平的心已經提到嗓子眼,畢竟他所面對的對手不是旁人,而是謝文東,別說是他,就連八大天望之一的蕭方當年都在謝文東手里連連潰敗,最后急吐了血越想,他越害怕,越害怕,就越加控制不住自己的腦袋,胡思亂想。

  又向前慢行了許久,派出的兄弟把路過的場子都探察遍了,也沒發現有北洪門的人,好象北紅們一下子就在九江蒸發掉了。

  平哥,再往前走,就要到北洪門的堂口了,我們還走不走了?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副手回頭問道。

  王平剛要說話,突然,腦中靈光一閃,暗道這該不會是謝文東的誘敵之計吧?故意引自己深入九江,然后再把自己的退路封死,將己方困在九江之內想到這里,他激靈靈打個冷戰,急聲喝道:撤!馬上撤退!

  他打算先撤到市區邊緣,占下幾個場子,以此為據點,再看北洪門作何反應。

  隨著他的命令,頓時間,南洪門的后隊變前隊,所坐汽車紛紛掉頭,原路折了回去

  他們撤退,消息很快傳到堂口內部的郭棟那里,后者一聽,面露喜色,南洪門肯定是見自己的堂口防御森嚴,無機可乘,占不到便宜,所以就暫時撤退了,既然如此,自己可不能放過這個機會。他馬上下令,全體人員追殺。

  郭棟雖然膽小懦弱,可是懂得的東西卻不少,還知道趁敵人撤退需隨后掩殺的道理。

  王平正領人返回,突然聽眼線回報,北洪門的大隊人馬從后面追殺上來了。

  哎呀!王平驚叫一聲,雙手連連抖,怎么樣,自己就猜北洪門的異常是謝文東的誘敵之計,果不其然,現在見自己不上當,謝文東氣急敗壞,追殺出來,這還了得,他緊張的站起身,忘了自己還在車里,咚的一聲,腦袋撞在車棚上,可是現在他已不知道疼了,對司機連聲叫道:“快!趕快加速,全體撤退!立刻撤退!”

  “平哥,我們還占市區邊上的場子嗎?”副駕駛位上的副手疑問道。

  “還搶個屁!馬上退回去,與柴哥匯合!”

  “是!”

  南洪門來時小心翼翼,走的時候倒是快,一路飛馳,倉皇而退。

  郭棟追了一陣,見南洪門又撤回到郊外,這才得停止追趕,滿面的得意,對身旁的手下笑道:“南洪門也不過如此,不堪一擊嘛!一會向東哥報捷,就說我們剛剛大敗南洪門!”

  眾人一聽,暗自發笑,連手都沒動,也叫大敗?這仗打得可真容易!不過報功是件喜事,真得到東哥獎勵,大家都有好處,眾人連連點頭,齊聲應是。

  郭棟帶人得意洋洋的返回堂口,暫且不提,且說王平,倉皇逃回郊外的小工廠,見到柴學寧,不等后者開口,他先急聲說了句:“好險啊!我差點中了謝文東的全套!”

  “啊?”此言一出,柴學寧連同身旁的眾干部都大吃一驚,異口同聲地問道:“怎么回事?”

  王平將事情的經過詳細說了一番,當然,其中免不了添枝加葉,猛夸謝文東的誘敵之計如何高明,實則暗贊自己目光獨到,頭腦靈活,沒種謝文東的詭計。

  最后,他說道:“等我撤出市區的時候才發現,原來路上還有北洪門的不少伏兵,幾乎把我攔在市內,還好我見機得快,即使撤退回來,不然,我和下面這五百兄弟,恐怕就兇多吉少,誰都不出來嘍!”

  聽完王平的評述,柴學寧按擦冷汗,仰面哈哈大笑,拍拍他的肩膀,夸贊道:“王平,這次你表現的不錯,辛苦了!”說完話,他看向其他人,問道:“現在,誰還愿意與去九江和北洪門作戰?”

  眾人聽后,面面相覷,誰都不敢出來請戰了。

  證件事情,被王平那么一說,眾人雖然沒有親自前往,身臨其境,卻也在暗暗心寒,佩服謝文東的計謀過人,名不虛傳。

  見狀,柴學寧連連搖頭,說道:“我一直在說,謝文東狡猾多端,與他交戰,必須得謹慎再謹慎,可你們不聽,總以為我膽小怕事,現在怎么樣,不過不是王平前往,換成旁人,恐怕就中了謝文東的圈套,能不能活著掏出來都不一定呢!”

  說完話,他拿出手機,給向問天打去電話,以身份肯定的語氣說道:“向大哥,謝文東確實在九江,我剛剛已經試探過了!”

  聽完柴學寧的回報,向問天看向蕭方。

  蕭方眉頭緊皺,忍不住抓了抓頭發,謝文東還在九江,那么是誰在常德幫助金巖呢?現在,臉如此聰明的蕭方都被弄的暈乎乎的,摸不著頭腦。

  他沒主意了,轉頭看向孟旬,詢問他的意思。

  蕭方和孟旬同為智囊,相互之間瑞安談不上有矛盾,但暗中競爭還是存在的,現在是關鍵時刻,蕭方已顧忌不了那么多,問道:“小孟,你怎么看?”

  想不到蕭方會問自己的意見,孟旬忙向他點頭示意,想了片刻,說道:“以我之見,先不要管謝文東究竟是在九江還是在常德,我們得把另外三市盡快拿下,至少得在北洪門的援軍趕到之前,拿下那里!”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890.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