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26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26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南洪門的人那里能讓袁天仲靠近。見他沖殺過來。立刻有五。六名大漢舉刀向他猛砍。袁天仲皺皺眉頭。腳下一滑。側身從眾人之間的縫隙中穿過。同時手臂左右甩動,掌中軟劍好似靈蛇。點在倆人的軟肋處。

  啊--隨著兩聲尖叫聲,那二人手捂肋下。瑯嗆而退。

  雖然傷了兩人。卻引來更多的南洪門人員圍殺。穿過率先發難的幾名大漢。袁天仲身子還沒站穩。冷然間迎面又砍來一刀。他身子提留一轉。衫到一旁。軟劍順勢由下向上挑出。只聽撲哧一聲。對方持刀的手掌被他一劍斬斷'

  袁天仲這回使出了全力。軟劍施展開來。左拼右殺,只是轉瞬之間。傷在他劍下的就有十多人'

  這邊的混亂。引起那名南洪門青年干部的注意。他定睛一看。原來是袁天仲突殺到己方陣營之內'

  他先一驚。隨后大喜。暗暗叫道:這是你自己找死啊!想擺。他并不逼讓。反而向袁天仲那邊擠去。大聲叫喊道:兄弟們。圍住他。別讓他跑了。誰能砍下他的腦袋。我重重有賞'

  袁天仲劍法犀利,好象殺人的魔王。即使沒有獎賞。南洪門幫眾為了自保也會傾盡全力。現在聽了他的話。更是大呼小叫的向他這邊圍攻。人員越聚月多。袁天仲漸漸顯得有些招價不住。時間不長。已只剩下招架只功。毫無還手之力。鼻凹鬢角都是汗。

  青年干部都看得清楚。心中更是喜出望外,心道:這可真是合該自己立下大功。

  本來他的位置就靠近袁天仲。現在他見他快要不行了。生怕被旁人搶去功勞。更是猛得勁的向前擠。很快。他就到己方人群的邊緣。看著氣喘吁吁的袁天仲,他兩眼放光,舞動著手中片刀。大叫道大家在加把勁。殺掉袁天仲。他一死。北洪門這點人也就完蛋了!快!快殺了他!

  袁天仲雖然不善于打群價,但體力也不至于如此不濟,他狼狽的模樣僅僅是裝出來做樣子罷了,其目的就是為了吸引對方靠近自己,現在見時機已經成熟,他猛然大喝一聲,軟劍在身體周圍劃出幾道電光,隨著叮叮數聲脆響,將周圍砍來的片刀一一擋開,隨后,身形如劍,直向青年干部射去。

  青年干部身前戰有兩名南洪門人員,這兩人還就沒有看清楚怎么回事,只覺得脖頸一涼,接著眼前閃現出紅光,那是從他倆自己脖頸處噴出的血霧。

  隨著二人搖晃倒地,袁天仲一個箭步沖到青年干部近前,手軟劍,探左手,一把將青年的喉嚨扣住,向上一提,將其舉到半空中,厲聲喝道;”誰敢再上前來,我就殺了他!”

  “嘩~~~~”

  這個變故太突然,直把南洪門眾人嚇得滿面驚恐,不自覺地連連后退。

  那青年干部人在半空,喘不上氣,臉色憋得漲紅,他使勁渾身的力氣

  小弟弟17:35:51

  ,將手中的片刀向袁天仲腦袋砍去,后者冷笑。軟劍搶先出手,不偏不正,剛好點在青年的手腕,后者吃痛,悶哼一聲,片刀隨之脫手落地。

  請幫被擒,引得南洪門陣營一陣打亂,前方作戰的人員也都慌了手腳,如此一來,給了北洪門反擊的機會,不禁止住退敗之勢,而且還趁機反壓出來,直將南洪門幫眾沖殺的連連后退。

  有南洪門的青年干部在手,袁天仲的壓力頓時小了喝多,喘了幾口粗氣,提著青年,一步步向乙方陣營退去,怕傷及青年的性命,南洪門幫眾不敢阻攔,紛紛退讓,眼睜睜

  地看著他離開。這時,另外及名南洪門干部看清情況,不約而同的紛紛喝道;“攔住他!不能讓他跑掉!”

  “可……可是,我們的人還在他手上呢!”

  “不能管那么多了!總之要殺了他,必須得殺了他!”孟旬當初說的好,誰砍下袁天仲的腦袋,誰便可高升一級,這個誘惑力太大了,南洪門的干部已顧不上兄弟的死活,一個個聲失力竭地連連大吼。

  聽到他們的命令,南洪門幫眾無奈,只要再次圍堵上來。

  袁天仲偷眼關瞧,見自己距離以方陣營已經不遠,他冷笑一聲,用力將手中的青年向前一仍,喝道:“你們接著吧!”

  眼看著青年的身體掛著勁風向自己飛來,南洪門幫眾皆不敢退讓,咬牙準備硬接。

  嘩啦拉!青年飛來的力道極大,直接將眾人砸倒一片,趁著南洪門陣營混亂之機,袁天仲身如鬼魅,一溜煙地串出重圍,回到已方陣營之內。

  再看那青年干部,被眾人七手八腳地扶起之后,腦袋不自然地想一旁的耷拉著,眾人壯著膽子一探他的鼻息,人已絕氣身亡,哪里還有半點呼吸,原來,他在被袁天仲甩出的瞬間,脛骨被后者硬生生的捏碎,死得無聲無息。

  “啊?”看明情況,南洪門幫眾無不大驚失色,一個個站在原地,半晌回不過神來。

  其他幾名南洪門干部擠到近前,定晴一看,又急又悔地連連跺腳,這下好,非但沒殺掉袁天仲,還把已方一名兄弟性命搭上了。過了一會,幾人反應過來,見周圍幫眾還在干站著,他們一起怒吼:“你們還站在這里趕什么?快給我上啊!為死去的兄弟報仇!”

  “啊!是!”南洪門幫眾回神,各操家伙,又加入站團。

  這一晚上,雙方打打停停,停停打打,大小的撕殺能有十多起,可南洪門以優勢的人力就是沖不進堂口半步,一晚上拼殺下來,傷亡不少兄弟不說,還折損兩名干部。南洪門的干部們皆是長噓短嘆,滿面的愁容,對方明明只有五百人,可為什么就這么難打呢!

  他們愁,北洪門這邊更愁。

  一夜的拼殺下來,五百兄弟,折損過半,沒傷的和輕傷的人員只剩下二百五、六十號。看著大批的傷號,謝文東覺得一陣陣頭痛,這僅僅是第一個晚上,已方就減員這么嚴重,接下來還怎么打?另外南洪門這晚進攻受挫,下一次,肯定會調派來更多的人手,進攻也將更加犀利,已方剩下這點兄弟還能挺得住嗎?

  他心中憂慮憧憧,可是并未表現在臉上,他知道,如果連自己都慌了,下面兄弟也無心再戰了。

  等天亮之后,謝文東令人將受傷的兄弟送往醫院,并派人去買些食物、衣服、藥物等必須品。

  這時候,街道上人來人往,南洪門也不敢再發動大規模的拼殺,看著北洪門的車隊從堂口出來,南洪門大多數人都名字,那是對方在向外運送傷號。

  送走受傷的兄弟,堂口內一下子冷清了許多,經過一晚上的激戰,兄弟們都已疲憊不堪,各找地方休息去了,堂口內安安靜靜,只是偶爾能聽到鼾聲。謝文東、袁天仲、霍文強、五行幾人在堂口內漫步巡視。

  前前后后看過一邊只后,霍文強低聲說到:東哥,我們現在只有二百多兄弟,今晚這仗,恐怕……很艱難!”他本想說乙方為必能挺過今晚,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謝文東理解地點點頭,輕嘆口氣道:“是啊!”

  霍文強沉吟半晌,說道:“不如······東哥趁現在天亮,南洪門不敢發難先離開此地吧,我堅持到最后!”

  謝文東轉過頭來,瞇縫著眼睛看著他。

  霍文強心中一震,急忙將頭低下。

  謝文東看了他一會,笑道:“我走之后,你能守得住堂口?”

  “哦······”霍文強正色說道:“雖然未必能守得住,但是我愿與堂口共存亡。我若戰死,并沒有什么大不了,也無關大局,但東哥不一樣,你若是在這里······有個三長兩短,恐怕整個社團都危急了!”

  “兄弟,人命沒有貴賤之分,你的命和我的命一樣值錢!”謝文東拍拍他肩膀,正色說道:“我冒過很多次險,但從來沒有退縮過,這次也不會例外,我會與大家堅守到底,而且南洪門想打敗我們,并不容易。”說這話,他詭異地笑了笑。

  聞言,霍文強先是一愣,隨后精神大振,疑問道:“東哥,你還有其他的安排嗎?”

  “哈哈!”謝文東仰面而笑,悠然說道:“天機不可泄漏!”說完話,他笑呵呵地背著手,走開了。

  袁天仲和霍文強都傻眼了,看向一旁的五行兄弟,疑問道:“難道東哥還有后手不成?”

  無形兄弟也很奇怪,現在己方唯一的援軍就是張一正了,可是張一正正被困在己方堂口內,根本指望不上,哪還有什么后手?無形兄弟默默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另一邊。

  南洪門強攻堂口一晚,毫無進展,孟旬聽聞消息之后,暗暗吃驚,親自趕到堂口這邊,和下面的兄弟們匯合。

  來到之后,他先是巡視了一番,看名下面兄弟的狀況之后,眉頭大皺,下面兄弟不僅減員嚴重,而且士氣低落,一個個都是愁眉苦臉,毫無斗志而言,這樣下去,別說一個晚上打不下來,就算十個,二十個晚上也別想奪回堂口。

  他眉頭擰成個疙瘩,面色冰冷,將幾名南洪門干部統統找來,開門見山地問道:“各位,這場仗,你們是怎么打的?”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935.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