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43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43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看到己方的接應,孟旬心中喜悅,一塊大石頭也總算放了下來,到了南洪門車隊近前,剛要下車,手機響起,接起一聽,原來是張一打來的。“孟旬,現在回頭還來得及,不然你和你的兄弟們都得完蛋!”

  聽著張一緊張急迫的口氣,孟旬氣樂了,這個張一,倒是執著得很啊!不過話說回來,他還真敢跟隨自己到九江,一路上并未動手,此人倒也不壞。

  想著,他正色說道:“張一,我倒是該勸你,你現在應該立刻調頭回湖口,不然,就算我不想動你,柴兄也不會放過你!”說完話,他再不多言,把手機掛斷,下了車,笑呵呵地向南洪門陣營內走去。

  此時,柴學寧一眾已經等候多時。

  看到己方的車隊與北洪門的車隊首尾相連而來,他心中一顫,暗道蕭方所說果然沒錯,孟旬確實預謀不軌!心里這么想,可臉上沒有任何的表露,見孟旬走向自己這邊,他含笑迎上前去,在孟旬面前站定,笑道:“孟老弟,你這是被北洪門打來的,還是被他們送回來的?”

  孟旬沒想太多,聳肩說道:“這群北洪門的人不知是死活,硬跟在我的后面,我也沒辦法。”

  “哦!” 柴學寧大點其頭,心中卻在暗罵,孟旬,你簡直當我是傻子,如果你不和北洪門串通一氣,他們會跟你一起來九江?除非腦袋里灌水了!他強壓怒火,沒笑硬擠出笑,雙手背于身后,身子向前傾斜,低聲問道:“孟老弟,那你說我們該怎么解決這些‘不知死活’的北洪門幫眾呢?”

  “這里是九江,當然是柴兄做主了!”孟旬客氣地說道:“既然他們自己主動送上門來,我看咱們也就別客氣了,將他們留在這吧!”

  恩!有道理!柴學寧連連點頭,笑容滿面地說道:“我看,你就和北洪門的兔崽子們一起留在這吧!”說話間,他背于身后的手門的伸了出來,在其掌中,多出一把名晃晃的匕首,毫無預兆,對著孟旬的小腹,惡狠狠的便刺去一刀。

  孟旬和柴學寧貼得很近,根本密友看到他出手突襲,不過,跟隨在后面的南洪門人員可都看到了,眾人無不驚呼出聲,脫口叫道:“啊?孟哥,小心!”

  他們這時候再提醒,已然來不及了。

  孟旬腦袋雖然精明無比,但身手太差,反應速度也慢,聽到手下兄弟的驚叫聲,他雖然意識到不好,可具體是怎么回事,根本不清楚,只聽撲哧一聲,柴學寧這一記黑刀刺得結結實實,孟旬只覺得小腹一陣巨痛,接著,身體的力氣好象被急速抽空一般,兩腿發團,已站立不住。

  “啊——”他驚叫一聲,后面的南洪門幫眾急忙上前將他扶住,尖叫道:“孟哥,孟哥……”

  孟旬張大嘴巴,先是低頭看看自己的小腹,只見一把匕首插在上面,整個刀身都已沒入到自己的身體里,只剩下刀把露在外面,鮮血將衣服染紅好大一片,看罷,他難以置信地抬起頭,看著面前不遠處的柴學寧,結結巴巴地說道:“柴兄,你……你為什么……”

  “為什么?”柴學寧臉上的笑容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滿面的猙獰和暴怒,他咬牙切齒地說道:“你背叛社員,背叛兄弟,傳統北洪門,現在又想至我于死地,我倒是想問你為什么?孟旬,今天就是你這個反復無常的小人的死期!”說著話,他將手一揮,指點前方,高聲喝道:“兄弟們,給我殺,將這些叛徒以及北洪門的兔崽子們統統殺光,一個不留!”

  軍令如山。下面人可不管那么多,也不管前面的人是不是自家兄弟,上面有令,他們只管執行。柴學寧這些手下人一擁而上,輪開片刀,如同下山猛虎,對本就已經疲憊不堪,折騰一夜的孟旬手下人員下了死手.

  這不是爭斗,而是一面倒的屠殺,孟旬的手下本就不多,本以為看到自己人來接應處境終于安全了,哪知道對方竟然會對自己突下殺手,一時間,這群南洪門幫眾都被打蒙了,有許多人連刀都沒拿出來,還在愣愣發呆的時候就被砍倒在地.

  數名南洪門干部拼死拖著孟旬,倉皇向后面撤,同時驚駭地叫道:"孟哥,你怎么樣?這這是怎么回事,自己人打起自己人來了?哎呀"

  孟旬此時已心灰意冷,眼神中透出絕望,自己為社團出生如死,忠心耿耿,想不到,最后竟然落得這樣的結局,實在是諷刺得很,他任由人拖著,一動也不動,一句話也不說,一是他已沒有了力氣,再者也是失去了切求生的**.

  南洪門的干部們拖著孟旬向后跑,哪里比得上追兵的速度,時間不長,十數名柴學寧的手下追上前來,見孟旬還沒有斷氣,十數人齊齊吶喊一聲,掄刀上前.

  一名大漢見跑不了了,他對左右眾人急道:"你們帶著孟哥快走,我上去頂一頂!"說著話,他急步上前,伸開雙臂,將那十數人攔阻,大聲叫道:"兄弟,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趕盡殺絕,我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們?"

  "孟旬是叛徒,你們也是!"

  "叛徒?我可以對天發誓,孟哥和我們都是忠于社團的,絕對沒有背叛社團!"

  "哼!誰聽你的狡辯!"

  一名青年舉刀上前,猛然就是一刀.

  咔嚓!這一刀砍的結實,正中大漢的手臂,整只胳膊應聲而斷。大漢疼得怪叫一聲,手捂傷口,彎腰蹲下去。淚水和汗水混在一起,滴滴答答向下滴。即便是這樣,他仍顫聲說道:“誤會!一定有誤會!我們真的沒有背叛……”

  沒人聽他的嘟囔,十幾名南洪門人員相互看看,有人大叫一聲,沖上前去,將大漢打翻在地,接著舉刀便砍,其余十幾人不落其后,齊跑上來,亂刀齊揮。直把大漢砍得血肉模糊,鮮血四射。

  只眨眼功夫,剛才還活蹦亂跳的大漢已經變得不成人形,像是一灘肉泥躺在地上,十幾人紛紛抹了抹臉上的血跡,抬起頭看著走出不遠的孟旬等人,發出野獸般的怪叫聲,提著血淋淋的片刀,又沖了上去。

  已經有一位兄弟慘死于對方刀下,剩下的南洪門干部再不敢上前去辯解,看著渾身是血,好像惡魔一般,視自己為仇敵的自家兄弟們,有兩名南洪門干部再忍受不住,絕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

  那十幾名青年不管這些,上前之后,又是一陣亂刀,解決掉兩名南洪門干部之后,齊刷刷看向重傷的孟旬,嘴角挑起,露出嗤血的陰笑。

  “孟哥,我們現在怎么辦?怎么辦啊?”剩下的兩名南洪門干部絕望地搖晃著孟旬,大聲叫喊道。

  孟旬此時已經驚呆了,眼神渙散,毫無光澤,小腹上的傷口雖疼,可是心卻更疼。看著周圍那些曾經和自家出生入死的兄弟們一個個的倒在自家人的刀口下,他萬念俱灰,欲哭無淚,他喃喃說道:“為什么這樣對我?為什么”

  就在那十幾名南洪門人員走到孟旬近前,舉刀要取他性命的時候,忽聽孟旬身后有人大喝一聲:“住手!”

  這一聲吶喊,如同炸雷一般,直把南洪門人員以及孟旬幾人嚇得一哆嗦。

  眾人一齊抬頭,只見孟旬后方涌出來數百號身穿黑衣的北洪門幫眾,為首的一位,身材高大、魁梧,手提一把大砍刀,一馬當先,沖了上來。

  “是北洪門的兔崽子上來了!”

  南洪門幫眾驚呼一聲,舉刀對著沖來的壯漢狠狠劈去。

  孟旬這邊的人不敢和他們動手,但北洪門的人可不管這些,那壯漢將手中砍刀掄圓了,猛的向外一揮,當啷啷,數把砍來的片刀被他一齊彈后,隨后片刻也未停頓,反手又是一揮,頓時間,慘叫聲傳出,三名南洪門幫眾胸口噴血,仰面摔倒。

  那壯漢左右開攻,對著南洪門幫眾猛砍猛劈,十幾名南洪門人員竟招架不住,眨眼工夫倒下一半,剩下的幾人也被嚇破了膽,怪叫著轉頭便跑。

  看著他們的背影,壯漢冷笑一聲,也不追擊,低頭看看孟旬,說道:“小子東哥勸你你不聽,一哥勸你你也不聽,現在怎么樣,吃虧了吧?”

  若平時,聽了這樣的風涼話,孟旬肯定會針鋒相對的回頂幾句,現在,他已經沒有那個心思,看都未看壯漢一眼,把眼睛一閉,等死

  以前看到北洪門的人,南洪門的干部們都向見到不共戴天的仇人似的,現在他們反而覺得北洪門的人很親切,兩名南洪門的干部顫聲說道:"朋友,孟哥要不行了,救救他吧!"

  這時,張一從北洪門的人群中快步走了出來,到了孟旬近前,低頭看看他的臉色,再瞧瞧他小腹上的傷口,暗暗咧最,正把刀刺進去了,南洪門的人下手也夠毒的,看樣子,人恐怕要不行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952.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