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84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84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肯定在睡覺,而且還都睡得很香甜!”任長風斜*著墻壁,幽幽說道。對于黑道的人來說,早上五,六點鐘確實是睡得正香的時候。

  謝文東笑呵呵說道:“他們睡覺,而我們清醒,他們毫無防備,而我們準備充分,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我們人數雖少,卻怎能不勝?!”說著話,他含笑抽出香煙,悠悠點燃,謝文東的沉著和輕松,很快便感染了周圍眾人,人們眼睛閃爍著精光,臉上的ning重漸漸消失,反而還有了幾分笑意。

  沙`沙`沙!

  這時,道口方向突然傳來走路的聲音,在寧靜的清晨,聲音特別清楚。眾人的身子皆是一震,隨后,齊刷刷向胡同口望去。

  時間不長,只見一位破衣簍餿的駝背老太太出現在路口,她一手提著破麻袋,一手還拿著一只鐵鉤子,顯然老太太沒想到小道里會站有這許多人,會有這許多錚明閃亮的刀子,她嚇得身子一哆嗦,腳下發滑,險些摔到地上,她身子僵硬,整個人呆立在原地,嘴唇哆嗦著,一副想叫又不敢叫的模樣。

  場面靜悄悄的,沒有人說話,只是無數道犀利如刀的目光一齊聚集在老太太身子,小道里,只剩下呼哧呼哧濃重的喘息聲。

  謝文東舔了舔略有些發干的嘴唇,再次看了看手表,隨后將手中的煙頭向墻壁一彈,回手從后腰拔出開山刀,聲音不大,但卻足夠讓在場的每一個人聽得清楚,“時間差不多了,動手!”

  說完話,他一手提刀,一手臨著油桶,直奔道口走去。

  依然沒有人說話,眾人緊隨其后,快步跟上。

  看著這一群兇神惡煞般的黑衣人集體向自己沖來,那位老太太怪叫一聲,扔掉麻袋和鐵鉤,調頭就跑,模樣人理會她,謝文東一馬當先,出了道口,將提刀的手背于身后,飛快地向南洪門分部的正門沖去。

  南洪門的人確實毫無防備,他們做夢也想不到,謝文東能穿過己方重重的區域,突然殺到自己的眼皮底下來,只見大廈的正門處有兩名保安模樣的青年正在無精打采的*墻而站,由于熬了一夜,這時候他們精力最虛弱的時候,兩人滿帶菜色,連聊天的力氣都模樣。

  突然聽到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傳來,其中一名青年強打精神,懶洋洋地挑起眼目,尋聲望去,突然見來了這許多陌生人,而且一個個手里皆提著大桶,青年迷糊了,向上頂了頂帽沿,皺著眉頭問道:“哎?你們是干什么的?”

  走在最前面的謝文東笑容滿面,速度不減,嘴里輕松地說道:“送水的!”

  “送水?”保安伸長脖子看了看他們手中提著的大油桶,差點氣笑了,嘟囔一句‘***’,他嗤笑問道;“有拎桶送水的嗎?再者說,你們怎么來了這么多人?想干什么?”

  另一名青年這時候也走了過來,滿面狐疑地打量了謝文東等人,一只手下意識地按在腰間別著的對講機上。

  趁著青年問話的空隙,謝文東已經走到近前,笑呵呵得把油桶放下,說道:“我們確實是送水的,你們的負責人剛剛給我們公司打過電話,對了。就是他!”說著話,他伸手向青年身后一指。

  兩名青年不疑有他,出于本能的扭頭回望,二人的身后空空蕩蕩,哪有半條人影。就在兩人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謝文東將背于身后的開山刀亮了出來,對準開口問話的那名青年的脖子,惡狠狠就是一刀。

  撲哧!這一刀刺的結實,直接從青年的喉嚨刺入,刀尖在其頸后探出,另外那名青年見狀,又驚又駭,啊的尖叫一聲,作勢要拿出對講機向樓內報警,他快,可有人的速度更快,之間謝文東身后電一般閃出一條身影,同時伴隨著寒光,直向那青年胸口射出。

  青年根本沒看清楚怎么回事,胸口已被一支筆直、狹長的唐刀刺穿。這條黑影不是旁人,正是任長風。

  一刀刺死青年,任長風提腳抽刀,將青年的尸體踢到一旁,然后看向謝文東,問道:“東哥,殺進去嗎?”

  “殺!”謝文東臉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陰森和冰冷,他從口袋里抽出手帕,系于鼻子,隨后提刀走上臺階,進入大廈之內。

  其他眾人見狀,紛紛效仿,有些沒帶手帕的干脆從衣服上撕下一塊布條系到臉上。

  由于時間太早,一樓的大堂里根本沒有人,空蕩蕩,靜悄悄,只有一名保安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耷拉著腦袋打瞌睡。他睡得可謂是香甜,對門外發生的事竟然毫無察覺。謝文東冷笑一聲,抬起手來,點了點那名保安,然后快步向里走。

  有兩名北洪門的漢子快步上前,一人猛然捂住保安的嘴巴,另外一名對著保安的胸口連插數刀,致命的數刀,那保安還沒清醒過來就直接死在睡夢當中。

  其實,南洪門的分部守衛是非常森嚴的,只是疏于防范,才被謝文東等人殺了個措手不及,順順利利得沖進大廈之內。

  在大廈里,到處都安裝有攝像頭,可直到謝文東等人全部進入了大廈之后,中控室里的南洪門人員才發現有敵人入侵,著急慌忙得拉響警報。

  一時間,嗚嗚的報警聲在大廈里響成一片。

  一樓走廊兩旁的房間里都住有南洪門的守衛人員,此時人們都在熟睡,突然聽到警報,許多人都迷迷糊糊的,有些人衣服都沒穿,光著膀子,拖拉著拖鞋,拉開房門探頭向外觀瞧,嘴里還含糊不清得罵道:“一大清早得就***鬼叫,還想不想讓人睡覺了……”

  叫罵聲此起彼伏,可很快就被撕心裂肺的慘叫所代替。

  手持利器的北洪門人員哪能放過這個機會,對著毫無防備,身子是連武器都沒拿的南洪門幫眾展開了近乎于屠殺的打斗。

  大廈1樓走廊里。到處都是鬼哭狼嚎的號角聲。南洪門的守衛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死者。傷這遍布走廊。鮮血將墻壁和地面都快圖刷成紅色。打比的南洪門人員提著褲子向樓上瘋狂逃窗。

  謝文東見一樓局勢已定。毫無猶豫。回有大喝道:"。兄弟們。隨我往樓上山。!

  "嘩——"北洪門二百余人。氣勢如宏。瞪著滾圓的眼睛。提刀開始向二樓沖殺。

  相對而言。二樓的南洪門幫眾準備的要充分一些。當謝文東順著樓梯上到2樓時。仰面沖來十多明穿戴整齊的南洪門漢字。見到謝文東。二話沒說。舉刀就砍。

  謝文東的身手雖然沒有經過嚴格訓練。單實戰經驗異常豐富。自身的反應也快的出奇。稱的上是出類拔萃的個中高手。見十多把剛刀向自己砍來。他不慌不忙。沉著應戰。擋住砍向自己腦袋的片刀。至于砍向自己身上的。根本就不顧了。迎著片到。他不退反沖。貼進對方。手中的開山倒連揮。隨著數聲哀號。有三明大漢中刀到地。

  同時他的胸前。背后的衣服也被挑開數條大口子。

  正在男洪門眾人奇怪為什么砍不到謝文東時。袁天仲和任長風這兩位殺神隨后就趕到。根本不給男洪門幫眾考慮的時間。上來之后。揮舞刀劍。猛砍猛殺。十余名大漢。眨眼工夫便倒在血泊之中。

  剛剛砍到這一批。走廊里端喊殺身四來。只見無數身穿白衣服的南洪門人員高舉武器。直沖而來

  任長風面無懼色。反而列嘴大笑。手腕一翻。倒提唐刀。疾步迎了上去

  當啷啷!

  隨著一陣金屬的碰撞聲。任長風與南洪門幫眾殺到一處。場上只見刀光劍影。血光噴射。時間不長。便已分不清誰是誰了

  謝文東雙眼瞇縫著。提著油桶的手臂運足力氣,將油桶掄圓了,對著南洪門的人群,猛的砸了過去。

  咚!

  這一油桶,正中一名大漢的胸口,那人慘叫倒地,連帶著沖到一片南洪門人員,謝文東提刀向前一指,高聲喝道:“兄弟們,沖、沖、沖!”

  “殺啊——”

  二百北洪門人員如同下山的猛虎,一擁而上,沖殺上去。

  狹路相逢勇者勝!這種針尖對麥芒的正面沖突,比得就是誰更勇猛,誰更不要命。雙方在走廊內展開了血腥有激烈的大火拼。人喊馬嘶。場面豈是一個混亂了得。

  任長風和袁天仲并肩作戰,在前沖殺,這兩位,從南洪門的陣營前列一直沖殺到陣營的后端,中出人群后一看,眼前沒人了,兩人互相胡對視一眼,見對方的臉上、身上都是血,如同被血雨淋過一般,二人不約而同地哈哈大笑。有掉轉回頭,從后往前殺。

  北洪門的二百精銳就已經夠兇猛了,謝文東和五行兄弟的身手更是以一頂十,再加上任,袁二人沖殺,南洪門幫眾是真的頂不住了。

  在死傷數十號人的情況下,南洪門幫眾開始向后頹敗,剛開始還是邊打邊退,到后來,干脆打也不打了,爭先恐后的向后跑。

  謝文東等人從走廊的左側樓梯口一口氣追到右側的樓梯口,一路上,砍死砍傷南洪門幫眾無數,留下一條鮮紅的血路。

  這時候,任長風收住腳步,向通往樓上的臺階望了望,轉頭問道:“東哥,我們還向上沖嗎?”

  謝文東回答得干脆:“沖!”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994.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