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85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85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ygviak.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在南洪門的分部里,越往上沖遇到的敵人自然也就越多越厲害,可謝文東發了話,任長風不管那么多,即便前面是做火坑他也能毫無猶豫的向里跳。他哈哈大笑一聲,倒提著唐刀,順著樓梯繼續向上沖。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三樓的南洪門幫眾并不多,或許是由于一,二樓潰敗的太快,南洪門過于高估了謝文東這批人的實力,吧人員都抽調到樓上去集中放手了。看著走廊里為數不多的南洪門幫眾,任長風哪會放在眼里,大喝一聲,直沖過去。

  當他快要接近南洪門幫眾近前時,只見對方人群突然向兩旁一閃,空出一條通道,緊接著,在其后面竄出一條人影,像是道旋風,迎著任長風而來,同時一到利劍只掃任長風的前胸。

  呀?!任長風暗暗吸了口氣,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只看對方的身法以及快的出奇的刀速,任長風便能感覺碰上了高手。他來不及招架,猛然頓住身形,身子盡力的向下一彎。

  唰!一把三指寬的鋼刀幾乎是貼著任長風的后背掃過,險險劃到到一塊皮肉下來。暗道一聲好險!正當任長風想抬頭觀瞧來人是誰時,對方已收刀變招,對著他的腦袋,力劈華山又是一刀。

  快,快的出奇,容不得人作出反應的一刀!若換成常人,無論如何也閃不開這一刀,但任長風不是常人,他寧聲長嘯,下彎的身子就地而到,隨后全力向后翻滾,耳輪中只聽得咔的一聲脆響,對方的刀正劈在地面的方轉上,火星四濺,大理石的方磚竟硬生生的被劈成兩半,

  “小子,別跑!”連續兩刀不中,對方似乎也動了真氣,毫不停頓,疾步上前,對這任長風翻滾的身子,又是一記重劈。

  這時,任長風已收起輕視之意,加足了小心,進對方的刀再次劈來,他橫起手中的唐刀,向上硬糖。

  當啷啷——這聲鐵器的碰撞,只把周圍觀望的眾人震得耳膜嗡嗡之響,忍不住紛紛張的嘴巴,以緩沖聲波在體內的沖擊。

  任長風的身子受其強大的慣性又向后足足滾出兩米才算勉強穩住,他喘著粗氣,臉色通紅,握著唐刀的手也有些微微發抖。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有機會打算對方模樣。只見面前站有一名大漢,看年歲,三十出頭的模樣,長的虎背胸腰,粗壯雄偉,與旁人比較,明顯高人一頭,乍人一背,魁梧異常,向臉上看,棱角分明,濃眉大眼,下面一張獅子口,快要咧到耳朵根下,露出兩排森白的牙齒。

  在打量對方的同時,任長風也順勢站直身軀,冷聲說道:“老者通名!”

  “呵呵……”那大漢怪笑一聲,反問道:“你不認識我”

  “沒錯!”

  “八大天王,賈洪剛!”話因未落,那大漢再次上前,掄起手中純剛打造的大砍刀,直取任長風的脖頸。原來這位就是新提拔成八大天王之一的賈洪剛啊!任長風冷笑一聲,毫不退讓,豎起唐刀,將對方這一招接下,隨后唐刀向里一滑,猛刺大漢的脖頸。別看大漢身材粗壯,但卻異常靈活,大喝一聲,“來的好!”身子提溜一轉,閃過唐刀的鋒芒,同時反手回敬一刀,狠辟任長風的腰身。

  兩人你來我往,殺到一處,只見場內刀光閃爍,寒光磷磷,叮叮當當之聲不絕于耳。

  賈洪剛智謀一般,統帥力也稀松平常,他之所以能被提拔為八大天王的一員,全憑超強的個人實力,由此可見他身手的厲害。

  可任長風做為北洪門用刀的第一高好艘,也不白給,兩人足足惡斗了二十個回合,未分上下。

  這時候,謝文東,袁天仲,五行以及北洪門的幫眾都已沖殺上來,看著場上的激戰,眾人無不大吃一驚,不知道南洪門從那鉆出來一個這么厲害的高手,竟然能和任長風打個不相上下。

  深入南洪門的腹地,如果不能速戰速絕,形式將會十分危機,謝文東可沒閑心在這里等著任長風與對方的單挑決出個結果,他向身旁的袁天仲一甩頭,說道:“天仲,去助長風一臂之力!”接著,他又回頭對其他眾人說道:“兄弟們,都加把勁,跟我把這層樓清空!”

  “殺——”

  眾人跟隨謝文東直接繞過任長風和賈洪剛二人,直接向前方的南洪門幫眾撲去。

  南洪門的人并不多,此時見謝文東等人一個個滿身的血跡,活像厲鬼一般,如狼似虎的向自己撲來,嚇得媽呀怪叫,連手都沒敢動,紛紛吊頭就跑。

  賈洪剛的智謀雖然不怎么樣,但也不是沙子,見己方兄弟跑個干凈,四周都是對方的人,自己哪還能討到便宜?沒等袁天仲上前助陣,他虛晃一招,退出圈外,對任長風冷哼一聲,:“小子,我們日后再戰!”說完話,甩開兩條大腿,跑得比誰都快。

  任長風和袁天仲二人剛要去追,被謝文東伸手攔住,他看看手表,正色道:“到此為止!澆油,放火!”

  隨著謝文東的一聲令下,北洪門眾人精神大震,將汽油桶的桶蓋齊齊擰掉,高舉著油桐,將汽油傾灑在走廊和兩側的房間里。眾人從三樓灑到二樓,又由二樓灑到一樓,所過之處,汽油味沖鼻。

  等到了一樓的大堂時,謝文東令人將剩下的幾桶汽油全部灑在大堂內,隨后他臺起頭,看了看頭頂上方的攝象頭,微微一笑,神出拇指和食指,對著鏡頭做了個開qiang的手勢,接著對周圍眾人甩頭道:“走!”

  謝文東等人來的快,去得更快,只是眨眼的工夫,撤走得干干凈凈,連帶著,將己方受傷以及戰死的兄弟也一并帶走。任長風留在最后,手里還拎著最后一桶汽油,一路灑到南洪門的分部之外,看向謝文東,眼睛閃動著興奮的光芒,問道:“東哥,燒嗎/”

  謝文東舉目忘了忘眼前這座十八層樓高的金鼎大廈,嘴角向上挑了挑,幽幽說道:“燒!”

  任長風從口袋里掏出打火機,蹲下身形,將打火機點然,笑呵呵地向地面的汽油上一扔。

  只聽撲的一聲,汽油粘火就著,仿佛是一條火龍,從大廈的門外飛速地向大廈內部燒去。

  等火龍到了大堂之內,嗡的一下,整個大堂陷入一片火海,通過一樓的窗戶,能明顯看到火海的擴散速度。

  呼,呼,呼……

  現實距離大堂最近左右兩扇窗戶被烈火包圍,接著是第三扇、第四扇……沒超過二十秒的時間,整個一樓已唄烈火所掩蓋,或是之猛烈,練鋼化玻璃都被燒化了,烏黑的濃煙順著窗戶翻滾而出。

  這僅僅是開始,火勢還遠沒有就此結束,火苗順著一樓竄上二樓,接著,又燒傷三樓,遠遠望去,整個大廈的底盤火光沖天,好不駭人。即便是站出好遠的謝文東等人仍能感覺到一陣的灼燙的熱浪迎面撲來,沖的人不得不連連后退。

  謝文東等人干脆退到大廈門前街道的對面,望著眼前的‘壯觀’眾人都驚呆了。謝文東幽幽說道:“這把火,應該夠南洪門喝一壺的!”

  “何止喝一壺,東哥,我看夠他們喝七八十壺呢!”任長風樂得嘴巴何不攏。

  謝文東臉上的笑容也隨之加深。

  時間不長,大廈內有了動靜,只見四樓的窗戶被紛紛打開,探出無數個小腦袋,劇烈的咳嗽聲,嘶吼聲,怒罵聲驚天動地,接著,一床床的棉被被扔了下來,很快,在地面上撲了厚厚一層,隨后,南洪門的幫眾像是下餃子似的,劈里啪啦的由窗戶上跳下來。

  有許多人剛剛摔倒棉被上,頭發和眉毛就被燎焦,哭喊連天,顧不得身上的疼痛,抱著腦袋猛勁往外爬。

  堂堂南洪門在上海的分部已亂成一鍋粥。

  北洪門的人在對面觀望,不時爆出哄笑聲,“快看快看,又跳下來一個,哎呀,砸到自己人身上了,哈哈!”“看那看那,那家伙裹著棉被向下跳呢……”

  此時場面很有意思,一邊被燒的上天無路,下地部門,而另一邊則笑得前仰后合,手舞足蹈。過往的車輛以及行人詫異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甚至有人四處找攝像機,懷疑是不是在拍戲。

  正在北洪門幫眾看熱鬧時,南洪門其他區域趕過來的援軍到了。

  首先來的這批人是由周挺領隊,一行十數輛面包車。

  遠遠的看到己方的分部已變成一片火海,黑煙直沖云霄,周挺大驚失色,帶領手下眾人從車里蹦出來,飛快的向分部跑來,到了近前,發現道路的對面占有一群渾身血污,破布條蒙面的北洪門幫眾,正在那里幸災樂禍,拍手叫好,周挺看罷眼珠子都紅了,敖的怒吼一聲,抽到沖殺過去,南洪門的幫眾也都又氣又急,頭頂生煙,亮出各自的家伙,跟隨周挺,高舉著片刀,拉開架勢要和北洪門的人拼命。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ygviak.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ygviak.live/995.html
内蒙古11选5限号